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槲寄生下(后篇)

稍微迟了一个晚上的圣诞夜舞会w

前篇

-----------------

圣诞夜临近前的几个小时,学校愈发变得嘈杂兴奋起来。原本总显得有些老旧的城堡此刻焕然一新,斑驳的砖墙和落满积灰的画像都被清理一新,半空中随处可见悬浮的小蜡烛和亮晶晶的装饰品,印有各个学院标志的四色绸缎高悬在厅堂里。

神永一路从格兰芬多塔楼出来一边整理着礼服长袍的配套领结(“真是可爱的草绿色,很合衬你的眼睛,年轻人。”出门的时候胖夫人眨巴着眼睛对他说)。他再度调整一丝不苟扣到顶端的领子,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一抹骄傲的红色映入他的视线。在通往宴会大厅的门厅边,三好骄矜却又不会显得过分倨傲地半扬着头候在那里。他本就是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边便会惹人注目,这会儿门厅周围人来人往,更是谁都免不了朝他投注或歆羡或炽烈的目光。

神永轻咳一下走上前去,在三好面前几步的地方顿下步子,略显夸张而又有些俏皮的弯腰鞠躬,而后他伸出胳膊举在身前,朝眼前人示意地眨了眨眼睛。三好似有若无地歪了歪脑袋,轻巧地把手搭过他的胳膊肘挽住。

“看不出你倒是懂那么一点礼节。”并肩往大厅走去时,三好把低语送进他耳朵里。

神永低低地哼笑:“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不用想也猜得到,一定是甘利教你的吧。”三好勾起半边唇角,“虽然自打他进了你们院就被从族谱上划掉了名字,好歹也还是上流出身嘛。”

神永撇了撇嘴:“那种陈腐阴沉的地方有什么好?也就专门出你跟实井这样的家伙——”

“晚上好。”清冽自傲的声音适时自旁边响起,实井似是凭空出现一般,柔和的微笑配上他一袭银白无尘的礼袍,完美地呈现出天使与恶魔的一体两面,“你们正在说什么呢?”

“啊哈哈……哈哈哈。”神永发出标准的棒读笑声,却又不知教训地朝实井凑过去一点,思忖地仔细打量他,“诶,说真的,你如果穿女性的礼服一定非常合适——哇啊!”

三好狠狠地踩了他一脚,而实井的笑容愈发灿烂夺目。

 

开场舞是华尔兹。

三好的舞步非常娴熟精妙。神永自问已经偷偷练习得很是熟练了,同三好一道时,还是感到对方在主导着步调和节奏。

“像我们这样的出身,多少都会从小学习礼仪和社交。”早先在塔楼里,甘利说的话又闯入他的脑海,“啊,我不是说这些不好。但若是自己认同、也习惯了滴水不漏,想要看清他的真实想法可就难了。总之……”甘利那会儿笑得诡秘,“你还要多多加油啊。”

神永暗自在心里甩了甩脑袋。他可想不出自己要加油做什么。

 “没想到你这么擅长女步。”他对三好说。

三好不在意地偏了偏头:“交谊舞是基本技能,看得多了总归会一点。”

“啧。你家里是不是这种:长桌子边上,每个人都坐得远远的,刀叉从大到小排成一排,吃饭绝对不发出一点声音?”

“不,”三好的神情非常自然,“除非有客人,不然都是各自在自己房间里用餐。”

神永放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喉间莫名地有些生涩,他觉得自己应当要说些什么,但他想不出适当的台词——就好像不经意间窥见了些什么,虽然三好似乎并不在意。

“别走神了。”三好倏地在他胳膊上毫不留情地掐了一把,他惊得差点叫出来,转头拿愤然的目光瞪着三好,而对方也不退让地同他瞪视。

自己确实是蠢透了。神永想。温馨和睦的家庭在古老魔法世家看来大概就跟小孩子扮家家酒一样可笑,信奉诡诈的斯莱特林当然也不需要任何的感情用事。

舞曲后半程神永就有些心不在焉,三好倒也没说什么。一曲终了,三好干净利落地抽身出来。

“去喝点东西吗。”他说,而后不待神永回应,他已先一步转身往舞池外走去。神永小幅度地摆了摆手快步跟上去,把方才些许的阴霾抛诸在后。

 

舞池边上的长桌摆放着从蜂蜜公爵那儿整箱整箱订购的各式糕点和饮料,也有三把扫帚的黄油啤酒和火焰威士忌。

福本瘦高的身影立在酒水桌前。福本喜欢自己调酒,尤其擅长在酒水中添加各种魔药助兴。

三好和神永走过去时,他恰好完成了手中的一点儿工作。

“欢欣剂,加了一小枝椒薄荷。”三好扫了一眼福本手中亮闪闪的杯子,给自己拿了杯威士忌。

“哇,”神永把脑袋凑过来,“你那儿还有多余的吗?”

“你知道马克斯严禁大家把课堂成果带出教室,我可是在灯泡眼皮底下偷的半瓶。”福本把头转向三好,“早先你那位世交朋友拿他私藏的双角兽骨粉跟我换了一盎司,剩下的我可不会再给别人了。”

神永咂了咂舌头:“实井要这玩意儿干嘛?”

“制毒啊。”三好淡定地喝了口威士忌酒,“将福灵剂和欢欣剂混合提炼,再加上他自己捣鼓的秘方,最终想要得到这两个药的反作用:让人倒霉透顶、暗无天日、生无可恋、不抱希望。”

神永默默地放下手中的酒杯,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自带饮水用具。

福本晃荡着杯子走向不远处。小田切带着些微和众人疏离的气息坐在一边,福本走去把杯子递向他,他起初还有些沉郁固执着不肯接受,而福本俯身不知对他说了什么,他终于浅淡柔和地笑了笑,接过了那只卧着月光色泽的酒杯。

再往离舞池更远些的沙发边,神永瞥见几个熟悉的面孔构成的奇异组合:麻瓜出身的波多野正手拿扑克牌以吵架的姿态在做着规则讲解,甘利微笑着在给桌边的人发筹码。在他们对面,实井兴许是被波多野叫来的,这两个人在球场上也是争斗了好几年,而田崎会出现在这里就有些意外而又合理:这简直成了三缺一的找球手集会了。除此以外——

“佐久间是怎么给他们拉入伙了的?”神永嘀咕道。

三好往那边瞥了一眼:“被拉去当冤大头的吧。”

“跑到舞会上来玩扑克,这群人也是没救了。”神永吹了个口哨,而三好若有所思地又朝那儿张望了一下:“看上去似乎也挺有意思……”

他小小地伸了个懒腰,像只慵懒的猫咪蜷起尾巴曲起一只爪子准备迈步。神永忽而拉住了他。

“……我们别过去了。”神永的眼睛忽闪着,始料未及的不安神情叫那双眼睛看起来仿佛属于森林中易于受惊的小鹿。

“为什么。”三好定定地看着他。

舞会的喧嚣嘈杂如同潮水从他们身边退去。神永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不想加入那些吵吵嚷嚷的游戏,不想要周围始终有别人。他明明是那么喜欢凑热闹的,可是为什么,他现在只希望三好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片刻后,三好弯起眼睛笑得异常温和:“那我们去外面吧。”

 

城堡中央的天井为了配合舞会而装饰成了花园的模样。五颜六色的花朵由于魔法的作用在冰天雪地里散发着芬芳。

树丛构筑的回廊墙壁曲折蜿蜒,两个少年信步沿着树影往前走,道路通向花园中央的玻璃花房。

“嘘。”三好忽然拦住神永,朝他做了个消音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花房那边。

结城一个人待在玫瑰花房里,透过玻璃墙和蔷薇藤蔓,他们瞧见他一手端着红酒杯,花丛间的精灵忽闪着发光的翅膀,在他身边投映出安静冷清的光影。

“他看起来好像有点……消沉。”神永不确定地挠了挠脑后的头发,“我们要不要去跟他说声圣诞快乐?”

“别管他了。他肯定是在惦记他在德姆斯特朗的德国老情人。”三好说得毫不遮掩,而后扯了扯神永的袍子下摆,“我们上那边去。”

绕过不知几个弯儿,他们来到一片茂密繁盛的灌木丛边。三好终于不再拉着他漫无目的地逡巡,驻足下来,嘴角挂着意味难明的轻浅笑意。

神永不自觉地朝三好靠过去,在他们头顶,灌木的枝蔓碰擦过两人的头发。

“槲寄生。”他含糊不清地说。

三好似乎笑了一下。神永又朝他靠近了一些,他们几乎贴着鼻尖。

“你有一点儿……雀斑。”三好忽然说。

“……你闭嘴吧。”

亲吻上那双永不消停的刻薄双唇的时候,神永从未料到这会产生怎样的体会。这只是个玩笑,就和他邀请三好做舞伴而三好也答应了一样。他以前也亲吻过女孩子,柔软可爱、带了点清甜的欢喜触感。

只是这样而已。他以为这一次,也只会是这样而已。

然而一切却在瞬间脱轨,双唇触碰的刹那他差点失了控。一定是有什么神经从唇瓣直通心口,激烈的热流伴着他不明白的痛楚在胸膛炸开。原来人竟可以如此快乐,可他是这样快活却又这样难过,这感觉太过复杂,他想不懂。

这只是游戏。他随口胡诌的玩笑,藉由三好出于逗乐的意图,促成了这样一个圣诞夜。原本这只会是大家友好愉快地玩闹一场,生活中轻松可爱的调剂,本不该再有更多。

对于三好来说,或许直到此刻,他也还是只当这些是玩乐。神永在难以脱离而不断深陷的拥吻中,心怀不甘地想着。

这个永远不会沉溺于任何人事的人。漠然自矜的世家公子。攻于心计的斯莱特林。

不想陷入他的算计,不想被他网罗,成为他每一步精打细算的一个数字。哪怕以对立的方式也好,就像完美的牡蛎里嵌进去的沙砾,叫他始终不满、无法顺心,而自己的存在终究就会是……特殊的了。

“你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是不是?”在吻噬着对方喉间的突起时,神永抬起眼问。

三好笑得轻巧低微:“你想听什么实话?”

他只顾伸手去解三好的领结,对方任由他捣鼓了一会儿,抬手握住他的指尖似是在阻拦,却又暗中帮他把领口扯了开来。

“像是你为什么要和我跳舞。”他这回把吻落在了三好精巧漂亮的锁骨上,感受到唇齿下面微小的颤动,“又为什么……容许我做这些。”

少年人都还不懂爱恋的欢喜与痛苦。半真半假的游戏,猜忌重重难于预料的心。谁又知晓究竟各自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真是笨蛋啊……你。”

三好浅笑的语气底下竟是有那么点无奈。

“天真。愚蠢。幼稚得要死。”三好戏谑地笑着,却又把手指交叠环过神永的脖颈,唇齿摩挲在他耳际上,“但是你的这些惹人嫌的地方……我并不当真讨厌。”

他们再度交换了一个仿若甜酒味道的深吻。

狡猾的蛇缠绕在了雄狮的脖子上。

“明年……”神永在接吻的间隙里、断续地说,“如果还办舞会,你再当我的舞伴吧。”

 

下一次,一定以不同的心意,来邀请你。



END

--------------------

作为HP十几年的脑残粉终于写了HP paro,感觉又了去一个心愿w原本希望能拿JG全员写个HP梗的正剧的,但实在没有这个精力和脑子,就玩一个纯撒糖的好啦。

其实看过永无海的朋友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那里面对神三的学生时代的描写就是以HP为原型的,和竹刀鱼太太聊到说这是永无海前传,瞬间所有的糖都变成了后来的刀(???)

全篇充斥很多JG和HP原作的梗及相互映射,全是个人私心w

大家圣诞快乐x

25 Dec 2016
 
评论(26)
 
热度(49)
  1. VIAcoca一支药 转载了此文字
    糖糖糖 !别补海的刀子啥都好说,圣诞快乐!哈特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