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档的时候想起来之前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忘记大致的剧情,就做了一个时间轴大纲(....)。从正文开始到结束历经六年,而从甘利带着艾玛跑路开始算的话其实是前后跨越十三年.....自己想想都觉得哇这真是物是人非啊(

虽然整个文是神三的主感情线,但其实剧情设想更多的还是围绕实井和艾玛来的,本来是想写一个少年/女最终成王的故事,后来还是自己不太想得出剧情,就比较草率地只是让他俩各自拥有了一定的实力、也象征着更为和平的未来。

而在一切都雨过天晴之后,对于神三而言他俩反倒是跟整个权力中心最不相关的,终于可以功成身退去过两个人种花种草养养柯基的退休老人生活了......

之前也说过有关这篇文主线以外的...

21 Feb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10

10.


新落成的小楼与精心设计的花园院落在格伦家的旧址上重新生长起来。晚间的道路边停放满车辆,敞开的大门在初升的月亮下迎接它的第一批客人。

这是艾玛·格伦的成人礼。宴会筹办得不算很铺张,但也做足了与格伦家当家身份相当的规模。甚至连蒲生次郎也受到邀请,如今他几乎代替阿久津出席所有的重要场合了。有关阿久津的组织当年对格伦家所做的事情,艾玛做出过这样的表态:

“我不会原谅他,所有的一切我都会一直好好地记着,并且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如此说着,又郑重地转向实井,“但是这些与您无关,我希望——我想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请您不要太过苛责自己。”

艾玛的态度叫那些大人们交换了...

19 Feb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9

9.


深夜死寂的门厅前,阿久津屏退了其他所有人,而蒲生次郎被他喊了来,半低着头站在他身侧。在他们面前的闯入者,是这座王国秘闻里的王子、与他选定的自己的骑士。

“你终于要来向我兴师问罪了吗。”阿久津以一种并不在意、甚至觉得几分好笑的神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自他这个儿子成年以来,他们为数不多的碰面,都是拿枪口指着对方的。

“您总是认为我想杀您,而风户先生认为我想杀了所有人。”实井笑了笑,他浑圆眼睛越发亮起来,“可是是你们先来逼我的,您不会已经忘了吧?”

阿久津说:“那是一个错误。”

一个错误。实井轻微地摇了摇头。原来在这个人看来,什么都可以归结为“错误”。他最初就是由于一...

18 Feb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8

8.



空放的时间不知停滞了多久。在昏乱温热里三好脱了力地垂头至他身前,睫毛底下沁着不知是生理还是无端情绪的晶莹泪水,像只寻求蹭慰的猫咪软软地吻他的脖子。

已经有很久没有见他这样了。分别重逢之后,三好同他再也没有像恋人一样亲热过。即便他们时不时地上彼此的床,三好体态言语上倒是主动,眼睛却是冷的。神永总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刻意阻拦、又到底在抗拒什么——其实早在更早以前,在子弹尚未经由三好的食指扣进他心头之前,他就隐隐感到三好在试图阻止他们两人进一步的进展,而在他看来,那本该是理所应当自然而然的进展。

在谁也无法预见到状似平和的黄昏行将坠落、而一切就要变得分崩离析的前夜,...

14 Feb 2018

浅光

浊雨之城的三百八十个(……)番外之一

tzk中心,有些微妙的神三田,虽然某种程度上似乎有种爹妈与儿子的感觉(???

这文的番外全是tzk,搞得不知道我到底在厨谁

----------

浅光


曾经学校里的优等生加入了帮派组织之后,还一直念完了高中。

那是因为神永一开始就跟他说,他想学杀人可以,但有个条件。“你不能辍学,至少高中得毕业。”田崎眨巴眼睛惊疑地瞧他,大抵是想不到从一个不良少年小混混的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班里又有谁加入了帮派,逐渐就不会再去学校,哪有一边读书一边杀人越货的道理?但神永说,那些你别管,总之你得完成学业,最好能考大学。

上...

04 Feb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7

7.


阿久津位于城郊临海的宅邸戒备森严。追逐着夜幕降下,几道影子无声无息地在院中穿行而过。

早先实井几人商议推测,由于沃尔夫的突然介入,阿久津的精力应当会被分散。三好这回的意外情况想必同结城有关,神永他们这些年同警方暗中做了不少排布,也正是为了在恰当的时机应对荒岛监狱上可能的突发状况。而实井便打算趁这个时候从另一个方向突破,既是试图从根本上解决悬在他们头顶的危机,也是为了结横亘在他心中的久长困境。

为了尽量不提前惊动护卫,他们将手下人安排潜伏在外围各处听候指令,只有田崎实井与甘利三人悄然潜入了宅院内部。现在他们离闯入宅邸只差最后一道门,而岗哨的探照灯正三百六十度无间断地旋...

31 Jan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6

6.


荒岛监狱建在岛上的山岩内部。岩洞内昏暗,人工开凿的错综岔道构成迷离繁复的迷宫网络。沃尔夫在三好的带领下走在阴湿洞穴内,石灰溶液滴落的声响不时在甬道各处奏鸣。

猎手在追逐猎物的过程中,也随时可能会被对方诱惑。这样的想法袭上心头的同时,四面霎时间烟雾骤起。

沃尔夫像是就在始终等着这一刻一般,抬手拔枪扣动得毫不犹豫,却未能听见击中猎物的反响。

“带您前来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三好轻快的声音伴随迷雾送进沃尔夫的耳朵里,“接下来,老师自会让人引领您过去。”

他所说的“引领”随之而来:枪声从四处迷雾中响起,并不致命但依然密集的火力逼迫着他们向仅存的空隙方向移动。烟雾渐渐在消散,沃尔夫能...

21 Jan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5

突然发现这文目前电脑里的文档已经7w字了...惊吓,这个写完的话估计会是我填过最长的坑了...

还是单纯地跑剧情,临时加了点私货(?),感谢三轮爸爸的子承父业(合十

----------

5.


“这次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海边礁石滩涂上,晨曦的雾气弥散着沉降。结城遥望着远方天际,而后不知打哪儿掏出一样物什朝神永抛过去。

“既然要走,有些东西我就用不上了。这个你拿着,就当是饯别礼吧。”

小小的反光划开一道抛物线,神永抬手抓着了它。一枚印章。神永翻覆地看了看,“这是做什么用?”他问。

“无条件动用我在这座城里所有人力、资源、以及一切秘密渠道的口令钥匙。”结城说,“...

09 Jan 2018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4

突然amht

---------

4.


波多野驱车来到甘利和艾玛的居所时,屋门开着,屋里没有人。他在室内转了一圈,从窗户瞥见后院有人影,他正打算过去,书房里响起手机的来电铃声。波多野迟疑了一下,先走进房间里去拿起甘利落下的手机,来电提示显示的是实井。

“喂,”波多野接通了电话,“那个,我——”

“波多野先生。”听见他的声音,对面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立刻平静地打了个招呼。

“甘利他好像在院子里……你等一下,我去喊他。”波多野说着就要往外走,而实井的提高了点声音从听筒里泄出来:“波多野先生,请先别急。正好,我也有些话需要对波多野先生您说。”

这人的敬语还真是叫人烦躁。他按压下内心不...

20 Dec 2017

【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3

这章单纯地跑一跑剧情w


3.


晚间警局里没有什么人,佐久间一个人在里间办公室内加班。神永摸进来的时候他正全神贯注地研究一份调查报告,倏地一条影子无声无息地靠过来,佐久间差点给吓得一个惊跳起来,手边的咖啡纸杯哗啦一下翻倒。

“你、你怎么进来的,”佐久间手忙脚乱收拾桌子,惊魂未定地瞪着他,“外边值班的人呢?”

“我之前让小田切给支走了。”神永一脸理所当然,顺手拿过他桌上尚未被咖啡殃及的香烟盒,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要行动了吗。”小田切也悄默声儿地进了来,一面掩上门。佐久间来回看着他俩,舌头跟着思维一起打结:“行、行什么……什么行动?”

“越狱啊。”神永...

15 Dec 2017
1 2 3 4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