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尽管破坏毁灭根绝杀戮,但夏天依然是夏天,百合花依然是百合花,而星辰依然是星辰。”
 
 

【卡杨】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

现pa,双方已婚,OOC和对不起两位夫人的锅都属于我

-------


卡介伦对着卧室穿衣镜打领带,身后奥尔丹丝正忙着给刚换上小礼服裙的小女儿盘头发。楼下门铃响了两下。
“谁偏偏在这时候来啊。”奥尔丹丝疑惑而有些烦躁地扒拉开膝旁的两个小家伙小跑下楼去。卡介伦把女儿拉到身边来,蹲下身子扬了扬手里的小小领结,对着镜子跟她说,看到这个了吗?爸爸来教你怎么绑它。

“亚历克斯!”卡介伦听见奥尔丹丝在楼下讶异地喊,“快下来!杨找你。”
卡介伦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他从楼上扒着栏杆探下身瞧过去,原本应当早早赶去酒店做准备的新郎官可不正在自家门口对着奥尔丹丝傻笑着打招呼吗。
“你搞什么?”卡介伦一步跨下三级台...

10 Jul 2018

【先罗】骑士与他们的灵魂

来拉个郎,含有先杨和罗莱的成分

警告:混邪且OOC,罗特别的OOC,全是OOC

------------------


名为蔷薇骑士连队的连队长再度睁开眼睛时,身边却没有预想中的蔷薇花。他坐起身来环顾四周,酸枣枯枝挂着蛛网尘垢和死人手指。林子里黑黢黢的死一样安静,黑得像是一千年都没有阳光照进来,死寂得像是一千年也没有东西发出过声音。

“嗯,因为我死了。”他低声说,并未对周遭的情形感到丝毫恐慌畏惧。为什么一定要往坏了去想呢。也许等到春日降临,丛生的荆棘就会开出玫瑰花儿来;也许在这阴森可怖的密林怀中睡卧着一汪温柔的湖泊,而他只要淌水前去,就会在湖面上瞧见某个熟识的影子……他会...

18 Jun 2018

Fliegender Iserlohn

海盗paro,伊谢尔伦全员OOC向日常,没什么明确的cp;

标题的意思是飞翔的伊谢尔伦,改自飞翔的荷兰人

--------


1.

杨威利船长原本是自由海洋同盟的一名海军提督,他不幸身处前线的那几年正好海上像闹蝗灾似的闹海盗灾祸。同盟议长优布·特留尼西特对此发表了慷慨激昂声情并茂的演说,演说的大致内容是强调如今在目空一切霸道横行的海上帝国的欺压下,争取平等与自由的理念是多么的珍贵,而就在这样艰难的时局中,却居然还有那么多宵小在企图破坏自由海域的安定与和平。“是的,那些卑劣、肮脏、好逸恶劳而又趁火打劫的吸血虫!”他用了一连串富含情绪的形容词,对那些海上强盗们进...

03 Jun 2018

【狡宜】月从今夜明

补习剧场版小说看到小朱提到“如今成为执行官的宜野座,若是和狡啮、滕、征陆一起组队”的妄想,就写了这样的一个if线。大概就是tv一期以后,gino降级,狡哥没跑路,星星和老爹都还在,而霜月作为新任监视官加入一系的日常。

----------------- 

月从今夜明


那天我们两个人值班。原本霜月监视官也在,待了没一会儿就说要去资料分析室核查一些信息。监视官大小姐一离开,狡啮就大大咧咧点起了香烟。我觉得他这是在对我挑衅,因为我现在不是他的上级,不能够命令他,只能皱着眉头盯着那颗燃烧有毒物质的火星试图用眼神把它给掐灭。

霜月美佳至今把对执行官、尤其是对我和狡啮两个...

25 May 2018

【卡杨】星星落进红茶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又双叒来到了无人的荒原

※ 卡介伦视角的一个没头没尾片段,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CP向,题目随便起的(。

※ 体感我有八百层滤镜觉得DNT的卡学长还是很可爱,他那么可爱为什么没有人带他一起玩

 -----------------

星星落进红茶里


有关杨威利这个人,每个见过他的人都会给出各自异色的千百种评述。亚列克斯·卡介伦的描述总会是一众评述中最为不正面的那一个。要他说的话,杨是被卷入旋涡中的鱼,是被风吹离航线的鸟,飘飘忽忽浮游不定,待在哪儿都显得格格不入,总归不像是人们口耳传颂的英雄。因为眼下这...

15 May 2018

【神三】摩伊拉的红线

JG第五话两周年贺电,吹一吹我的机关初恋

每次拿机关写西欧paro一写到名字就觉得极其出戏,但想到脸又觉得还是很合衬…不管了,我偏要勉强。也是没想到把这个给写成了系列,相关文章→少年国王  狱中记

-------------------------

摩伊拉的红线


新任外交大臣在他刚上任不久的一个和煦春日里,照例与几位玩伴去城外游猎。他追逐着一只矫健漂亮的牝鹿踏入密林错综的野径,一不留神就与同伴走散了道路。

在狩猎中同伙伴失散落单,这样的事情也是很常有的。神永自己也不觉紧张,径自循着那母鹿的白旗尾巴隐匿的方向前去。再往前枝桠交错不便行马,他就下了马来...

03 May 2018

【fgo莫萨】Voi che sapete che cosa è amor

激情摸鱼。大概是70%fgo+29%法扎+1%德扎(…),有一些在游戏原剧情基础上增添的乱七八糟私设,不过反正月球本身就是个设定堆叠机所以就都随便啦(菌哥哥:你在说什么

------- 

Voi che sapete che cosa è amor


1.

我想把一切讲给你听,你可理解我的心情?


美泉宫的夜晚安静地盛放着秘密。

记不清最初是谁先起的头、又是怎么成为了私下里不可见人的暧昧惯例。这是游戏玩乐,还是对他们白日里纷争的小小报复?萨列里从来都分不清楚。他只知道现在莫扎特很快乐,快乐得不像话。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抛开音乐的时候,莫扎...

13 Apr 2018

【狡宜】喫煙禁止

好久没正经写狡宜已经快要不会写他俩了_(:з)∠)_

回应之前狡宜ABO的点梗(估计那一波点梗我能拖它一年)。原作背景加入了ABO的设定,但是没有车只有前雷后刀,以及虽然没有真的生子但有提到相关,请注意避雷

--------------

喫煙禁止


1.

他梦见水母。

二百四十七个水母围着他蹦跳打转。为什么是二百四十七个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人在梦里逻辑缺失又信念笃定。总之当他看到那一群浮游生物的时候,他知道它们有二百四十七个,不需要指点也不需要让它们报数。观赏性水母待在漂亮的蔚蓝水族箱里发光大概会很好看,但他眼前的这些粉色玩意儿长得磕碜疙瘩满含旧神恐怖故事的味道,这就...

03 Apr 2018

【免罪组/崔槙】越过海上斯凯岛

恶人三人组相关的突发脑洞

现代架空,藤间老师中心,主藤→槙,有一些崔槙,因为又双叒是三个人的电影,照例不打西皮tag

血腥描写预警

--------------

越过海上斯凯岛


“他杀人为的是满足什么样的需要?他要满足妄想。

开始有妄想时,我们企图得到每天所见之物。”

——《沉默的羔羊》


让我们先来描绘一个人。

藤间幸三郎是一名教师。倘若他生得再早些,兴许就会成为一名教士。不过他教书育人的生活倒也与神职人员没什么两样,私立女校的千金小姐们像修女崇敬她们的神父那样憧憬他,通过他上浆的衬衣领子与修身马甲背心来描摹失落于时代缝隙里的优雅绅士形象。他几...

19 Mar 2018

【免罪组】浮光 (旧文补档)

PP的新作消息非常激动!但是还是没有标本事件,哭唧唧....

早先写的免罪组的文,在lof上次大规模核爆的时候被炸了一章再也没能找回,就想重新再补一下。顺便还想再奶一口啊,免罪组1300那么美丽那么好(比划)

-------

浮光


1. 启明星


那是大约三四年前的事情。

因为本职工作较为清闲的缘故,我为了打发时间而时常出入黑市交易。由于职业原因,我得以有获得各类化学药剂的渠道,其间不乏有相当数量的违禁品。倒卖它们自然一方面是因为能有丰厚的收益,不过我做这件事的原因并非只是为了金钱。

我能够提供稀缺的货品,价格又极为公道,唯一的要求,就是来我这里买...

08 Mar 2018
1 2 3 4 5 6 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