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遗孤 04

三轮爸爸摸了amht一家三口w超开心!

从这章开始会出现这篇文里面最重要的几个奇怪的家庭伦理关系....可能会很雷,谁叫JG这么多人我就随便逮着用了(喂)

老实说这个故事已经不太能说是单纯的神三了....嘛,随便吧.....

前文:[01] [02] [03]

-----------------------

4.


一栋临近港口的废弃小楼里。

楼外面百米开外的地方设着路障,两拨人马正在对峙着。双方虽然还没到动武的地步,但胶着的气氛已经满含火药味道。

“搞清楚现在围在外边的到底是谁的人了吗。”发号施令的小个子有着一双过于明亮的眼睛,即便带着一脸厌烦的表情,也不减他引人注目的神采。

“可以确定不是风户,具体还在查。”他手下的人回复道。

波多野有点不耐烦地咂了一下嘴。

阿久津。他拧起眉毛,这回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他们得逞。

这座城市的黑帮结构复杂庞大,阿久津正是统领其中一大黑势力组织的头目。这人如今不大亲自出马,现在主事的是他手下二把手风户哲正。阿久津有两个异母儿子,各自随母亲的姓。长子叫蒲生次郎(这名字也是为隐瞒身份的刻意为之),如今名义上跟着风户行事,实际也就是在学着接手未来对组织的领导。而小儿子据说是情妇所生的私生子,传闻里只有“森岛”这么个不知真假的姓氏,多年以来关于他究竟在哪里、甚至于这个人是否当真存在,都是重重秘辛之下叫人拨不开的迷雾。

然而这几年似乎有些不一样。有一股新生势力在阿久津组织内渐渐崭露头角,他们行事往往出人不意,在遇到冲突时甚至不介意触动到自己人的利益,做派也与组织内其他派系不同:他们做事更高效、手段更干脆、行踪更诡秘。

虽然外人没有任何实据,但人们都在猜测,在这股势力的背后就是阿久津的私生儿子。城市的黑帮组织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阿久津团伙内部呈现出的微妙关系,特别是蒲生次郎的处境,都叫这一整座地下王国的人密切注目。

但这些都不是波多野关心的,他调查阿久津和他的组织,是为了尽可能全面地了解自己的敌人、进而消灭之。

他不会忘记曾经有过这样一片乐土。花园篱笆缀满粉白蔷薇,初夏的白云如油彩落在碧蓝天幕上。少年十七岁,个头虽小但身姿矫健,相信自己只是身高发育晚熟。他一双眼睛在阳光下如琥珀般熠熠生辉。那时候的他既是格伦家小姐的护卫,也是兄长般的玩伴。

波多野。艾玛奶声奶气地叫他的名字,待会儿跟他们打架,你肯定会赢吧?

他就信心满满地笑道,那是当然的啦,公主殿下。

“例行比试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可不是随便打架哦。”身后有人走了过来,波多野回过头立刻收敛了神情。

“夫人。”他低头要退到一边,被她阻住了。

辛西娅·格伦永远面带端庄的笑意,她盘在脑后的金发就像阳光。“别总是这么客气,”她微笑着把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我们可是一直把你当作自家人的。”

他们都是那样温柔的人。虽然生长在掌管着走私偷渡的黑帮家族,但都是不会伤害无辜的好人。

这样的人,却被杀害了。波多野紧紧地握拳。那些把他的信仰和光明夺走的人……他不能原谅那些人。

一面这样想着,他的脸色更阴郁了几分,一面转身走到那个人面前。

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绑着一个人,见他走过来,就抬头朝他笑了笑。

“我能要杯水吗。”甘利问。

他一句话不说,先举起拳头朝人一边脸上砸下去。

“我再问你一遍,”他紧盯着对方那双即便在这样的处境下也依然游刃有余的眼睛,“艾玛小姐到底在哪里?”

这小个子力气还挺大。甘利啐去一口血沫,裂开一嘴血胡淋啦的牙笑道:“我让她去安全的地方了。”

“安全个屁!”波多野甩出一叠相片,那上面正是被扫荡狼藉的前田相机维修店,“我们追着那帮家伙赶过去的时候,那边就已经是这样子了!这家店里的是什么人?他把艾玛小姐带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甘利反倒露出更为放心的神情,“不过,既然她顺利去了他那里,就不用担心了。”

“混蛋,我可是忍你很久了。”波多野捏了捏握紧的拳头,“我费了这么多功夫好不容易找到艾玛小姐的踪迹,结果这几个月你一直跟我兜圈子到处跑,现在阿久津的人半路杀出来,你也不让艾玛小姐来找我们,你想干什么?”

甘利亦毫不示弱地朝他瞪回去:“当年你们格伦家里边就窝里反,我又怎么信得过你们?”

波多野一把扯过他的领带,显然是被戳到了痛处,再开口便是咬牙切切:“我绝不会背叛格伦家,而你,倒是阿久津那边的叛徒。”

甘利像是想要说什么,还不待他开口,就听见小楼外面传来接连好几声拉长了的汽车鸣笛。

 

在连续按下汽车鸣笛后,神永松开手,如预想中的那样看见前面原本相互对峙的两拨人都疑虑犹疑着朝他这边看过来。

“你是怎么就知道爸爸在这里?”艾玛坐在副驾驶扭头问他。

“我前两天不是跟你说,去找追捕甘利的人了吗。之后我就监听了他的手机,情报他都直接共享给我了呢。”神永说。艾玛小小地赞叹了一声,他冲她自鸣得意地笑,在混熟了以后艾玛很快就发现他性格里的顽劣,果断转头不搭理他了。

不过,神永自己在心里犯嘀咕,手机被入侵这事田崎不可能没有察觉。就算他当时没发现,这几天也早该暴露了。所以,是他故意放着让他找过来的吗?也不知道田崎在打什么算盘,该不会是真想让他传话给甘利吧……

只是眼下那边对峙的两方倒是暂时没那么剑拔弩张了,但敌意的矛头全转向了自己,要想顺顺当当跟甘利汇合,还需要对面给一点协助。

“啧,有点麻烦啊,”神永说这话的语调倒是完全觉不出什么麻烦,“看来我得打个电话。”

 

那边在小楼里,波多野正忙着支使手底下的人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光是阿久津那方就已经够乱了,现在又冒出来的是什么人啊?波多野在心底痛骂,这都得怪眼前这个卷毛混蛋,他要是早早地把艾玛交还给他们,不就没这么多破事儿了吗。

“喂喂喂,听得到吗?”
内线里突然插播出这么个陌生的声儿来。

“什、什么情况?”波多野冲通讯里边喊,听到手下人一连串的“不知道啊”不由得心头冒火,“到底怎么回事?”

“别担心别担心,我只是入侵了你们的内部通讯,”那边的口气坦荡到无耻,“你们是格伦家的是吧?”

“是啊!”波多野说完就觉得更气了,明明该是他质问对方,怎么变成他自报身份了,“不是你他妈又是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啦,”对面的语调随意轻松得过分,“总之你们家小丫头在我手上——哎这话怎么说得像是在绑架……算了无所谓啦,我就再跟你确认一下,我兄弟在你那儿对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波多野表情复杂地转头向甘利,“这货你认识?”

那边甘利一脸憋笑地点了点头:“是、是啊。”

波多野皱着眉头瞥了一眼地上的相片:“那家维修店……就是这个家伙?”

“没错没错。”通讯那头依旧是一副在这样的场合下显得愉快得不正常的口吻,让波多野不禁怀疑这人是不是嗑了药。

“我怎么知道艾玛小姐是不是真的在你那儿?”波多野问。

“对哦,”神永把手机往艾玛面前一递,“说几句话。”

艾玛接过手机。神永之前开着免提,在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时她就已经又惊又喜,这会儿开口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打颤:“波、波多野……?是波多野吧!你听得到吗?”

波多野愣在那里。七年过去,艾玛或许还记得他的声线,但他却已经不能确定对面的嗓音。想必此刻在百米之外的那名少女,也早已不是他记忆里小公主的模样。

“艾玛!”那边甘利倒是先喊了起来,用力挪动椅子想要更靠近通讯一些,“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爸爸?”艾玛急切地叫道,“我没事……爸爸呢?你怎么样?”

“好了,闲话家常等会儿再说,”神永把话语权抢了回来,“你们那边让人躲开点,我要进来了。”

“等等你——”波多野终于回过神来,那边神永已经把手机一丢,转身翻找出一枚烟雾弹丢到艾玛手上:“两点方向,我说扔的时候,就用力扔出去。”

说罢他一脚油门踩到底,汽车轰鸣着冲了出去。

原本两方的人正犹豫着要怎么办,却见车子猛然低吼着直撞过来。格伦家那边适时收到波多野的命令赶忙躲避,而另一方也看出来格伦家想放这辆车过去,调转枪口就朝车子开枪。

“扔!”神永大喊,艾玛用力把烟雾弹丢出窗外。

汽车继续全速前进,黄白烟雾带着呛人的气味瞬间弥散,阻碍的火力顿时减弱了。

冲过了小楼外边的包围,神永依然丝毫不减速,车子以全开的速度“哗啦”一声撞碎玻璃大门直接闯进了空旷的一楼大厅里。

“艹!”波多野大骂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这都什么人啊!”

“老实说,我觉得他这风格跟你挺像。”甘利说,波多野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起身朝那辆此刻饱经风霜满身沙尘玻璃渣的汽车走去。

车子两侧的门依次打开,从那上面走下来两个身影。

有着棕红头发、蔚蓝眼睛的少女犹疑着走进他的视线,在片刻的迟滞后,露出认出了他的、欣喜的神情。

“波多野。”艾玛说。

“公主——”波多野说了一半改口,“大小姐。”

“叫艾玛就好了,”她笑着——那笑容太像辛西娅了,“妈妈说过的吧,我们是一家人啊。”

在几秒钟的相对无言之后,屋里响起了甘利的几声咳嗽:“我说,你现在可以放了我了吧?”

波多野还有些发愣,艾玛立时就小跑过去,而神永走上前拦下了她正要去解开绳结的手。

甘利抬起头,想展现出一个久别重逢的喜悦笑容,却觉得一方阴影笼了上来。神永在他面前站定,然后挥起拳头冲他没挂彩的那边脸上狠狠招呼了上去。

 


TBC

-------------------------

※ 七年前波多野17岁,现在就是24岁,而甘利至少得跟神永差不多那就是三十多岁…十岁的年龄差真是犯罪啊甘利爸爸_(:зゝ∠)_

※ 三好一个字也没有出现的一章,想他

05 May 2017
 
评论(6)
 
热度(25)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