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宜】五毒不全

※ 趁着看到煎饺最新话的鸡血,摸一个短打

-------------------------

五毒不全

 

他还是学不会抽烟。

执行官休息室里成天聚众赌博,一群大老爷们喷云吐雾散发汗臭和荷尔蒙。他后知后觉,直到年近三十才意识到扑克桥牌的好。他过去自我防御太过,对一切违法犯禁行为都满心抵触,自然每次在牌局上都被各方压制。现在好了,心一放宽什么都顺畅,牌艺突飞猛进,后来直发展到若他愿意就可大杀四方,每每叫唐之杜故意嚷嚷,“不玩啦不玩啦,再玩连胸罩都得输给宜野座君啦。”

可是抽烟就是不行。他也想不明白。以前他觉得学会吸烟一定比喝酒容易,体质决定了他滴酒不得沾,头一回意外饮酒立时就人事不省。那会儿狡啮慎也还在,他醒过酒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全凭狡啮把这事儿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法反驳,心里气闷得很。

后来碰上聚会狡啮就诚挚呼吁,你们可不许给宜野灌酒啊,他真的一点酒都不能沾,完了喝断片的话还得我把他架回去哎呀——然后众人便喜闻乐见宜野座涨红了脸怒目而斥:“狡啮慎也你闭嘴!”

但说能喝就能了,一点征兆也没有。说是醉不醉酒要看体内两种酶,一个先是把乙醇转化成乙醛,这玩意儿对身体有害,叫人红脸流汗、心跳加速;再一个把乙醛变成乙酸——也就是醋。宜野座寻思,从前他不擅长把酒变成醋的把戏,只能成了有毒物质郁积在五脏六腑,现在不晓得怎么就行了,自己和毒水达成和解,于是满腹只剩下醋。这醋也持续不了多久,不一会儿就代谢干净。终归百毒的源头断了,原料稀缺,也就造不出什么醋来。

造不出就造不出吧,反正他也不喜欢这些个酸苦辛辣,谁喜欢呀。他觉得过不久他就能把酒当水喝,嘴里一点滋味不留、穿肠而过什么都不吸收。若是狡啮慎也回来瞧见,定是要吓得脸色煞白说不出话。

要不要练一练酒量、回头吓狡啮一跳呢?宜野座一直也没想清楚。能做决定的又不是他,他还能怎么办?

他也就能沉溺在格斗训练室,把对战设定越调越高。上周他又搞坏了一台机器,常守抱着脑袋哀嚎“怎么连宜野座先生也这样啦……”。他之前在她身上闻见烟味,最近又闻不到了。这姑娘自我调节能力惊人,依赖谁也只会是一时,什么东西都能戒得掉。他早就知道,也不会再惊讶。他不是常守,成为不了她那样,这点他也很早就清楚。若是他沾染上烟味,那就再不可能放掉,只会沦落成一介烟鬼,肺里熏黑,牙齿发黄。

所幸他学不会。

后来他又碰见狡啮慎也的时候,跟他临时组队干掉了一个雇佣兵头子。狡啮龇牙咧嘴笑得欠揍找打。挺可以的嘛,宜野。他说,什么时候我们比划比划,也许我还赢不了你呢。

什么时候?宜野座想,是啊,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才能让狡啮知道,打牌、喝酒、干架,他都会了,说不定都比他强。

然后狡啮靠近过来,他忽而闻到了什么,那让他觉得鼻尖到眼眶都酸涩得厉害,一定是被什么有害物质刺激到了。

他便恍然明了。他唯独习惯、也只能接受这样一种香烟味,它剧毒无比,又生死不休:那是伴随着狡啮慎也的呼吸、喷吐出来的二手烟味道。

 


END


25 Mar 2017
 
评论(31)
 
热度(77)
  1. 弘玈一支药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