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10

居然坚持到把第一部分完成了...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10.


他们见到死人。

头一回直面死亡,是刚进入组织没多久的时候。两个少年不过十岁出头,跟着老师结城一道行动,半道撞上了其他帮派的火并。

尸体从他们面前的矮墙上翻到下来。流弹击中了他的头颅,他一声不响地坠落,脑袋触地“噗”的一声如西瓜迸裂汁水飞溅。

快跑。快跑。心中是这样想着,身体却不听使唤。结城催促的喊声他们听不见,四肢发冷动弹不得。结城皱眉,转回身拦腰一手一个捞起他俩就跑,像是挎着两只麻袋。

如今提及的话不会有人相信三好小时候爱哭。他哭的时候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只是抽鼻子轻啜。

“不、不要害怕!”神永同样被吓得面无人色,却还逞强着扭头对三好说,“不管遇上什么危险,我都会跟你一起死的。”

“……我不要。”三好抹了抹眼角瞪他,“才不要你一起死。”

“要一起!”

“不要!”

“闭嘴,你们两个。”结城不耐烦地吼,两人不再说话,软软地趴在他手臂间,结城自觉仿佛捞着落水的猫狗幼崽。

“有点出息行吗。”结城的语气责难,眼神却不自知地柔和起来,“死什么死,都不许死。”

 

田崎看着走到他面前站定的少女。

艾玛·格伦站在他身前,十二岁的女孩站着同他坐着的视线平齐,却让他感到她不容小觑。

“请您回去吧。”艾玛一手无意识地攥着自己的衣角,声音微微颤抖,但态度坚决,“您说的条件,我不能接受。”

“艾玛!”甘利神色惶急地站起来,“你在说什么?你根本不清楚——”

“我会留在这里,不会逃也不会躲。”她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甘利。

“别胡说了!”甘利几乎是在吼她,“你当然不能留下来!”

然而田崎抬手拦下了他。

“你不能代替她做决定。”田崎说,目光对上艾玛的眼睛,“所以,你确实认真考虑过了吗。”

在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熟悉的光,于是他就清楚了。这是曾经神永在他眼里看见的东西,也是他在第一眼见到实井的清澈双眼时就窥见的情愫。这种感情,一旦滋生就终其一生也无法消除,即便得偿所愿也不会让人轻松卸去枷锁。

那就是,复仇的杀意。

“我明白了。”田崎站起身,然后做了一件让在场的另外两人都惊讶不已的事情。

他朝艾玛郑重地伸出手,像在提出一个平等的握手建议。

这是认可。甘利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已抢先一步扯过田崎的手臂。

“你不能……”他来回看着田崎和艾玛,“田崎,她只有十二岁!你还记得你来是要做什么的吗?你得阻止她!”

“抱歉,”田崎紫黑眼睛里是深浓的无奈,“我没有办法这么做。”

最初神永想要阻止他,后来他想要阻止三好。田崎想着,可最终又如何呢,他们谁也拦不住谁。

在甘利委顿下来的目光中,田崎隐约看见交织着将他们这些人网罗其间的丝线缠绕着的轴心:想要保护所爱之人,想要让某个人幸福。这份愿望如此简单,却又奢侈得遥不可及。

甘利感到一个轻柔而有力的交握落在他的指间。他的小女孩握住他的手,转过脸来对他展露粲然笑靥:“没关系的,爸爸。我会把格伦家重新建立起来的。”

 

佐久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直到走出会议室来到洗手间里,他才意识到自己后背渗出的汗水已经把衬衫衣料都粘在了背上。伸手往感应龙头下面接了一把水,凉水泼在脸上带来久违的清爽放松。

波折不断的谈判持续了比他预想得久长,但终究还是结束了。和谈终了的契机是中途实井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以后,他以依然温和的笑容说,他接受同格伦家进行合作,随后的细节将由他们双方后续再进行商议。而佐久间这回的任务也算是顺利完成了。

他摸出口袋里的硬卡片,拇指摩挲过那上面印着的“真木克彦”和“伊泽和男”这两个虚假的名字。在先后离开会议室之前,那两人都不着痕迹地把名片放进他衣袋里。拉拢警察建立私交,在他们眼中,不管他在谈判桌上有多么划水,他的身份本身就具有价值。

摆弄着名片佐久间微微皱眉。他依旧想象不出,往后他面对的会是怎样的局面。但显然非黑即白的思维早已不再适用,想要在这里生存,他也必须学会变通。不管怎样,他可不想真的沦为摆设傀儡——或者更糟些,沦为弃子。

 

“神永。”

在走廊上三好叫住他。神永一个人倚着栏杆抽烟,往外是酒店大堂的水晶吊灯,没有海景可看。他看上去似是就在等着他。三好的神情冷淡,而神永转过头看了看他。

自己终究拿他毫无办法。对视的时刻,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相互想着的是同一件事情。

三好手里拿捏着一根烟,也不点上,只是在指间来回折弄着。过了会儿,神永靠近了过去。

“你知道,你留下来并不会让我感到高兴。”顺应着让神永把烟点起来的时候,三好闷声说。

“我一个人逃走,你就高兴了?”神永把借火的香烟重新塞回嘴角,“你觉得那样我会高兴?”

在交汇的目光里他们清晰地明白,彼此间的分歧永远无法抹消。这是自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的事情,身处险象环生的危局里,越是想让对方远离不幸,就越是制造出新的不幸。

神永靠得太近了,近到三好足以用手中的烟味去熏染他,也近到三好在某个瞬间想要去触碰他。三好稍稍向后撤了撤身。

“我不会跟你走。”他说,“我在这里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神永半低着头。他伸手握上三好拿烟的手,掌心包裹住他熟悉的手指。是这只手握着枪扣动扳机,让子弹射入他的胸膛打开逃离炼狱的路径。可是他不会走。就算说他意气用事也好,手段卑劣也好,他也要留在这里,哪里都不去。

“相信我。”神永说,“我也相信你。那总有一天……”

同根基牢固的阿久津组织相比,不论是艾玛·格伦,还是实井,他们双方想要做的都无异于以卵击石。滂沱暴雨随时倾泻,谁又知道沙石下的蚁穴能否抵挡冲击。但总有一天,这座城市的雨水会停下来,而他们就能找到一同去往的地方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呢?这个世界那样大,时间那样漫长,定然会有一个点能够去安放两个人的爱。

到了那个时候,神永想着,他们一定会能等到那样的时候。

他转过身,听见身后三好亦转身离开的动静。他们朝着相反的方向背离,唯有香烟的味道还停留在原处挥之不去。



第一部分 完

TBC(?)

--------------

全员群像真是好难写,既想写每个人的故事又想突出神三的感情线,结果感觉第一部分结束还只是交代了个背景,什么都没讲清楚_(:зゝ∠)_

总之感谢阅读!我们第二季(???)见(假装会有第二季

01 Jun 2017
 
评论(6)
 
热度(3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