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少年国王

一个临时起意的段子

田实为主,涉及一些奇怪的修罗场,太过OOC,暗戳戳地爽我自己一下

--------------

少年国王

 

你的王在加冕的时候只有十六岁。

你是作为一个礼物被送给他的:贴身的侍卫、宣誓毕生效忠的骑士。你单膝跪在他面前,小个子的少年有着一双潭水一样的清澈眼睛。你注目着他头戴冠冕举起剑柄,将剑刃尖端架在你的肩头。

太沉重了。你想着。这样的年轻,这样的柔弱。一只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的幼兽,围栏外边是野兽,围栏里边是猎手。

他什么也没有,他只有你。你无端地这样想。

在不算长的一段时间里,你们相处得很愉快。你的少年国王从不在你面前摆出国王的架子。他看向你的眼神永远单纯,在没有旁人的卧室里亲吻你的眼睛。

他说,田崎,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是不是。

你说,当然,我的陛下。

后来他渐渐有些疏远你。他还是当你是他最亲近的陪伴,但涉及国事的地方他都会回避你。他培养着自己的心腹羽翼,偏偏都绕开了你。

有几次你深夜里撞见别人从他书房里出来,那个名唤蒲生的骑士,一直跟你关系不好。

“您有些事也可以交给我办的。”你从背后轻轻搂住他,没有掩住话语里轻微的埋怨。他拉过你的手,细细地端详,反复拿捏你纤长漂亮的手指。

“有些事情你做不了,”他轻轻地叹道,“你只要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你不信。你是很有自信的,你坚信你做什么都会胜过别人。他瞧见了你眼睛里的不甘,微微摇了摇头。

“也许,你是能替我做件事。”

你得到了命令,去见你幼时的玩伴、你唯一的朋友。

神永是你的那位朋友,年轻有为的外交大臣,在与邻国频繁的外事往来中爱上了对面那同样年轻却令人忌惮的王者。你那不知叫多少少女芳心陷落的友人这回沉沙折戟,他自知这份爱意错位到底也没法求回应,却还是鬼使神差,和那棕红头发薄情眼睛的王玩了过界的游戏。

你灌醉了他。他只信任你,从来不知道你隐藏着远胜过他的酒量。你从他胡乱颠倒的话语里套出了你要的消息,那是你的王下达给你的命令。你发过誓只忠于他一人,其他不论是谁你都可以背弃。

那个精明可怕的敌方国王当然不会被情爱所困。你从神永那里得来的信息半真半假含混不清,但你的王是天生的王者。他就这样抽丝剥茧,精心算计,以不算小的牺牲换来了最终的胜利。

他的获胜自然是你的喜悦和荣光,虽然你柔软的内心亦怜悯你受创的朋友。但你总以为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然后你得知了消息:外交大臣被捕,理由是叛国通敌。

你的王需要给这场战争的牺牲者们一个交代,一个戴罪的羔羊。你的挚友将背负叛国者的罪名,头颅高悬和他深爱的棕红色放在一起。他家族的势力亦在此土崩瓦解,那是收养你的家庭,是他们将你作为一个实为密探的礼物奉送给国王,以监视控制那金丝雀一样的少年。谁也未曾料到,你在见到他的那个瞬间就背叛一切立下了唯一真实的誓言。而你亦不曾料想,你一心想要回护的王,借助你的手,就这样轻而易举将内忧外患清扫出局。

转回身他还是那样不谙世事似的笑着面对你。“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他给了你一个亲昵的贴面吻,“接下来我们都可以好好休息一阵。”

你终于忍不住问他,这就是你想要的?

他笑得无辜而不过心:“所以我不是说了,有些事情你做不了。”

你再说不出话来,而他踮起脚尖再度亲吻你。

“你那么干净,”他细语呢喃,“你会一直留在我身边的。”

他对你下令,古老的咒术束缚着你,“你发过誓的。”

你闭上眼睛。他说得都是对的,你已经无路可去。



END

21 Jan 2017
 
评论(25)
 
热度(31)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