【卡杨】艾尔·法西尔的英雄 12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秋去冬至,时局在严寒的侵袭中迅猛地变动着。海尼森政府的行为给了帝国充分的出兵理由,他们一方面派舰队试图征讨伊谢尔伦,另一方面将矛头对准了位于行星海尼森的临时政府本身。但在杨的几番巧妙阻挠之下,这两个队伍都未能讨到什么切实的甜头。杨利用自身特殊的情报优势不着声色地引导着,将双方的舰队诱导向胶着的状态,同时将伊谢尔伦的控制权牢牢抓紧。这颗人造行星要塞或许会是帝国与同盟两大势力之间作为最多次交易筹码的瑰宝。而此前交给尤里安的情报也是要在两方陷入持续消耗的关键时刻去派上用场,那些包含有同盟政府目前的兵力部署、补给线、政府人员构成等等重要的机密信息,经由尤里安携带着穿越危机重重的星际,直接飞往了银河帝国坐落在费沙的大本营。同盟没有足够的兵力去维持消耗战,而帝国也并不愿意将战线拖得过于长久,当海尼森临时政府的势力呈现出瓦解态势时,尤里安将以手中掌握的情报、以及伊谢尔伦作为交换条件,重新商谈有关巴拉特星域的自治区建设议题。

“能做这件事的也就只有尤里安了。”在艾尔·法西尔政府大楼地下的实验室里,卡介伦带着一些骄傲的口气说。

年轻人是新生的希望,只要看着他们,就好像看见干净明朗的光芒。过去杨不希望尤里安上战场,而相比于如今的政治权谋,尤里安自己应该更喜欢驾驶战斗艇于飞翔中荷枪实弹厮杀的快意。杨家这一对养父子总归是得被自身的能力绑架着站到高位上,不过,卡介伦又觉得,为了长远的安宁,尤里安该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这是年轻人的担子,也是他们的特权。

“那个孩子很厉害的样子嘛。”杨像是个长辈似的露出若有所思的赞许神情。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比他要小很多吧。”卡介伦笑他。

“也不能这么算,我可是打一开始就有着三十三岁优秀军事家的头脑的。”话一出口他自己就有点惊慌地停了下来,紧接着懊恼地半垂下头,“对不起……”

“不用道歉。”卡介伦说。他抬手敲了敲自己的后脑,想要改变气氛地打着哈哈笑起来,“啊,这真是让人苦恼啊。本来他只比我小六岁的,可是你看,我现在都已经要比他老十岁了。”

杨一脸混杂着哀怜难过的表情看着他。这个没什么意思的冷笑话终究是毫无成效地失败了。

“你别太介意了。”卡介伦只能苦笑着转头去安慰他,“这已经是过去挺久的事情了,我并不会特别在意。”

杨不很赞成地摇头:“你总是刻意去忽视自己的感受。有的时候放纵一下会比较好。”

“我已经放纵过了呀。”卡介伦意有所指,那个在无法触及到的拥抱中猝然溃败的深夜展开在他眼前,“那个,因为那么做很丢脸……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

“知道啦。”杨轻巧地眨巴眼睛,接着他的眼角浮现出一丝促狭的顽劣,“你想哭的时候随时还可以找我。”

“住嘴,不许再说了。”卡介伦气急败坏地瞪他,“把它忘掉。马上删掉那个记忆,快点。”

“才不要。”杨拖长了的尾音里有几分小孩子撒娇的味道,他微微弯下来的眼睛温暖又亮堂,“你那天说想抱我。我不会忘的。”

应当有什么程序上的指令来禁止他这样说话,卡介伦想。这是犯规行为,他现在心里一汪温水什么原则都要给化没了。他不知道杨是否清楚他刚才话里面的某个词语具有怎样的深意。他看见杨的眼底耳根有一点点的泛红。

 

从实验室里出来走在洁净苍白的走廊内,卡介伦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有一个人在跟着他。这种突兀的芒刺感太过于明显。往常他在这里行走时,有时会与身着实验服的工作人员擦肩,那些人千面一律地半低着头,口罩之上的眼睛如同无机物。卡介伦每每都不喜欢在这里碰见其他人,跟投影出来的杨比起来,他们仿佛更不像是活人。对那些人来说,自己也与空气无异,卡介伦一贯这样觉得。但是今天不同。

走过前面的一个转弯,卡介伦稍稍加快了脚步,身后的影子随之快步跟了上来。走廊尽头是通往升降梯的出口,卡介伦在意识到周遭除了自己和身后的人以外再无旁人后,不顾一切朝出口紧闭的门冲过去,在他伸手触及到推门之前后面的人猛地扑了上来扯拽住他。

“你——!”他用力想挣开,回身看见一双由于衰老而浑浊的眼睛,这叫他挣动的力度一下子减少了许多。

“海尼森已经怀疑了,他们要行动了。”陌生的老人上来就没头没尾地冲他低吼。

“……什、什么意思?”

“别装傻,再迟就来不及了!他们正在过来了。”

“什么来不及——你放开我!”卡介伦皱起眉头想要掰开对方卡在自己领口的手指。他总觉若是自己稍微用点力,就会折断这个瘦削老人的指骨。

“你想带走他,是不是?”老人只管死死扒在他肩膀边上,冲着他神经质地压低了嗓门拿气声嘶吼,“是不是?!”

卡介伦不再试图去扯开他,他眼镜片背后的双眼里晃动着惊诧与怀疑。

“你们找不对方向的,只有我知道要怎么做。”老人语速很快地说,他的语态眼神里从最初就含着某种奇异的狂热,“只有我知道。你明白吗?因为他是我造的,是我造的。”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卡介伦心怀戒备地看着他。

“我很清楚你在干什么。”而老人笑得有些不善,“你让你的那个小朋友研究怎么把他给带出去……他还真挺有本事的,就凭你给他的那一点数据,已经查到不少东西了。要是有人上报说在系统防护监控里发现了不明的侵入,你说他会怎么样?”

“他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是卡介伦反手把这个神神叨叨的老人的衣领给扯了过来,他的眼角眉峰变得狠戾起来。年轻人是新生的希望,是干净明朗的光,不该被牵扯进卑琐的泥沼里。“他只有二十岁,你们要是敢动他——”

老人看了他一会儿,忽而咧开嘴笑起来:“还真是个温柔的‘父亲’啊。”

卡介伦半眯起眼睛打量他,目光将信将疑。

“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你可以不信。”老人探手伸进实验服里边,将一个小小的金属匣子拿出来递给他,“但是拿上这个。拿着,拿好了。”

发凉的匣子被塞到他的手里,不需要老人解释,卡介伦已经知道握在自己手中的正是他要找寻的东西。他感到头晕目眩。

“对,好好拿着。”老人用力地点头,“拿着它,去带他走。没有时间了,他们要毁掉他。那些白痴,他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您……为什么。”卡介伦不敢置信地问他。这份“礼物”来得太突然了,他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但他不可能拒绝。

“谁都不想看见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被摧毁吧。”老人摇摇晃晃地退开几步,“那个时候,大家疯了一样地喊着,计划通过了,让我们来复原杨威利元帅吧!那可真是,如同梦一样啊。”

虽然从感情上无法对此感到共鸣,但卡介伦还是拿充满感佩的目光看向他。在他身上洋溢着的那种对自己钻研的东西沉醉痴狂的气势,倒确实像是能够主导这样一件“奇迹”的人。想要奇迹总是需要冒风险的,卡介伦握了握手中的小匣子。他决定去赌这一把。

“在这里的研究人员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的,我一直在找有谁能去做这件事。”老人心满意足地抚了抚自己的胸膛,接着他双眼圆瞪,大幅度地挥动起手臂,“快走,快走!去——救他吧!”

卡介伦转回头往杨所在的房间奔跑,他人生四十多年都没有这样跑过。

 


TBC

----

感觉主线打仗的剧情一直在一笔带过,就随便吧......


07 Oct 2018
 
评论(15)
 
热度(42)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