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07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 

7.


警察局办公室。佐久间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敲打着键盘写报告,屋门被人敲了两下,他一边喊了声“进来”一边从电脑上抬起头。

佐久间警探长以前入伍过,退役后转职当了警察,按军衔直接给指派了一个地方警署不大不小的领导职位。原以为从军队到警局也不过就是换一个除恶扬善的战场,上任两个月,他才理解到在这样一个地方,警察和黑帮完全是一体两面狼狈为奸,进而深切地疑虑起了自己的人生走向。

推门进来的是下属小田切。小田切也曾经参过军,佐久间原本在这位经历相似的部下身上感受到与其他人所不同的归属感、并为之大感庆幸,而当半个月前小田切向他摊牌,亮明自己其实是各方帮派与警方进行沟通的唯一直接联络人时,佐久间认真地想要着手写辞呈。

“佐久间先生。”小田切向他打了个招呼,把手中一叠文件放到他桌上,“港口这边后天有一项重要谈判,需要你出席。”

“哦,你放这吧——什么?!”佐久间猛地站起来,又慌忙压低声音问,“谈谈谈判的意思是……黑帮的谈判?”

“是的。”小田切目不斜视如军人般有力地回答道。

“这不该是你去吗?”佐久间的问话有些无力,而小田切不为所动:“我的工作一直是将各方信息进行中转接洽,而一旦出现像这回这样的正式会晤,例来是由有足够级别的人员出面。现在来说,也就是佐久间先生你。”

“可、可是我什么都不清楚啊,我去了那儿我要干什么啊?”他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小田切温和诚恳地微笑了一下,这在佐久间看来感觉更不好了:“资料都在这里,稍微浏览一下就行了。到时候你只要像你平时那样全程装傻,最后拿出条件并表示不可退让,这样就行了。”

小田切说罢,毕恭毕敬后退半步,极为有气势又充满礼节地丢下结语:

“那么一切就交给你了,佐久间先生!”

直到小田切干脆利落地推门离开之后,佐久间捧着那叠文件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同时觉得自己似乎又被耍了。

 


酒店距离港口不远,既是实井等人这回暂时的住地,也是谈判会场的所在。三好从外面回来,走进大堂就瞧见田崎正站在装饰用的鸟笼前端详那些景观鹦鹉。

“你见到他了。”三好在他身边站定时,田崎头也没抬地说。

三好歪过头打量他:“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放了窃听器。”

“是的啊。”田崎满眼的坦诚。

三好眨了眨眼睛,然后田崎轻轻地笑了一下:“开玩笑的。”

“啊,那拜托你别再开玩笑了田崎,太不好笑了。”

三好说着就转身往电梯间走,田崎忽而绕到他身前:“你一定有被真的骗到,是不是?就算只有一秒。”

“行了吧,多大人了。”三好摇头轻笑,“以前你每次学到新把戏都要拉着我看,这个毛病我还以为你已经改掉了。”

田崎意味难明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呀,”三好轻快地说,“跟神永学了些什么,然后跑来让我看,我就会告诉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技巧。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清楚?”

“嗯。之后我再去找神永,他就会一边反驳一边改进出更厉害的做法来。”田崎话里有话,“我那时候觉得,你们其实都很乐在其中。”

三好若有所思地看看他:“有什么话你直说吧。”

“你完全可以跟他走。”田崎就说了,“他一直很想念你。你也想念他的。”

“他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一点都不——”

“复仇不是了结,也不可能让你得到解脱。”

三好停下脚步。田崎的眼神认真,含着几分热切真挚的劝慰意思。

“这是神永以前跟你说的?”三好问,用的是陈述的语气。年少时神永曾跟他说,田崎始终还是更接近光明的那一方,阳光下的自由天空才更适合他。三好那时不置可否,但他确实认为神永说的是对的。

一个天纵才华的好孩子,却终究不得摆脱淖泥污浊的环境。债台高筑的父母被人逼死,少年人又如何能独自抗衡?在他又一次跟人周旋的时候撞上了阿久津团伙里的几个人,正是三好神永和甘利。他们顺手替他解了围,而他在他们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喊住了他们。他问,我怎样能加入你们。

骤然失去一切的少年被放高利贷的家伙纠缠追债,走投无路想要投身帮派寻求庇护,这样的事情也很寻常。甘利立刻就要爽快地大喊欢迎,但神永拦住他走上前。

田崎记得那时候神永笑着却一点也不是轻松的神情,他问他:“你会开枪吗。”

田崎摇头,“但你可以教我,”他说,“我学东西很快。”

神永回头看了看另外两人,像是在征求意见。三好一脸无所谓,而甘利有点不耐烦地催促:“就让他一起嘛,正好我们缺个人凑牌局啊。”

田崎就是这样加入的组织。后来神永在教他用枪的时候跟他解释,为什么对于他的加入请求那样的再三犹豫。

“你的眼睛里有仇恨。”神永这样说,“但复仇不是了结,也不可能让你得到解脱。”

田崎愣了一下,而神永把上了膛的手枪递向他:“你或许是个好学生,但杀人可不是什么值得学的事情。”

明明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明明时常摆出随性顽劣的举止,却在那时候露出那样凝重的表情,神色郁郁地跟他说,好好想清楚了,一旦扣动过扳机,你就没法回头了。

“那家伙就是这样,”三好流露出一点点怀念的神色,“但我没他那么善良。”

“你总说自己不善良,”田崎轻微地叹了一口气,“不善良的人,会宁愿假装自己下落不明,也想要他好好活下去吗。”

“我说的是实话。他就算被人卖了也不会生气,不像我。”三好笑道,“我睚眦必报嘛。”

田崎摇了摇头:“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也劝不动你。”

“你也别劝我,”三好说,“就算现在再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决定加入组织、杀掉仇人吗?”

田崎说,没有一点犹豫地:“会。”

三好就耸了耸肩,一切不用多言了。

 


神永在回到小楼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被他驱车撞碎的玻璃大门前,艾玛一个人蹲坐在那里,看见他回来,她就起身朝他跑过去。

“是你跟爸爸说,只要那边保证我和爸爸的安全,就把波多野他们交过去吗?”她跑到他面前就问。

神永愣了愣,女孩的眼睛里微微闪光——某种感受到被背叛似的怒意。

“不是这个意思。”他蹲下身向她解释,“波多野他们不是人质,只是会去一个更能帮助到他的地方。”

艾玛低下头,他看见她放在身侧的手轻轻握拳。

“以前我很多事都不懂……”艾玛声音低微,但语气很坚决,“我知道爸爸是为了我好,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是妈妈、格伦家……还有人在为了他们、为了我坚持在这里,我却要抛下他们自己逃走吗?”

在听到艾玛的问话瞬间他忽然失神。几个与当下毫不相干的片影闯到他眼前:

三好拿枪瞄准他;三好说,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我明白了。”他喃喃地说,“没关系,这事交给我吧。”

走进小楼后他很快找到甘利和波多野。他们看起来似乎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和解,这会儿正在就谈判的事项进行具体的协商。

而神永走了过去。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做法是否正确,但他知道他必须要这么做。

“啊,你回来了……”甘利朝他打招呼,在看见他的神色时表情一僵。

“后天的谈判,我要去。”他近乎发狠地说。



TBC


13 May 2017
 
评论(7)
 
热度(26)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