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杨】艾尔·法西尔的英雄 01

 一个突发的插队脑洞,因为过于鸡血就先激情开坑了.....

原作后续向,虽然尽量翻原著做了确认但难免出现细节偏差,望见谅。

有黑科技,bug,胡说八道和OOC。

----------------


1.


宇宙历804年的艾尔·法西尔,相对其他星域来说还算平静。

现年四十三岁的亚列克斯·卡介伦在当地市政府担任分管经济的高级部门长官。801年之后,他原本在海尼森临时政府供职,两年前在一系列派系纷争中受到牵连被下放远调。艾尔·法西尔远离政权旋涡,又算是半个故地,自打将一家人安置好后,卡介伦渐渐也就生出了在此长期安家的念头。

立体TV正在播放来自海尼森的新闻,临时政府如今的最高评议会议长对着镜头发表讲话。这位议长有着军队的出身和蛰伏多年的耐性,在他真正出头之前,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而等到人们回过神来,才发现整个海尼森都已经悄然间被旧日同盟军队的势力占据。远在奥丁的摄政皇太后要面对帝国自身改革的阻力与纷争,无暇去顾虑巴拉特星域的异动。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搞成军阀割据……

“尤里安怕是不会赞成。”奥尔丹丝双目盯着电视,“你就真的没法调回去了吗,亚列克斯——亚列克斯?”

卡介伦在门边站着,他刚刚关了立体TV。“奥尔丹丝。”他说。

多年的默契让卡介伦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他们相互无声地看着对方,片刻后,奥尔丹丝走向他,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安抚地握着。“我知道你也很难办。”她轻轻地叹了一下,“我就是觉得……没有我们陪着,他们两个可要怎么办啊。”

她在说的当然是远在海尼森的那两个人,杨威利的妻子和养子。“遗孀和遗孤”,这是电台报刊上提及他们时更常用的说法。只是这两人后来都并未进入政界,有关他们的话题也就渐渐从坊间杂谈中淡去,卡介伦细想了一下,竟也不太清楚他们现在的境况。

曾经非常亲密的两家人,如今却已经有至少半年都没有相互联络过。星际遥遥,时光被拉得缓慢而长远。最初刚调来到这里的时候,奥尔丹丝半为谴责地说过他,“你干嘛要听话地乖乖过来?你就应该辞职不干。你又不是没有辞职过。”

但这和当初为了友谊不顾一切跳上一艘随时会沉没的孤舟不一样。他们已经不年轻了,卡介伦不想再让两个女儿过动荡不安的生活。每当奥尔丹丝满眼隐忧又一无所知地看着他,他都憎恶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可是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要跟妻子说,我们就这样在这里自然老死,再也不要去管遥远的其他行星上的、其他人的事情,好不好?

因为——因为杨都已经不在了啊。

 

走在政府大楼内去往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卡介伦又有些思虑犹疑。虽然尤里安说是无意给政客做事,但现在的海尼森——民主自治区的领导核心显然并没有走在令人乐观的轨道上。尤里安,还有菲列特利加,他们会坐视不管吗?退一万步来看,就算他们不想再淌那些浑水,作为“民主政治的守护神”的妻儿,自然而然会有人想打着他们的旗号行事。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又该怎么办?

自己还是趁早看看能不能联络上他们,好歹得确认他们是否平安……他一边思忖着一边推开办公室房门,抬头看见自己的办公椅上已经坐了人。

“亚列克斯·卡介伦部长。”坐在自己座位上的人不待他发问就对他点了点头,拿手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仿佛宾主颠倒,“请坐下。”

卡介伦扬起一边眉毛。除了面前的这个人,他身后还站着两名随从,此外办公室门边也安排了护卫似的人物。自己被软禁在自家办公室里了。他毫不紧张地领会到眼前的突发情况,拉开椅子坐下来。

“您把我的下属都赶出去了,那就没人给我们泡茶或是咖啡了。”卡介伦说,又朝身后站着的人努努嘴,“还是说,您的这几位朋友愿意代劳?”

“很遗憾,要让他们泡茶的话,恐怕您就要损失好几个茶杯了。”来人顺着他的话像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幽默感,只是卡介伦发现他的目光中没有什么友善的意味。他翻开自己携带来的文件夹,对卡介伦说:“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先做正事吧。”

“忙正事也不该耽误喝茶啊。”卡介伦耸了耸肩,他不喜欢人给他施压,并决意不让对方得逞得太容易,“有什么事儿您长话短说?”

他看见那人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表面客气大概是要到此为止了。随后,那人便换上了一副公事的口吻,先是就卡介伦的个人经历进行简单的询问。在回答了三四个没什么新意的问题后,卡介伦注意到他的眼神发生了一点细微的变化。看来接下来才是要进入正题了。

“794年,您根据托尔巴斯法,申请将尤里安·敏兹委托为杨威利的养子,对吧?”

“是。”卡介伦一面回答,一面认为这也是自己表示抗议的时机,“这是在做什么?审查我吗?”

“我们只是想再向您确认一些信息。”对面露出公式化的假笑,“虽然都是些公开的事情,但有些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还请您见谅。”

说罢,他翻过一页文件,“796年,杨威利升任少将,组建十三舰队,当时也是您向其推荐时任中尉的G·杨女士担任副官,没错吧。”

“……对。”卡介伦应道,同时心中不安。该不会是尤里安和菲列特利加出了什么事……

而那人用没什么变化的语调继续问道:“根据在案的通信记录显示,杨威利在亚姆立札会战结束、前往伊谢尔伦赴任之后,曾向军部提出需要一位专管后勤事务的助手,并直接要求将您调任至伊谢尔伦要塞。这件事也是属实的吗?”

“没错。”即便在这样的紧张压迫下,卡介伦在做这个回答的时候,语气里还是流露出不自觉的一点自傲。

对方从档案上移开目光,审视的表情中带上几丝抓住了猎物的锐利:“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您同已故的杨威利元帅,无论在公务共事还是私人交往上,都有过持续相当长时间的、较为亲密的关系?”

“你到底想要问什么?”卡介伦猛地抬头逼视着前方,“你是从海尼森过来的。”

对方的笑容里没有掺杂任何一丝个人情绪:“请不用紧张。作为杨元帅的故友,我们只是想要请您做一点协助工作。”

他做了一个示意的动作。一个随从人员走上前来,按下办公桌上的投影设备按钮。当看见立体投影呈现在房间中央的图像时,卡介伦感到从后颈直直渗透下去的冰冷。

那些全部都是杨威利生前的影像资料。

“这是,什么意思。”他紧紧盯着面前的空间,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杨正在循环重复着挠头傻笑的动作。

“有关杨元帅的战术策略在他生前就一直广泛为人所研究,但越深入的研究越是只能证明天才无法成为教科书。”那人说道,“想要复现杨元帅的惊世才能,必须得通过杨威利本人才行,这是学界最终得出的结论。”

卡介伦蹙着眉听着,现在谈话的话题正在逐步偏离他能够认知的轨道,并且让他感到不悦。

“幸运的是,正是因为对杨元帅的战术研究热潮而保存下了大量的研究资料,我们最终决定在这里、也就是在艾尔·法西尔进行一项秘密的实验计划,并且相信我们确实成功完成了这个实验——”

图像投影纷纷融合汇聚,最终定格为一个人形的立体轮廓。

卡介伦站了起来。

“你们……想要复制他?”他听见自己这么问。

“并非如此。我们所做的不是杨威利本人的复制品,与人工智能也不尽相同。可以这么说,这是由杨元帅的思维模式集合而成的高级智慧体,考虑到杨元帅及其家人的权益、也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并没有给他植入任何属于杨元帅个人的真实的记忆信息。”

“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卡介伦重复了一下,冠冕堂皇的漂亮托辞底下真正的用意不言自明,“一边想要利用杨的头脑,一边又想消灭他的思想,这么多年你们还真是贯彻始终分毫未变。”

“您的嘴上功夫我们有所耳闻,”对面并未流露出被激怒的神色,只是戏谑地勾起嘴角看看他,“不过我们也听说,您还算是比较识时务的人。我们希望您这次也能够做出……理智的决定。”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卡介伦冲投影那边挥了挥手,“我对这种高科技可是一窍不通的。”

“技术上我们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由于缺乏记忆,这个——这个‘意识体’,他现在就好比是一个天才儿童,虽然极其聪明,但还需要人去引导,才能够更好地发挥他的能力。”那人说着做了一个自觉友好的微笑,“您是杨威利元帅生前的朋友,我们也是进行了多番考察筛选,认为您是非常适合的引导人选。”

“为什么是我?”卡介伦问,他几乎有点抵触,“杨有妻子,也有养子,他们显然比我更熟悉他。”

“很遗憾,菲列特利加·G·杨和尤里安·敏兹对我们一直抱有一些,误解和偏见。”

“而你们觉得我对你们就……毫无成见、热烈欢迎?”他难掩嘲讽笑意底下的恙怒。

片刻的沉默后,那人接下来的话似乎跟之前的议题毫不相干:“艾尔·法西尔是很不错的地方吧,想必您的家人也对这里的生活很满意?”

当看见屏幕上出现妻子和女儿的实时影像时,卡介伦仿佛听见自己脑后有什么东西崩裂的声音。他那一瞬间的神情一定很可怕,桌子后面的人凛然警惕地向后撤了撤身,他身后的警卫把枪端紧了些,但他们预想中的暴怒并未发生。

卡介伦只觉得体内有一团火,那团火在他胸中砰然炸开然后顷刻间将他烧尽。不寻常的热流退去之后是自内而外的寒战,他甚至连发出声音都很困难。

“……你们调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着手这个计划了吗。”最终他艰涩地开口,眼前的视界微微摇晃。

在接到前往艾尔·法西尔迁调令的时候,卡介伦没有做什么积极的努力。虽然感到有些对不住尤里安和菲列特利加,但他其实挺高兴能够远离海尼森政府。他在二十岁就被说四十岁能够坐到后勤本部部长的宝座,真正到了这个年纪,他却希望能离政治越远越好。可是他想错了。政治无处不在。逃不脱的网罗感叫人窒息,他现在觉得有点想吐。

“您没必要对我们有敌意。”来人的声音远远近近,“您的家人会受到最妥善的安全看护。实验基地本身就建在这栋大楼底下,您每天照常来这里上下班,不会有别人知道您在做什么。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情。您就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以前的朋友吗?”

如果自己还是过去能够配枪的军人,就算实战能力不怎么样,现下大概也会一枪洞穿这个人的胸口了吧?

 “……我能先见一见他吗。”最终卡介伦坐回到椅子上,非常低微地问。

“当然。”对方的声音像是一声自鸣得意的号角。

 

跟随着这个审查员从暗门进入通往地下的升降梯,卡介伦不由得暗自叹气。在艾尔·法西尔的政府大楼下面居然还有这样庞大的实验场所,而自己还一直以为这里会是逃离纷争的世外桃源。

干净到有些病态的走廊上,穿着工作制服的人员目不斜视地来来往往。卡介伦被带领着走到一处屏蔽门前,透过旁边的单向玻璃,房间里的一个身影抓住了卡介伦的目光。

“那是立体投影,”不需要别人说明,卡介伦已经看出来这个身影边缘的透明与频闪,“他的实质依然是电子数据,而这是根据杨威利本人的影像还原出来的‘外表’,作为能够进行沟通交流的界面。”

卡介伦几乎没在听,他持续地看着玻璃背后的身影,直到一个工作人员提高了点声音向他作指示。

“请您面向这里。”机器扫过他的头面,虹膜登记的信号灯闪了一下。

屏蔽门打开,而在他迈步进去前那个审查员轻轻拦了他一下。

“他只是被告知,您是他的意识来源体生前的朋友。”他说,他之后的话似乎是一句警告,“至于其他的事情,还请您自己掌握分寸。”

卡介伦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只需要走几步路,稍微一个转身,他看见设备与电缆复杂排布的房间内四壁灰白,房间中央只摆放了一张桌子和椅子。

黑发黑眼的青年保持着三十三岁以前的样貌。他盘着腿坐在桌上,正在阅读一份投影在半空中的电子文档。听见门开合的动静,他便抬起头朝门边看过来。

“啊,很高兴见到您,是卡介伦先生吧。”他的声音是通过电子记录拟合还原出的声线,拥有与杨威利一样的音色,一样的温柔。他露出与卡介伦记忆中的杨如出一辙的温和微笑,接着他抬起一只手,立体西洋棋盘出现在桌面上,

“对了,能先陪我下一局棋吗。”

 

——这便是,亚列克斯·卡介伦第一次再度见到艾尔·法西尔的英雄的事情。



TBC


11 Aug 2018
 
评论(17)
 
热度(7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