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槲寄生下(前篇)(HP paro)

原本想一次性写完圣诞发,现在看这个写了一半不到就已经4k字的情况我有点方......先拆分一下,后篇争取在圣诞撸出来。

※ Harry Potter paro,主神三,全员(?)傻白甜ooc

-------------------

槲寄生下(前篇)

 

事情要追溯到这个学期的第一堂黑魔法防御术课。

无论在哪一个时空,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都如同雨后春笋那样长出来一茬就被收割掉,谁也别想延续到下一个春天,这在结城校长领导下的霍格沃茨也不例外。面对年复一年没完没了的空缺,就算愁白了头发也再也找不到下一任人选。于是,在一派“校长即正义!”的呼声下,结城校长勉为其难,在周旋于种种行政要务的同时,亲力亲为地担当起了黑魔法防御术的任课老师。

这天是五年级的课,照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两个班的学生一起。今天将要教授的内容是无声咒(Nonverbal Spell)。

教室中央空出了足够的空地,这就意味着要有演练。年少的学生们一个个的眼中都跃动着小火苗,由于青春期的活力而躁动不安。

“那么,现在我们找两个人来示范一下。”在讲解完基本的原理后,结城环顾教室,“三好,嗯,还有……啊,当然了。”

从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里自告奋勇地走出来两个身影,两班的学生都露出了“又来了”的喜闻乐见的看戏表情。这两个各自顶着对方学院发色的人自打入学起就相互怼个没完,而今年则赋予了新的意义:他们升上了五年级,分别都成为了级长,因而这将是两个级长间的较量,代表着勇气、才智和学院的荣誉。

所以这绝对不是小孩子打闹。绝对不是。

“要记住,”在两方剑拔弩张的目光里,结城心平气和地强调,“不能出声,小声念咒算是作弊,罚替武藤教授清理办公室一个礼拜。”

除了场上的两人,其他学生都打了个寒噤抖了三抖。

圆形空场上,对峙的双方沉默着绕过半个圈,而后银绿衣领的少年率先开了口:

“过了一个夏天,别退步得太厉害啊。”三好勾起唇角,“蠢狗。”

神永哼笑了一下,他的衣袍有着金红的边:“你才是,整个假期都在太阳底下和猫一道打盹了吧?”

惯例的讥讽不需要耗费更多回合。两个人都拔出了魔杖。

 

“平手。”离下课三分钟前结城终于发话,看了看眼前这两个都已经气喘吁吁、但如果不叫停的话仿佛就能械斗到时间尽头的少年,“又一次。”

酒红眼睛和棕绿眼瞳都满含着不服气,而结城在颇具玩味地看了看他们俩之后,紧抿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点点:“两个人都表现得不错。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各加五分。”

“课后作业,”结城转向所有的学生,“练习。记住——”

“不准伤人,不准受伤,不准恶意斗殴。”学生们小声嘀咕。

“很好。”结城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有一件事。开学时也宣布过了,今年的圣诞节,由于这样或是那样的原因,学校将要举办圣诞舞会。在这里我再强调一点,”

他的目光扫过全场,而后收回落在离他最近的那两个人身上,“各个学院的级长负责开舞,请务必找好你们各自的舞伴参加。”

“等等,”三好的眉心嫌恶地皱了起来,“您在开玩笑吧(Are you kidding)?”

结城的神情毫无起伏:“不。但我也不是希尔瑞斯(Serious)。”

下课铃适时地响起,掩盖住了教室里由于冷笑话而瞬间弥漫开的寒气。

 

课后的走廊上,三五成群的学生从各个教室里涌出来。

“喂,三好。”神永在教室门口赶上了斯莱特林那一拨人,其他人都用天然的敌意瞪着他然后走开,只剩下三好和实井同他落在了后面。

“有什么事?”三个人并排走着,三好侧过头问。

“你们包了这一周晚上的魁地奇场地。”神永微微皱着眉头,“拜托,你好歹给我留一两天啊。”

“我为什么呀。”三好一脸不为所动,“场地预约先到先得,是你自己动作太慢了。”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嘛这么急着训练?”神永抱着膀子咧嘴笑道,“第一场你们对战拉文克劳,听说他们有了新的找球手。”

“那个天才的三年级生。”实井微笑着颔首,“是叫什么来着?田崎?我倒很期待同他交手。”

“这么有自信,那就在决赛恭候你们了。”

“说得好像你们已经稳进决赛了一样。”三好勾了勾嘴角,“今年赫奇帕奇也有了新队长,组建了全新的队伍——不得不说,他们在这方面还是有些水平的。”

“哈,你觉得佐久间能搞出什么不一样的名堂来?”

“质朴刚健啊。同样都没什么脑子,人家踏实一点的或许胜算还大一些。”

神永转过身用威慑的眼神瞪着三好,他伸出手还打算做些更有实质性的举动,而下一秒他感到自己后背撞上了什么。

某种不详的冰冷预感袭来,在他面前,三好飞快地眨了下眼睛。

“下午好,教授。”实井在一旁上前半步,彬彬有礼地说。

神永缓慢地转过有点发僵的脖子,在他身后,霍华德·马克斯伫立在那儿像是根挂了吊灯的廊柱。

见鬼。神永在心里骂了一句。斯莱特林的院长自然会看格兰芬多的学生不顺眼,尤其这个学生还曾经偷溜进他的私人储藏间偷过违禁药剂。神永觉得等马克斯逮着机会,就一定会给自己下吐真剂。

“让我想想,”马克斯教授的目光在神永乱糟糟的领口上打了个转,“衣冠不整,格兰芬多扣五分。”

“什么?!”神永大叫道,“根本没有这样的规定,教授!”

“顶撞老师,再扣五分。”
在神永一脸被噎住的扭曲了表情的同时,实井轻巧地格开他推到一边,面向马克斯展露出人畜无害的乖巧笑容。

“教授,”实井的眼中闪烁着纯真的求知光芒,“关于您上次课上提到如何基于福灵剂的药理进行其拮抗药的探索,我设计了一些试验,就配方上的细节还想与您讨论一下。”

马克斯的表情瞬间光彩焕发。

在他们离开时,神永发誓他看到实井侧过半边脸,给了他和三好一个“欠我一个人情,容我慢慢思考怎么让你们还”的愉悦微笑。

真是谢谢了。神永在心里翻着白眼腹诽,不过这关三好什么事?

在他身旁,三好似乎朝着实井消失的方向不悦地瞥了一眼。而后他信步继续往前走,神永漫无目的地同他一道。

“对了,刚才结城老师说的舞会的事儿,”走出去一会儿,神永想起了什么,圆眼睛快活地跃动起来,“哎呀,真不知道该邀请哪位可爱的姑娘好呢。”

三好面无表情:“哦。”

神永伸出胳膊挂上他的肩膀:“三好打算邀请谁?”

“啊……真是麻烦。”三好兴致寥寥,“你别弄乱我的头发——”

神永掰过他的肩叫他面向自己,满目痛心疾首:“不行,你总是这样,是会孤独终老的啊!”

“……多谢了,我觉得我还轮不到被你说这话。”

“这样吧,”神永继续他夸张的话剧表演,“实在不行,你就当我的舞伴吧!”

他当然是在开玩笑。

所以,当三好意味不明地歪了歪脑袋,眼珠轻转说出“可以啊”的时候,神永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功能性障碍。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炸响叫他和三好都下意识地捂住耳朵退后一步,只见皮皮鬼从他俩身边那套见鬼的盔甲里撞了出来,一边飞也似地往走廊那头窜去一边嚷嚷着:“狮子狗——邀请——红毛猫——跳——舞——啦!狗狗——要和——猫咪——去舞会——!”

半小时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格兰芬多的级长邀请斯莱特林的级长做自己的圣诞舞伴,而且对方还答应了。

 

当晚回到格兰芬多的塔楼休息室,神永觉得有一半的自己像是在梦游。他半个魂飘在外边,看着自己坐在火炉边的沙发上,每个人经过都要带着充满临终关怀的真挚目光热切地拍一拍他的肩膀(Fuck off!他飘在外边的那半拉魂说)。唯有甘利拿着不知打哪儿偷来的黄油啤酒塞到他怀里,快活地同他碰杯说,干得真不赖啊,没想到你还有一颗推进学院间友谊的赤诚之心,很好很好,世界的和平就需要你们这样。

神永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沫子,无力地挥了挥手。他有点心塞:他还连一个姑娘都没邀请,就这样被钦定了自己的舞伴?而邀舞的提议又确确实实、一字一句都是他自己说的,于是他就更心塞了。

 

时间像是被施了消失咒,转瞬间圣诞的节日气息伴随着降雪而来。在此期间打了两场魁地奇,格兰芬多险胜赫奇帕奇,而斯莱特林赢了跟拉文克劳的比赛——但是田崎抓到了金色飞贼。那之后整整两周,实井都面带圣光微笑散发着令人窒息的低气压,连三好见了他都要绕道走。

临近圣诞假期的前夕,天空由于高纬度和风雪的天气而早早呈现出昏黑迹象,而霍格沃茨的魁地奇球场上空还依然可见在寒风中穿行的身影。

神永走在球场看台上,一边遥望着半空中的阵型一边给自己冻得发僵的手指呵气。这鬼天气实在太冷,他打算再旁观一会儿别家的训练就撤退,这时同在看台边上的另一个人影闯进他的视线。

三好在瞥见神永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朝他点了点头。神永注意到他原本过分苍白的脸颊此时被寒风吹得有些微红。

“真少见,你不是一般都不屑于看其他学院的训练的么。”神永一边说,一边熟络地伸手拂去粘在三好头发上的雪粒。三好似乎缩了一下脖子,神永猜想是自己太过凉的手指碰到了他。

“实井非要过来,我就顺便一起看看。”三好说。神永这才注意到在看台下边的场地外围徘徊的人。

“最近只要拉文克劳训练,他就这样。”三好轻轻地摇了摇头,“在不能接受失败这一点上,也是无人能望其项背了。”

“你们这些阴阳怪气的世家少爷不都这样。”神永大咧咧地往身前的护栏一趴,“不过,那个小子是真厉害啊。”

他朝晦暗不明的天空努了努嘴,田崎正飞掠过他们的视线,宛如一只真正的鹰。

“哎,可惜他们队伍里其他人都是些废物,他要在我们院就好了。”神永毫不掩饰他殷切的目光,三好耸了耸肩:“这话要是让波多野听到,他肯定逮着机会就把你从扫帚上撞下去。”

“啊……我不是说波多野不好啦,只是他总是不注意脑袋后面。你看,上次甘利又差点要把游走球打到他后脑勺上——”

“听上去把甘利换掉更正确些。”
“他大概就是故意的吧……不对,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神永恍然大悟似的眯起眼睛,“你是不是在套我的话?想打探我们的情报?”

三好给了他一个比全宇宙的黑洞加起来还要深远的白眼。

“我要是想要打听,就会直接在你的早餐南瓜汁里加入过量的吐真剂。”三好说,“当然就算这样你也是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的。”

神永转了转眼珠,忽而非常认真地盯着他:“三好,我发现你是真的看不起我啊。”

“恭喜你用了五年终于明白了这件事。”

“很好,”神永换了一个姿势,双臂恰好把三好卡在了自己和护栏之间,“那么,我很好奇的是,你干嘛要跟一个你打心底里看不起的人去舞会?”

三好眨了眨眼睛,一脸坦诚的无辜:“是你先邀请我的呀。”

“……”神永抹了一把脸,深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那只是说着玩的。而且你完全可以拒绝。”

三好展露了一个漂亮精致的笑颜:“不。这样很有趣。”

神永气结。他瞪着对方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双眼,微微翕动的长睫毛下边,酒红色的眼瞳像沉睡的猫一样平静。

他想要在三好的眼睛里找寻到某样他自己也尚不清楚的东西,但是没有。

片刻后,三好轻巧地推开了他的膀子。

“舞会见了,‘狮子狗’先生。”三好一边走一边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嘲弄的笑意,“希望你……别太给我丢脸。”



TBC

19 Dec 2016
 
评论(27)
 
热度(5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