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杨】出亡远景

在伊谢尔伦的东南端,有一座废弃的高塔。

“从记录上看,是雷神之锤建造时的副产物,原本应该纳入到信号传输系统中的基建设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完工。”站在高塔之下,新赴任的要塞事务监督亚列克斯·卡介伦向身边的要塞司令官进行简要的解说,“难得有这样现成的资源,如果做些修缮应当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杨仰头朝塔顶望了望。塔本身就建在高处,从塔底往上看去,塔身一直向上延伸,越过人造天空的帷幕没入投影出来的云朵里。正如卡介伦所说,这样一处从外观上就极为宏伟奇妙的建筑,不加以善用可就太过浪费了。而卡介伦这次把杨叫过来,说是想让他亲自考察一下这里的情况。

“我们为什么不用升降梯?”环绕着塔身外墙建造有螺旋上升的楼梯,杨的目光在那上面逡巡,问话的底音有点绝望。

“坏了。”卡介伦扒过他的肩背像拎小猫一样把他往台阶上推了一级,“所以只好请足不出户的司令官偶尔也锻炼一下身体吧。”

“啊……我觉得也不一定非得需要我来看一下吧。”杨不情不愿地朝上走了两级又回过头来,“我完全信任卡介伦少将你的判断。”

“那么我现在的判断是,你需要活动一下你派不上什么用场的筋骨,不然我就要去强制给你安排健康管理。”卡介伦毫不留情地推搡了他一把,“走了。”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走在仅由一侧护栏稍加环护的露天楼梯上,人工营造的空气对流形成令人舒适的微风。真正爬起楼来比想象中要稍显轻松,而闷头往上走了好一会儿,杨忽而回过头来,一脸义正言辞的谴责。

“嗯?”

“学长完全没有作为部下的自觉。”杨闷声闷气地说。

“哟,学会拿官级来压人了?”卡介伦用打趣的口吻回他,“行啊,那你打算怎么处罚我?”

“让我想想啊,”杨转了转眼珠,嘴角扬起一丝恶作剧的愉快,“我决定把处罚权转交给卡介伦夫人。”

“喂,你这家伙!”

杨回避似的难得主动朝上跑了两步,绕着楼梯转过又一个圈儿。身旁的景色便是在这时发生了变化。

“这是……”杨微微睁大眼睛。作为人工行星的伊谢尔伦要塞,不仅是重要的军事基地,也是规模相当庞大的太空都市。人类虽然早已抛弃远古的母星,但就像无法断奶的孩童那样执着于在殖民星和人造行星上还原地球的风貌。为了尽可能地模仿出印刻在基因里的环境习惯,伊谢尔伦的天顶大部分都覆盖有全息投影营造出来的天空,按照昼夜节律交替轮转着永远晴朗的丽日与星辰。而他们现在身处人工投影天幕的分界,再往上是虚假画布不再覆盖的地方,于是便裸露出真正的太空景观:深红星云蜿蜒蟹爪般攀附在黑曜石一样的漆黑暗色中,浩瀚群星的光芒隐没在广袤无垠的寂静深渊里。

“再上去一点。”卡介伦在背后轻轻推了他一下。杨顺应地往上再走了几级台阶,现在蓝天完全浮在了下方,黑幕苍穹无边无际地笼下来,云层像激流瀑布从他们的脚下流淌过去。

杨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就地往台阶上一坐,看夜空与白昼镜像颠倒形成奇妙的分界。

“怎么样,是就算在舰船航行中也见不到的景象吧!”卡介伦也挨着他坐下来,语气里带了些自得的夸耀。

说什么实地考察啊,只是想带自己来看这个的话,直接说不就好了嘛。杨心里暗自嘀咕,同时又觉得这也再自然不过。就像自己很少会当面夸奖这位要塞事务监督,卡介伦好像也总是对他没好话。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的用意是好的。

“我累了。”杨说。他身子一歪脑袋就落在卡介伦的肩膀上。

“嗨,起开。”卡介伦拱了拱肩膀,杨坚如磐石八风不动:“是你非要拖我过来的,你要负责任。”

卡介伦扬起半边眉毛,但还是任由要塞的最高司令官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地瘫在自己身上。你早就累了。他想。

他看见脚边的天幕下方远远地飞过一只不知名的鸟儿,看起来生态循环系统运行得相当不错。卡介伦很喜欢这里,掌管起来很是得心应手,不愧是帝国下了血本建造的地方。

“这里很逍遥吧。”杨出声拉回了他飘散开来的思绪,“我专门跟军部点名把你给捞过来,还不谢谢我?”

“少来,你不就是想让我天天给你擦屁股。”卡介伦冷哼一下。

“会很麻烦吗。”过了一会儿,杨轻声问。

“什么?”

“……管理伊谢尔伦,会很麻烦吗。”

卡介伦稍微往肩侧偏过头看去。杨撇开眼睛看着相反的方向,些微窘迫的神情叫卡介伦想笑。这小子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愧疚心的嘛。不过——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想办法帮你的。卡介伦这样想着,抬手揉了一把靠在自己肩上的蓬毛脑袋。

“小瞧我啊。”他自鸣得意,在学弟面前他从来不乏自夸,“五百万人口的都市而已,想当年我也是获得经营管理专业入学资格的。”

“哈,但是因为弄错了入学手续的时间,只能去了军官学校。”杨坐直了拍手笑道,“这个事情我能说三十年。”

“当心我把你推下去。”卡介伦威胁地冲他假意比划,“因为平衡不稳从高塔上失足摔落,听起来很像是你的风格吧。没有人会不信的。”

杨撇着嘴瞪他,而卡介伦享受了一会儿再次在小学生斗嘴中噎住了杨的得意。跟他一样,杨也并非是自己情愿进的军校。他们是两个错位了的军人,是与这个战争年代格格不入的人。这个世上确实存在雄图大志的人、热血喷薄的人、渴求战斗的人。但那不会是他们。

“我们想个办法,把伊谢尔伦开跑吧。”卡介伦转过头来,忽然一本正经地这么说道。杨眨了眨眼睛:“你真当这是你的啊?”

“怎么,我们接管了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

“学长真是贪心。”杨嗤之以鼻,接着却又来了兴致地问,“我们要开到哪里去?”

“你想去哪里?”卡介伦问。

杨歪过头来一手撑着下巴,他认真地想了想。

“小时候翻人类史的时候看到,说生命最初发源于地球的大海之中。”杨说,“我那时候想,所有的一切都从那里面诞生,那该是多大的地方啊。”

“宇宙可比那一颗星球上的海大多了。”

“是啊,”他陷入到回忆里,目光柔和地晕开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从小待在太空船里,对宇宙反而习以为常了吧。我就是觉得,海洋里一定比任何地方都更自由。”

杨温和的黑眼睛里流露出向往。这让卡介伦感到眼角胸口些微酸胀的发热。在他身边的这个人,从第一眼见他起,卡介伦就知道他没有可能从功勋奖章中获得快乐。他被一次又一次地奉为英雄、越级升迁、惹人眼红。可那些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

“好吧,”卡介伦站起身来,看蓝天白云在脚下,与星河永夜交汇至视线的尽端,“那我们就到最自由的地方去。”

杨睁着眼睛看他。好像海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磷光的鱼群自他们身前身后游过。玫瑰色的云朵浮在海面上,白鸥顺着洋流漂浮,追随水母就可以去往任何地方。而后海水蒸腾云层散去,在卡介伦的面前就只剩下一个杨,对他弯起眼睛柔软地笑起来:“那样真好。”

接着杨忽而眼睛发亮,他说,你看呀。杨目光遥遥指着远方的星云,卡介伦看见一整片宇域的星星在他的眼睛里拼合出绚烂图景。杨快活地转头跟他说,你觉得那像不像独角鲸。

 

 

END

----------

最近补完了小说外传螺旋迷宫,最后提到整个事件也算是“卡介伦尽量运用自己的权限,让这个军官学校的不肖学弟能做点自己的梦”,真的是觉得又甜又心酸。在这篇文里面也是想延续一下学长的这种想法:虽然知道没有改变现实的能力,但还是想在一个暂时隔绝的时空里为杨创造一个自由的梦。希望能表达出这样的感觉吧w文中有关伊谢尔伦的一些个人构想全部是随便瞎说的(。


28 Jul 2018
 
评论(14)
 
热度(72)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