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杨】堕落论 (下)

一不小心把提督给关在电梯里两个星期...

前文:  

 ------------

“喂,你还活着吗?”

这是卡介伦赶到发生故障的电梯门外冲里面喊的第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隔着金属门板从门缝里飘出来一个发闷的声音:“要是我死了,请一定要在工作日志上记一笔,标明是因为要塞事务监督管理不当,才造成要塞司令官惨死电梯厢中的后果。”

卡介伦翻了个白眼的同时放下心来。还有功夫跟自己拌嘴,看来这家伙的精神状态不差。然后他又觉得有一点点滋味莫名:杨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跟他这样说过话了。

灾祸有的时候是好事情,虽然眼下的情形算不得什么大不幸。但这也已经足够把日常生活里的碰擦不快变得微不足道。

“你真没事儿吧?”卡介伦再度确认了一下。

“还好吧,”杨的声音里漏出一丝苦恼的味道,“就是……这里面灯也坏了。”

“你怕黑吗。”卡介伦半是讥讽半是担心地问,“说起来,莎洛特以前晚上害怕的时候,我就给她讲一个故事——”

“学长。”杨打断他,他的嗓音变得很是罕见得用力,“我不是想要你当我的另一个父亲。”

卡介伦一时间沉默下来。那你想要什么呢?卡介伦想问,又觉得自己不必去问。他什么都知道,他只是装作不明白。

“不过学长还是尽快帮我出来啦。”杨的语气重新轻快起来,卡介伦猜想他可能还习惯性地挠了挠头。

“老老实实等着吧。”卡介伦说,“我能怎么办?我又不是电梯维修工。”

“是啊,”杨就轻轻地笑,“那学长又为什么还要过来呢?”

这个问题把他给问住了。他一瞬间感到茫然,甚至是挫败。不只是现在,在很多时候,他早就知道他没有办法。一旦杨带领舰队出战,他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倘若杨陷入了险境,他甚至连参与救援都不可能。明明什么都很清楚,那么究竟为什么……

为什么就算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还是想要不断地去赶到他的身边呢。

卡介伦把手放在电梯门上。在这扇牢牢紧闭的门里面待着一个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都感到,他跟这个人离得那样近,却不能够真正去触碰他。

“因为我爱你啊。”他轻轻地说。

就像是说对了口令,于是锁死的电梯门打开。卡介伦看见杨盘腿坐在地板上,转过一张迷茫困惑的脸看向自己。电梯厢卡在比正常位置高出数十公分的地方,杨像是还没反应过来,在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才笨拙僵硬地试图挪下来,而卡介伦对他伸出了手臂。

嘿,你这个没用的笨蛋。他半拉半拽地把杨给弄出来拢到自己身前,他低声问他,我能吻你一下吗。

杨茫然地一动不动,杨的回答半信半疑。他说,你能吗。

我能吗。卡介伦想,我们能这样吗。他觉得他可能再过十年八年也还是想不明白。他隐隐约约地觉得早在很久以前他就预感到,这样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发生。如果不是现在,那么等到他失去他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后悔。

而他不想后悔。所以他也就那样去做了。

“学长,有件事我得澄清一下。”在浅尝辄止的一个亲吻之后,杨眨巴了一下眼睛,无辜单纯地看着他,“那天先寇布在酒里面什么也没有加。”

卡介伦发愣地看见杨的眼睛里带了一点点得逞的意思,那就好像是在说,要是我什么都不做,你就是等一辈子也不会说实话吧?

这让卡介伦切实体会了一把被耍得团团转的帝国军的心情。说到底能够把全宇宙都搅得不得安生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真的人畜无害呢?

自己这下算是自投罗网了吗。卡介伦在心底喟叹。

最终,人是“因为生而为人而要堕落,因为活在世间而要堕落”。而即便自己再怎么自诩独醒,也终究逃不脱被自己冷眼看待的人世的网罗。这样下去往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卡介伦想不出,并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战栗而不敢想下去。

算了,以后的事情等发生了以后再说吧。他懒散怠慢地想着,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沾染上学弟的处世哲学。在意外来临之前,先享受这不堪的人生吧。于是他便低下头来,再度去亲吻杨的嘴唇。

 


END


21 Aug 2018
 
评论(10)
 
热度(56)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