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田实】鸽舍

算是浊雨之城背景下的田实衍生...因为单纯的谈恋爱(?)好像在正剧里没什么适合的地方放,就单独写一写w

------------------

鸽舍

 

鸽舍落成的那一天,实井头一回主动提出要去帮忙把鸽子搬运进去。

他原本对那些灰白禽类毫无兴趣。那笼鸽子是他们某次缴获的战利品里的附属物,原先的主人拿它们在特殊情况下打信号。清点货物的那天,实井蹲在鸽笼前跟那群咕咕叫的鸟儿你来我往地逗弄了一会儿,起身面不改色地说,杀了吧。

田崎那会儿正拿着清单一个个比对着画对勾做记录,听见这话就抬起头来,“都杀了?”

“都杀了啊。”实井自觉理所当然,“我们又没有拿鸽子打信号这怪癖。驯养的家鸽飞不走,放了也不一定就能在野外活。不如痛快点杀了吧。”

他觉得自己挺有理有据,田崎却不言语。过了一会儿实井就妥协摇头:“算了,你想养着也随你。”

过了两天实井见田崎闲着时就在画玩具屋似的草图,还着人找来木板电钻铁钉榔头。他问他这又是要做什么,田崎说想修一间鸽舍。

“差不多就行了,”实井点到为止地提醒他,“你要是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把红茶煮过了头,我会生气的。”

田崎当然不会真的顾此失彼。鸽舍在有条不紊地建起来,而端给他的茶水也依旧是他最钟爱的温度。他托着精巧昂贵的白瓷茶杯从窗户往院落里看,就能瞧见田崎不时忙碌的身影。

在有些奇怪的事情上,田崎会表现出与他惯常性格不符的热衷。实井揣测这大约因为田崎总是想要去保护些什么。实井有时觉得他确实很好笑。而一旦念及“自己”正处于他想要保护的事物之内,实井就觉得更加好笑。

“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就会在这种地方。”在属于他们两人的所谓“命定的”、“际遇般的”那一刻到来之时,他曾经哂笑着问田崎。而对方温和地微笑着说:

“兴许就是为了等着遇到你吧。”

 

鸽舍不大,半层楼高的架子上搭了个坡顶小木屋,实井评价说是“架在半空的鸡窝”。田崎站在梯子上,实井从原先的鸽笼里一只一只地掏出鸽子递给他。

“难得你会愿意做这种事。”在接过实井递来的又一只温热轻颤的灰鸟时田崎说。

“偶尔也要顺应你一下嘛。”实井仰着头冲他笑,“因为我还要利用你啊。”

“会有人跟被利用的人这么说吗。”

“你又不是别人。”实井轻快地道,“就算这样告诉你,你也会任凭我利用。”

鸽子在他手中痉挛似的一挣,田崎才发觉自己手上力道有点大。他放松了些安抚略微受惊的鸟儿,待到把它安然放进鸽舍里,这才朝实井转过头。

“就这样相信我吗。”他问。

实井就歪了歪头。他说怎么办呢,我就只能相信你啊。

“你知道,单凭这句话我就没法放开你的吧。”田崎的语气有点无奈。

“对呀,”实井歪着脑袋笑得理直气壮,“当然不能允许你放开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捧着下一只白鸽。“希望他别下一秒就拧下鸽子的脑袋。”田崎隐隐约约地想。

不过,就算他这样做,自己也不会责备他吧。

在意识到自身已经深陷其间时,就意味着早已失断退路了。可是为什么呢,即便对他的狡猾和残忍全然知晓,却还是认定他比任何人都更柔软脆弱。

不管他做了什么、想要做什么,只要他说还需要自己,他就绝对不会背弃他吧。

“哗啦。”

实井忽而张开手臂,让鸽子顺势扑腾着飞向天空。田崎转头同他一道注目着,那白羽小鸟在半空绕了个小小的圈儿,实井再度伸出手,它就应允地落回他的手掌。



END

03 Jun 2017
 
评论(10)
 
热度(21)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