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09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9.


“内海先生。”

自临海的露台向远方眺望,天空与海面显露出盛行西风卷起气旋的征兆。辛西娅·格伦仰头望着遥远的海天交界,转头对身后的人浅笑了一下,“感觉自己就要被风暴吞没了呢。”

“确实要变天了。”男人走向露台通往屋内的门口,一手推开门候在那里,“还是回屋吧,夫人。”

辛西娅依言从露台边走回来,在他身边停顿下来。

“我曾经,不想生下那个孩子。”她没有由头地这样说,而他静静听着,依旧替她把着门。

“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不能给她安稳幸福的生活。我是如此不负责任又自私的母亲。”辛西娅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也还是只能提出这样自私任性的请求……”

“不用介意。”内海脩优雅绅士而又不显冒犯地托起辛西娅的指尖吻了吻,“是我这边自愿想要帮助您的,所以也请不要自责。”

因为,办法总会有的。

他握着通讯的此刻,心中回响的依然是自己一贯的信条。

“甘利,”他听见通讯那一头的声音,一如从前的温和有礼,却也滴水不漏,“我在门口。能进来跟你说几句话吗。”

甘利从小楼二楼的窗户向下看了看,语调轻松爽快:“当然了,田崎。”

 

会议室内,谈判继续进行着。

“你们想保留自身独立的意愿我很理解。在目标利益一致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选择合作。”实井态度意外的温和,“只是,我有一点疑问还希望能够明确。”

波多野冲他偏了偏头:“什么疑问?”

“无论如何也要保全‘格伦家’,这是格伦小姐本人的意思吗。”实井的目光扫过波多野又划过神永,“还是你们自己的主张?”

波多野面露迟疑。在他心里艾玛始终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他和甘利先前也压根没有想过要去问她的想法。再说,“艾玛会想怎么做”这个念头本身就很奇怪。

“是她本人的意思。”让场上氛围微变的又是神永的发言。

神永今天出乎意料的表现接二连三,波多野有些确实的疑虑起来。

“喂,你别随口就说,你又不知道——”

“我知道,”神永说得很干脆,“她之前跟我说了。她不想让你替她战斗,她要留在这里。”

波多野一时间怔忡难言,三好嗤笑的声儿插了进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在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不信的话你们自己去问她,”神永看向他,眼底泄出一丝嘲讽,“对了,你可以现在就联系田崎,叫他顺便一起问了嘛。”

他看见三好的眼角极其不满地皱起来,那是在他的计划被人看穿时才会流露出的神情。神永感到些许洋洋得意的自傲,随后却是被无法言说的阴郁笼罩。他相信自己依然能够像过去那样清晰预见三好的落子,却没有把握还能知晓他的心。

 

“让我们接手格伦家,往后你们只管远走高飞永远不会有后顾之忧。”坐在小楼简陋破旧的沙发上,田崎从容自若地对甘利说,“这不论对你和艾玛,还是对格伦家的那些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甘利笑了笑,有点感到好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这想法……还真跟神永想的一模一样。”

“神永……?”田崎想起他踏入这里时就隐隐觉得的不对劲,“说起来,他不在这里吗。”

“他去你们那儿的谈判了。”甘利说。

甘利不知内情,而田崎的心思瞬间早已想到很远。早先得知三好和神永已经碰过面时,他就觉得谈判不会像三好想要的那样顺利进行。神永最初会向甘利提出那样的建议,是因为那时候他对这里的纷争毫无兴趣,但现在可就完全不同了。他首先一定会不择手段也要想办法留下来,为此他会怎么做?

“不过,也是有些意外啊,你居然会直接来找我。”甘利丝毫不知田崎这会儿预感到的波澜,“那你们那儿的代表就是实井自己了?”

田崎犹豫了一下:“……是三好。”

甘利瞬间惊愕地抬起头:“你说是谁?”

“三好,”田崎重复了一遍。事到如今他也无需再隐瞒,“其实自那之后他就一直躲在我们这儿。”

“呵……”甘利也不知是感慨还是讶异地长长呼出一口气,“亏你能瞒他那么久。但三好为什么……”

“其实按照三好最初的意思,本来是想制造自己‘死亡’的假象,”田崎说,“但若是这样,只怕神永要么崩溃、要么会跟组织拼个鱼死网破。而如果以为三好下落不明,兴许他反而能脱离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田崎说着,语气神情转而有些尖利,“原本事情也是这样发展着的。”

“你是在责怪我么。”甘利敏锐地问。

“我当然不会,”田崎耸了一下半边肩膀,“虽然我个人不赞成这个做法,但这是三好的决定。现在由于你,神永又搅合进来了,难说三好不会对你感到不满。”

甘利嘲讽而不悦地哼笑一声:“他就是心思太多,满脑子弯弯绕。现在大家弄成这么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们谁也不信、都不肯把话说明白?”

“是谁信不过谁,你自己心里清楚。”田崎的目光毫不退让,“当初你不是也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甘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田崎自知自己这话有些重,甘利这样做终归是不想连累别人。但这不就也是不信任吗。就像三好那样,一心要把神永从这片危险海域里推出去,但神永未必就会领他的情。有的时候,允许某个人为了自己涉险,为了自己死——在田崎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信赖与接纳。

田崎非常清楚,信任终究是他们相互间的危机。即便过去他们一道出生入死,却也并非铁板一块。七年前的风雨、还有眼下的情形不就说明了一切?而田崎着实不喜欢这样。对他来说,在那天向他伸出援手的三人,也正是带给了他栖身的归属与希望。即便旧日时光不再莅临,若是哪怕能稍微缓和彼此之间的嫌隙……

“抱歉,我说得过分了。”田崎率先道歉,而甘利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旧账就先不提吧。”甘利眉头微皱,“只是现在神永要是跟三好撞上了,可就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也先不用着急,”田崎明白甘利在担心什么,这也是他所担心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跟你说的话才是最为关键的。不论和谈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只要艾玛·格伦一句话就可以统统推翻。所以,决定权还是在你、在艾玛。”

甘利还在思忖着,却瞥见田崎的目光忽而移动了方向。

他顺着他的视线扭过头,艾玛站在他身后,她出现得悄声无息,他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艾玛?”他唤她,而她没有看他。她目的明确地看着田崎,她的神情让甘利一时恍惚。

辛西娅。他禁不住默念这个名字。

“您刚才说,决定权,在我吗。”少女蓝色的眼睛像蓄积着风暴的平静海面。 



TBC

28 May 2017
 
评论(6)
 
热度(2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