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05

前文:[01] [02] [03] [04]

-------------------

5.


历经少许的闹腾之后,小楼里面现在归复安静。甘利已经被松了绑,顶着一脸淤青伤痕跟艾玛絮絮叨叨地说话。波多野这会儿不在,在艾玛和神永同他们汇合后不久,他就接到了对面寻求交涉的请求,现在还没回来。

经过这些天的奔波和持续的紧张,女孩也很有些疲累,现在终于完全放松下来,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接连打起了呵欠。屋子靠墙处有几张破旧沙发,甘利安顿她睡下,而神永沉着脸把他拉到一边。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的?”神永问,脸色依然很不好。

甘利笑道:“小瞧我啊,我有我的情报网嘛。”

神永撇了撇嘴:“我躲起来可不是为了给你擦屁股的。”

“我这不也是一时情急没办法嘛。再说除了你我还能指望谁?”甘利掰着指头给他数,“我们五个人,实井是不用想了,田崎直接是追捕行动的总指挥,而三好——”

他猛地停口,小心地窥视了一下神永愈加阴沉的脸色:“……你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神永摇了摇头:“按田崎的说法,组织那边也不清楚他的下落。我和三好都被划为‘失踪待搜查’,预警级别没你高就是了。”

甘利苦笑一下:“我恐怕是‘叛逃待处决’吧。”

“不过田崎对我说不了谎,”神永耸了一下肩,“他还知道些什么,只是不肯说。前两天我去见了他,总觉得他像是有什么隐情。”

“你说什么?!”甘利猛地一惊,“你你你就直接把自己送到敌人门口啊?”

“敌人?”神永重复了一遍,又想起那日田崎冷静至极的眼睛,“已经是这样了吗。”

“你别觉得我说得过分。”甘利摆了摆手,“老实说我现在信不过他。实井那是什么身份,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清楚吗?这几年他想要做什么,谁都看得出来吧。田崎是他的人,他们想要拉拢格伦家的残余力量——”

“我对那些利益斗争没兴趣。”神永打断他的分析,把自己扔进另一张破沙发里,“总之,你还没死,你的小姑娘也没缺胳膊少腿,”他冲睡着的艾玛举手致敬,“现在,如果你们没别的事儿,那我可就要功成身退了。”

“说得对。”高昂清脆的声音撞进来,两个人扭过头,就看见波多野风尘仆仆大步流星地回来了。

“交涉完了?”甘利问。

“完了。”波多野简短地说,转头向神永,“现在外边的路障都撤了,也不会有人再开枪。你可以走了。”

“很好,”神永如临大赦,从沙发上弹起来抬腿就朝自己那辆可怜的汽车走去,“那么我就——”

“你给我站着!”甘利头疼而火大地吼道,“急着跑什么,过来!”

神永回头目瞪口呆:“你吼谁呢?”

“就你啊。”甘利扯着他的膀子把他扔回沙发上,“你坐这。”

“我凭什么啊!”神永骂骂咧咧就要站起来,“我跟你说,你让这个丫头跑我这来搅和一圈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现在人都嫌我外人碍事了我还赖着不走干嘛?小矮子你说是吧?”

他扭头向波多野寻求外援,对方捏了捏手指骨节发出清晰脆响。

“是啊,要不要我直接把你打出去啊不用客气?”波多野咬着牙咧嘴假笑。

“行了都别闹了。”甘利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往日里要商谈正事,他可都是一贯划水,怎么现在全场成了他一个人最严肃认真?这一定是因为——他忍不住又瞪了神永一眼。

“你瞪我干嘛?!”神永立刻又要嚷起来。没有人管着,这人就像在借机撒野发泄,甘利现在发自内心地无比想念三好。

“波多野,”甘利拿出主持大局的气度来,“交涉的结果是什么?”

波多野皱眉不爽地看看他,像是对于被人使唤有点不服气,但还是把情况简单陈述了一遍:

对方提议,后天晚上同他们、还有地方警察局的人,进行三方和谈。

“警察?”神永扬了扬眉毛,“啊,那些家伙还真是无利不起早。”

几个人心知肚明,警局名义上是参与和谈,说白了就是想来分一杯羹。格伦家虽然被灭门,但他们家族手中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成为阿久津的战利品。城市最重要的一处走私渠道,即现下波多野等人身处的港口,正是依然被格伦家的人占据的据点。能够死守这条商路,同格伦家多年渗透在警方的影响力自然分不开,此外像波多野这样忠于格伦家的人不在少数,即便这几年里艾玛下落不明,他们也始终将她视为无形的领袖象征。阿久津动不到这一块儿宝地,风户就只能想办法把艾玛·格伦抹杀,而实井想要做的则是抢先将格伦家残部、连同他们手中的资源据为己有。警局多年来看似庇护格伦家,其实也早就动着谋下家的心思,一方是树倒猢狲散的残余,一方是势头正猛的新秀,谁占上风这点不言而喻。

眼下的局势倒也清晰明了,只是不管怎么发展都似乎对格伦家不利。波多野却是一脸不耐烦:“要谈就谈,谁还怕他们吗?”

甘利摇头:“要谈判那多半就是跟田崎了,你可对付不了他。”

“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啊?”波多野立刻炸毛,甘利一脸意料之中地摊了摊手:“你看,就你这样一激就炸的,怎么去跟人谈判?”

“那就靠你了呗。”神永事不关己地来回看看他俩。而甘利依旧摇头:“谈判桌上我还真不敢保证能赢田崎。不过有一个人或许可以。”

“谁?”波多野问。

“你。”甘利指着神永,非常认真地说。

 


港口附近另一边,临海的围栏隔开海岸和天际。观景休憩的长椅上,坐在那里翻阅书本的青年(或许是少年?他有着一双近乎稚嫩的眼睛)看起来完全是学生模样,与他同行的另一个人则背靠着椅背悠闲地斜斜站着,有海鸟自半空中低低滑行,他就伸出手去。

实井翻过一页书页:“香烟灰是吸引不到海鸥的。”

“太阳底下看书会伤眼睛。”三好前言不搭后语地回他。

实井笑了一下,把书合上:“听说这回他也被牵扯进来了。”实井说得含糊,知道三好听得懂。

“嗯,应该是甘利找他帮的忙吧。”三好一点也不惊讶,“没什么,他把艾玛·格伦带回甘利那儿以后就不会掺和这事儿了,权力纷争的事情他没兴趣。”

“很了解嘛。”实井揶揄地看了他一眼,换了一副难得有点良心的神情,“机会难得,不去看看他?”

“笑话。”三好吸了一口烟,脸上还挂着笑意,但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的意思分明。实井倒也没抓着不放作弄他:“那后天就交给你了。”

“其实让田崎搞定就行了,犯不着特意找我吧?”

“也不能总让他太操劳啊,我可是会心疼的。”实井用一点也不担心的口吻说。三好笑他:“你还有心吗。”

“比你少那么一点吧。”

两个人斗嘴点到为止,三好稍微转头向实井:“不过,这次还是要动用田崎一下。”

“你想要他做什么?”

“和谈只是幌子,后天我把格伦家的人拖延在这里的时候,让田崎去找甘利。”

“万一甘利直接就去谈判了呢?”实井问。

“那正好啊,那就我跟他谈。”三好把香烟捻灭了,掸掉烟灰把手揣进口袋里,“甘利只想一门心思带女儿跑路,只要我们跟他谈妥了,把格伦家的那些人名正言顺划归到你手里,我们就保证他俩一世安宁,连风户也动不了他们,这他肯定同意。到时候艾玛·格伦发话,那些散兵游勇还能说‘不’吗?大家自然皆大欢喜。”三好一边走开一边挥了挥手,“这活儿好没意思,我找地方喝酒去。”



TBC

----------------

终于把三好放出来了(长舒一口气

07 May 2017
 
评论(11)
 
热度(23)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