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Beauty and the Beast

我庄严宣誓,脑子这种东西我根本没有。

-------------------------------

Beauty and the Beast


在很久很久以前,密林中有一座华丽的城堡。城堡里面住着一位王子,他从小养尊处优,喜欢珠宝、美人和夜夜笙歌的舞会。

这一天晚上雷电交加,城堡里照例欢歌燕舞,而这时,城堡大门被人敲响,王子打开门,瞧见外面立着一位面目狰狞、脸若灯泡的可怖男子。男子自称是来自不列颠的巫师,旅行路过这里,希望能借城堡的地方避一避雨。

那在我们这个故事里面神永小王子还是很富有爱心同情心的,他没有同意让巫师马克斯留下来是因为他长得实在有点令人受惊。王子跟他商量说,您看我这儿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公主小姐姐们在跳舞呢,您进去吓到她们不是太不好了吗。要不我让人带您去城堡的马厩躲会儿雨吧,虽然简陋了一点但也好歹能挡挡风。

那巫师顿时怒火攻心,他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以貌取人还三心二意的混小子(嗯?您老生气的点似乎有点不对?)。他施展了古老而神秘的不列颠魔法,把王子被变成了一头有着蓬松鬃毛、尖利爪子的小狮子(参见官方动物柄图),而这会儿在城堡里做客的王子的朋友们,也都被变成了诸如扑克牌、剪刀、烛台之类的摆设物件。

巫师马克斯在离开前留下了一朵魔法玫瑰。他说,当玫瑰的最后一片花瓣凋落之前,若是王子真心爱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也爱他,那么魔法诅咒就能被解除。(马克斯:这个诅咒谁想的啊这么傻X,我拒绝承认是我干的,我走了。)

 

现在我们把镜头拉向城堡密林外的小村庄。在那里,行走江湖的骗子魔术师结城和他的学生兼养子三好正暂时居住在那里。他们云游四方坑蒙拐骗,过着相依为命互相嫌弃的日子。

某天结城驾着南瓜马车要出门,临行前他问三好,我最亲爱的儿子啊,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三好说您别假惺惺地整这些有的没的,路上若看到玫瑰,就顺便采一朵回来好了。

结城说你每次都要玫瑰,就不能有点创意吗。三好冲他懒洋洋地挥挥手,您快点走吧好走不送。

结城就驾车出门了。半道上他需要穿过那片阴森的密林,结果在林子中迷了路。误打误撞之下来到了那座被魔法诅咒的城堡。结城看见城堡的花园里正盛放着玫瑰花,便想要摘一朵带回去。

这时变作了狮子的王子出现了。他不高兴有人擅自拿自己的东西,扬言要把结城关在城堡里。

那结城就解释说,这是我儿子想要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找他去。(三好:excuse me?)

神永王子就说,那都行啊,你把你儿子找来,我就放你走。

结城一看这情形,心想这太好了,中年丧子焉知非福啊。他早就想摆脱那个小混蛋了,一个人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日子冲着他闪闪发光呢。

于是飞鸽传书,信上说他偶然发现了一座满是珍宝的无人古堡,叫三好赶紧带上足够的箱子过来装战利品。

那边三好收到了信,他对这信上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怀疑,但那个古堡让他好奇,于是他就按照信上附着的地图找到了密林中的城堡。

然后就交换了人质。结城临走前握着三好的手说,我亲爱的儿子,委屈你在这里暂时待上一阵子,我一出去就会找人来救你。

三好说,呵呵。

 

在城堡的囚牢里,烛台甘利和扑克牌田崎过来打开了牢门。他们说,怎么能让客人待在这样的地方呢,请随我们来吧。

三好就跟着他们来到一间布置华美的卧房。“请把这里当做是自己家吧。”烛台甘利说。

扑克牌田崎客气地询问他还有什么需要,三好想了想说,我挺喜欢打牌的,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玩啊。

于是扑克牌田崎、烛台甘利还有闲着没事儿四处溜达的矮脚凳波多野陪同着他们新来的客人度过了愉快美好的夜晚。他们想要尽可能让三好喜欢这个地方,若是这位适龄青年愿意久留下来,那说不定他就能和王子相爱,那么诅咒就能被解除了。

一切的进展都还挺顺利,直到临睡前三好忽然反应过来,他说这屋子里怎么没有镜子啊。

田崎就告诉他,城堡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镜子,因为王子在中了魔咒以后就把镜子都打碎啦。三好一声哀嚎说这不行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回家。

那情势一下子急转直下。甘利和田崎悄声商量了一会儿,记起来王子只还留着一面镜子,那是一面有魔力的镜子,能通过它看到想要看见的任何人。如果把这面镜子送给三好,一定能博取他的好感。

大家就跑去给王子如此这般出谋划策。神永王子还有点犹豫,因为那面镜子是他母亲留下来的很珍贵的遗物。

剪刀实井就冷笑说,你要是舍不得那镜子,我现在就去把你的玫瑰花瓣统统剪下来。话音刚落扑克牌烛台平底锅啥的就把剪刀给死死拦住了,烛台甘利声泪俱下说实井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神永变不回来事小,我们变不回来事大啊。(神永:我谢谢你了啊我的朋友。)

所以在大家的循循善诱威逼利诱之下,神永就把镜子送给了三好。三好非常开心,天天只顾照镜子根本不打算理睬王子——卡,如果真的这样那么这个故事就要BE了,我们重来一遍——于是三好非常开心,和王子也渐渐拉近了距离。他们时常在城堡里共处玩乐,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笑声。

日子平和愉快地过了一阵子,那天三好终于偶然想起来外面还有结城这么号人,就通过镜子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正好看见结城的死对头老相好江湖大盗沃尔夫来找他麻烦。原来二十年前结城曾和沃尔夫结伙,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后来结城摆了沃尔夫一道,携款逃跑销声匿迹,自此沃尔夫一直四处追寻发誓要手刃这狡猾的狐狸。

神永得知这事儿就有点担心,在万分矛盾之下还是决定要放三好回去。而三好耸耸肩说,没关系,我跟你打赌不出五分钟我爹就能把沃尔夫给骗到。

果真如此。在村子那边,结城见沃尔夫气势汹汹过来,丝毫不惧,反倒自己上了前去,只字不提当年旧事,一上来就说,哎呀老兄你来得正好,村东头的林子里边有座城堡,那里面全是稀世珍宝,你赶紧带上弟兄跟我一道前去,我们干一票大的。

那沃尔夫一听眼睛就亮了,赶忙整编人手跟着结城就进了林子。城堡里烛台甘利他们瞧见一拨子人浩浩荡荡过了来,倒也一点没慌,一个个非常兴奋。

甘利说,自打变成了现在这样,大家就再没机会跟人打架了,现在人送上门来了,我们可要好好活动一下筋骨。

矮脚凳波多野拼命点头,四个小短腿把地面蹬得哐哐响。

当沃尔夫一众人闯进城堡大门,立刻就遭到家具摆设们的迎头痛击。

沃尔夫大怒,指着结城怒骂,你骗我。结城笑道,生什么气啊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城堡里顿时打作一团,而另一边,神永王子一个人坐在塔楼的玫瑰边上。玫瑰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片花瓣了。

三好走了过来,他说抱歉啊,我爹在楼下打砸抢,我阻止不了他们。神永摇摇头说,没事啊,正好让甘利他们开心一下,回头我把你爹最宝贵的东西给抢过来就好了。

三好说好啊。

神永眨眨眼睛,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吗?

三好笑了笑。他说,笨蛋蠢货傻瓜,我爱你。

 

于是魔法诅咒就这样顺利地被解除了,大家都恢复了原本潇洒帅气的模样。三好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老实说,他还挺怀念陪他玩耍的扑克牌、说下流笑话的烛台、还有神永的鬃毛和尾巴。

后来在他们结婚前,神永问三好,如果我没有变回来,你就真的不会在乎我的容貌?

三好就笑着说,你傻啊,有我一个人的容貌不就足够了吗。



END


19 Mar 2017
 
评论(38)
 
热度(51)
  1. 户枢不蠹一支药 转载了此文字
    诶呦这位太太好可以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