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谕 4

冰火paro,杨中心同盟修罗场。拖了好久终于把菠萝给放出来了,这章已经OOC且放飞到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4.书记官


王宫藏书室的保管员是个上了年纪的固执学士。再没有比一个宣誓跟书籍结婚又不通情理的老人更适合去看管书库的了,他把每一页泛黄松脆的书页都视若黄金,每天时刻蹲坐在藏书室门口的小桌子后面,像是巨龙守着藏在山洞里的新娘。

除了国王本人,王宫中只有一个人能同这位守门人闲话攀谈。这会儿午后的太阳懒洋洋地落下金辉,却只有几缕能够透过窗格子照进这常年阴暗的书库。但晦暗的环境丝毫影响不了屋里人们的好兴致,年轻的书记官正撑着膀子倚靠在桌前,帽子上的羽毛恰到好...

20 Jan 2019

【先杨】单亲老爸罗曼史 (3、4)

3.


先寇布跟杨的初识颇有点三流言情剧的味道:他走在路上的时候撞到了他。

准确的说,是杨自己撞在了他的身上。他那时候站在路边等信号灯,杨闷头从后面走上来的时候没有刹住。杨一手拿着一纸杯红茶,杯子被撞翻了,红茶泼在他的手上冒起热气。

先寇布记得他当时一回身就看见一个冒冒失失的青年,一头黑发有些过长而微乱,眼睛由于手上烫伤的疼痛而眯起来。他的眼睛是黑灰色的。

先寇布对杨最初的印象,就是杨那双黑得显得眼珠格外放大的眼睛。人类是少有的巩膜不含色素的动物,因而虹膜的颜色就能更加突出。一种社交意味上的进化理论认为,这种特质能够让眼珠的视线走向更明显,叫人更易于读取他人目光中的信息。然而杨的...

13 Jan 2019

【先杨】单亲老爸罗曼史 (1、2)

现pa,大概就是带带孩子谈谈恋爱的傻白甜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突发的小脑洞,一写起来又变得特别长,于是它就变成了一个新坑......

-----


1.


先寇布有点不耐烦地摁了摁方向盘上的鸣笛。公路又塞车了,他就知道,在星期五的下午开车出门就是一场灾难。但是没办法,他现在必须得跑这一趟。他十五岁的女儿在学校里犯了点事儿:她跟高年级的男生打架,并且令人骄傲——不是,是令人遗憾地打断了一个十七岁男孩的鼻梁骨。

克罗歇尔小姐的人生前十四年都跟她的父亲无缘,如果不是她的母亲去世,先寇布都不知道他在这世上还有个喷薄而出的细胞意外存活了下来。虽然按照卡琳自己的话来说,她...

08 Jan 2019

神谕 3

冰火paro,杨中心同盟修罗场,这章是杨菲。这对应该是我在银英里最喜欢的一对BG了,新年就让老杨求个婚吧w

----


3.秘书官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第一次来到王宫的时候只有七岁。那是红堡举办的庆典舞会,不巧那日格林希尔家负责照看年幼小姐的佣人家中有急事,格林希尔夫人不放心将女儿交托给其他人,便带上她一同前去。

七岁的女孩还不能从热闹嘈杂的舞会中获得什么乐趣,而菲列特利加更不是那种能够安分乖巧地粘在母亲裙子边上的精巧玩具娃娃。她趁母亲稍不留神的时候就转身溜达了出去,她在螺旋的楼梯间快步轻跃,踩过华贵的绒地毯一直小跑到王宫花园里。

花园是一...

01 Jan 2019

神谕 2

冰火paro,杨中心同盟修罗场,这章主要是卡杨

---


2.御前首相


红堡在这些年里越发气派而井井有条,这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它有着一个出色的管理者。比起怠惰散漫的国王,或许御前首相才是最清楚红堡每一个角落的人。再守旧的贵族也不得不认同他的才能,但这也不妨碍他们议论说御前首相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地位都是源于国王的裙带关系——他本人倒从来不否认这一点。

毕竟,如果不是国王亲自任命,凭他一介平民的出身,连进入内阁都难如登天,又谈何坐上御前会议首席、在必要时行使王权的代理?


亚列克斯·卡介伦早年在学城进修毕业后依然留在学城里,平日负责一些助理教学与管理的工

20 Dec 2018

神谕 1 (冰火paro)

挺早以前就说想搞银英的冰火paro,磨了好久终于磨出来第一章....

杨中心的同盟修罗场,如果我能写完的话就会包含先杨卡杨杨菲杨亚尤杨,每一章就打这章涉及的主要角色的单人tag。

虽然说是冰火pa,但是我看冰火的小说也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并且还没看,所以只是强行借用一些元素,并且有无关私设,并不是正经的维斯特洛大陆世界观。

以上均可以接受的话w

-----


1.御林铁卫


华尔特·冯·先寇布初次踏足君临之时,维斯特洛的盛夏刚过,宫墙边的蔷薇正迎来这年第三个花期。

年初,常年战事频仍的河间地又搅起声势不小的叛乱,却最终被君临四两拨千斤地给轻易平...

12 Dec 2018

【卡杨】爱一只猫

*OOC,不甜,全是刀


我认为我喜欢他就像喜欢一只猫一样。

选择去爱一只猫是一个很讨巧狡猾的决定。因为猫不属于任何人,不会对谁有所期待,你要是离开它也会随便你。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去接近它,知道倘若有一天你背弃它也不会感到愧疚。当然我从不认为我会背弃他,但我也知道我不可能让他属于我。

这就是我和杨威利之间的关系。


二十四岁的时候我在军官学校任事务次长,琐碎杂务堆满三大个文件柜,时常得加班到深夜。有天大半夜我也照例还在办公,手机接到电话,看来电显示是杨,接听过去却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女孩的声音:“您好,冒昧打扰了,洁西卡·爱德华。杨喝醉了,您方...

01 Dec 2018

因为写文救不了冷CP(不是)就想开个子博发图........

但是画得好差啊哈哈哈哈不管了我就想爽一下自己(。

就在这边转一下,以后如果有再涂鸦就都丢在这个子博里(取名字的时候觉得我是真的没有吃药

一粒药丸:

杨:学长睡着了……我们偷偷在他脸上画王八吧!

尤:不可以这么做啦提督......!


私心打一个卡杨的tag

18 Nov 2018

【卡杨】艾尔·法西尔的英雄 15 及 尾声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这一年的初雪细密地下着,夹杂着烟火碎屑盛大无声地飘落下来。卡介伦看着杨站在那里如同站在谢幕的舞台中央,他们之间像是隔着一层不真实的屏幕。

“既然我说过你要想吵架我们回头慢慢吵……”他苦笑着对杨说,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并未感到多少震惊,他甚至异乎寻常的平静,“那你来吧。”

而杨轻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跟你吵架。我知道我讲不过你的。”

“那个……我...

19 Oct 2018

【卡杨】艾尔·法西尔的英雄 14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强撑着从电梯暗道里出来走到政府大楼的大厅,那之后的事情对于卡介伦来说就很不明晰。他只记得周围过路的政府人员惊愕的眼神,而有什么人遥远地在喊他,纷纷扬扬的浅红头发闯进他的视线里。

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清晨。他稍稍撑起一点上半身坐起来,正瞧见卡琳推开门走进来。

“我们找了这个临时屋,应该比较安全。”她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尤里安担心您留在这里会被海尼森清...

13 Oct 2018
1 2 3 4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