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08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 

8.


酒店二层的会议室。到了约定的时间,会议室大门紧闭,有守卫立在门外。

会议桌旁,作为警局代表的佐久间感到空气异常的凝重紧张。在相互介绍握手而后落座以后,黑帮的两方人员就都一副表面和气内里剑拔弩张的模样。一边是一位优雅的少爷似的的人物,另一边是一个矮小个头的年轻人和一个看上去挺温和有礼的青年。这几个人怎么看都是再无害不过的良好公民,却一个比一个散发出暗流涌动的冰冷气息,这让佐久间感到自己闯入的危机或许比他先前预想的还要严峻。

“我们先听听警方这次的意思吧,”三好忽然出声打破了胶着的沉默,“佐久间先生,请?”

“诶?”佐久间一怔。不是说会是最后才轮到他发言吗,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咳,这个……”他轻咳一下,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一边迅速垂下眼皮瞄了一眼手中的文件,“不论你们双方之间达成怎样的协议,我们要求在过去与格伦家的协约的基础上、提升三个点的分成,在这个条件下我们将继续保证对港口所有者提供交易保护。”

“三点啊。”波多野轻轻嘟哝了一声。这个价码拿捏得非常精准,可不像是面前这个一脸不在状态的正直青年想得出来的,看来警局里边另有高人。

“你们所说的保护,也包括港口的买断权吗。”三好发问道。

“买断……?”佐久间下意识地低头翻资料,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个又是什么啊小田切你没提啊。

“想走港口这条路的不止一家,买断权就是说当还有别家想在这儿活动的时候,警方应当出面禁止。”神永一边解释一边看向三好,“这地方还不是你的就想着要买断了?你们能出多少?”

“出多少?”三好先是看看他,又看看波多野,眼中不加掩饰讥讽,“你们有资格来谈这个?”

“你他妈什么意思——”波多野一拍座椅扶手就要站起来,神永用力把他扯住了。

“你想白要。”神永盯着三好的眼睛。

“话不是这么说,”三好慢条斯理地喝茶,“格伦家现在的情况,这位小个子先生比我更清楚吧。”

“是波多野!”波多野怒目瞪他,“而且你也没什么立场这么说我吧?!”

三好转着眼珠把带有几分好奇的目光投向他:“我听说过你。在那样的形势下依然能够聚集起散落各地的残部,二十岁不到就成为格伦家实际上的统帅,重整人手死死占据最后的几处地方不放。你很厉害。但是,”三好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你手中的力量太过弱小,自身再强也发挥不出多少作用。而且你的长处是指挥对战,但往后更多的战场并不会是明面上的刀枪。你需要更强的力量、以及同更加善于谋略的人合作。这些我们都可以提供给你。”

“你说得很好听,但实质上就是要我听你们的,对吧。”波多野心里暗自冒火,但没有发作。倘若真有办法能确保艾玛的安全,也给他对抗阿久津的更强有力的助力,那要他暂时委身他处也并非不能。

“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们也有我们的条件——”

“不可以。”

被突然打断的波多野愣了愣,三好轻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而扬声插入谈话的人稍稍坐正了一些,一只手往桌上点了点,正冲着三好的方向。

“你们要合作可以商量,但‘格伦家’不会消失,也不会属于你们。”神永说。

波多野扭头对他报以疑惑不解的目光,神永没有回应,眼睛一眨不眨地持续盯着三好。

“你想怎么合作?”三好问他。

“很简单,你们投资。”神永伸手比划了一下,“出钱,或者出人手军火,到时候港口获取的利益按投资给你们分成。”

三好瞪他:“你当合伙开公司呢?”

“就是这个意思啊。”神永拍了一下手,“准确点说,是让你们入股。”

“都已经要破产清算了就不要挣扎了吧,痛快点让我们收购了不好?”

“哪有你这么收购的,空手套白狼啊?”

两个人你来我往完全没有别人插话的份,那边佐久间拿迷茫困惑的目光无声地投向波多野——“你们黑帮谈判都跟斗嘴吵架似的?”,波多野则用更加无辜的眼神回他“别问我啊,我怎么知道。”

“哐。”

两个正在用眼神交流的人身子一震,就看见三好一脸不耐烦地把白瓷茶杯用力掷回茶托上。

“你小心点别砸碎了啊一万五日元呢!”神永喊。

“闭嘴吧你。”三好理了理刘海调整呼吸屏息静气,“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都说了嘛,你们想直接收编也太欺负人了,要合作还可以商量——”

“我在问你。”三好加重语气,神情显出几分不同寻常的严肃,“你想要干什么?”

桌子四周安静了下来,佐久间和波多野也稍许变了神色,察觉到某种他们并不明白的凛冽寒意。

片刻后,神永低低地笑出声来。

“没人规定这游戏只有你们玩的份吧?”神永歪斜着咧起一边嘴角笑得顽劣猖狂,“实井想当这里的王那要看你们的本事,但别忘了,该是格伦家的,我们也一样不少地、会为我们的女王夺回来。”

三好眯起了眼睛,而波多野讶异地看了神永一眼。他这话这可就不单单是不妥协的意思,好像还有些要对抗的示威。不过波多野又觉得心底暗爽。跟人搞表面和气虚与委蛇不是他喜欢的,神永这话放得是有些逞口舌之快,但这反倒也是最合波多野原本的意愿。他猜想对面那一脸高傲的美人大概也没料到他们敢就这么大放厥词,瞧那对吊梢眼睛里面的不悦就足够令人心情大好。

不过,波多野想,也不知道神永怎么忽然态度这么强硬,之前也不见他很热心,现在倒是激进得反常。最初提出顺应对面意思的人是他,现在翻脸不干的也是他。还有称艾玛为“女王”……波多野对这个词感到骄傲的同时又隐隐有几分被冒犯的感觉。这人到底不是格伦家的,谁知道他在盘算些什么?对甘利他还算勉强信任,但神永……他得再观察观察。

三好站起身来。他远远算不上高大,但这个动作依然令人印象深刻、并向着四周散发出压制的气息。

“想干架吗。”三好抱着膀子睥睨众生地发问。

“这又是做什么?”神永没有动,“谁赢听谁的?不好这么搞吧。”

“只是让你脑子清醒一点。”

“我脑子清醒得很,”神永说着也站了起来,“看样子是你需要打一架来冷静冷静。”

那边波多野和佐久间都傻了眼,就这样看着这两人带着莫名的恙怒走到会议桌旁的空地。接着,非常干脆没有分毫犹豫地,三好直接迎头冲神永扑过去。

转瞬间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你发什么神经。”在相互拆解动作的间隙,三好压低了声儿说,“格伦家跟你毫无关系,你帮她争这些又图什么?”

“图你啊。”神永凑在他耳边,把自己的气息渡过去,“跟我走。说你跟我走。”

三好眼角抽动了一下,从唇边挤出两个字:“做梦。”

神永手臂一扯,两人各自后退半步。

“那就没办法了。”他说,“你不走那就换我留下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三好笑了一下,眉眼毫不掩饰嘲讽鄙夷:“已经出局的棋子,还想回到棋盘上来么。”

他看见神永眼睛里瞬间升腾起的真切怒意,若说早先神永的胡搅蛮缠都是冲着悬在他们头顶的冥冥命途,那现在这份怒意却是对着他的了。

“你是真的嫌我碍事。”神永看着他。三好看起来像是立刻就要说“是的”,他的唇齿翕动了一下,却没能发出声音。

会议室的门在这时候从外面被推开了。

“打扰你们尽兴了真是不好意思,”他们朝门口望去,实井正眨巴着眼睛意有所指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不过,我们还是回归正事如何?”

屋内片刻的静止后,三好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衣角,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实井就温和地笑着走进屋,他跟神永自然是不用相互介绍,两人彼此点了点头就算是招呼了。而后他把目光转向在场另外两个人。

“您是警局的佐久间先生对吧,而这位是……”实井只对佐久间颔首,就将注意移向波多野,“格伦家的‘地鼠’吗,久闻大名,幸会。”

他向波多野伸出手,而波多野没有回应。

“你既然听说过我,就应该知道,我非常痛恨这个叫法。”

“怎么,因为这个名号暗指你们被人追赶着、像阴沟地鼠一样逃窜?”实井纯真地笑着像天使一样,“这没错啊,本来不就是这样嘛。”

“喂,你这混蛋——!”波多野伸手就要去抓他的衣领,半道上却被实井挡下了。

波多野心中掀起些许的震惊,他根本没有看清实井是怎么做的。虽然他那一下本也没尽全力,但对方的动作根本就是轻巧到毫不费力。而且……

现在他们的手臂在半空中对峙僵持,波多野发现如果自己不动真格的话是无法更进一步的,而实井看上去也还非常的游刃有余。

“今天这里没必要打两场架吧,波多野先生?”实井问。

波多野咬了一下牙,收回了手。

“那么,我们继续吧。”实井毫不客气地在桌前主位坐下,柔和地微笑着说。



TBC

20 May 2017
 
评论(10)
 
热度(1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