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狡宜】鲸落 22

强行捡起来更一发...明天的发布会一定要给我新消息啊啊啊啊

前文:

[21]

 --------------------------------------

第二十二章 最后的谜语

 

他像是又做梦了。揉着眼睛坐起身的时候,他还觉得脑袋晕乎乎的。眼前的视线是模糊发亮的,他伸手去摸眼镜,触到一片空茫。

他眨了眨眼睛,想起来自己并不近视。眼镜是平光的遮掩物,那么此刻在他眼前的朦胧不清,又是为什么呢。

背后温暖的触感传来。熟悉的环抱,有着由于长期握枪而磨出的茧子的手掌覆在他的胸口。低低的轻笑,支棱的头发刺刺地扎在他的脖颈。

“早安,宜野。”

他侧过头,同身后凑过来的人交换一个再习惯不过的吻。

 

***

公安局办公楼此时极为寂静。

恐慌正在不可控地蔓延,所有还愿意坚守岗位的警员都在四处奔走。常守在尝试以她的方式尽量控制局面,这个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孩始终相信,“人的身上,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1]。尽管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人都清楚这只是一时的拖延,但这也是在这个时刻,他们所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

狡啮慎也没有参与这次的行动。他一个人留在办公室,把自己深深陷入座椅里。最初得知了爱人的下落时的惊疑与激动,随之便被焦灼的急切和恐慌淹没。没有人清楚要如何进入诺娜塔的地下,不论唐之杜解析出了多少信息,唯独缺失最为至关重要的钥匙。

他点燃了香烟。嗅觉和味觉均已死灭的情况下,烟只剩下了气流和颗粒的触感。但尼古丁的刺激依然存在,稍微能够给予人虚幻的慰藉。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去那里呢。”他盯着眼前缭绕的烟雾自语,“为什么要……自己独自去调查……”

宜野座本不该会孤注一掷铤而走险,而他之所以会这么做……

狡啮用手抱过头顶,懊恼和悔意席卷上来。那时候在扇岛,他仅仅为了一丝不明确的信息而擅自行动,然而他还是没能救得了佐佐山,而现在事情更是完全不可收拾。倘若他知晓这一切都并非人力可及,他又是否会选择闭目塞听、再不去奢求本就不存在的正义和真实?

“你不会。”

笼罩的烟雾下,清瘦的幻影对他微微地笑了笑。

“也许你后悔了。但就算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他所钟爱的面容对他露出温柔而无奈的神情,“没有办法,这就是你。”

他想要摇头,却根本动弹不得。最终他聚集了浑身的气力伸出手去,而幻象消散了。

这时在办公桌上,他的电脑屏幕的一角闪烁起新消息的提示。

 

***

在无法区分是现实还是幻境的永恒时间里,他无数次倾身去亲吻他。

狡啮慎也的身上有咸湿的如海水般的味道。他正是喜爱他深邃广远的目光,却也恨他随时可能漂泊远去的心。现在狡啮就在他身边,他吻着他宽阔的肩膀握紧他的手臂,主动地把双腿交缠在对方肌肉结实的腰际。可他还是不确信。

“是你吗。”他不断地问询,“告诉我,是你在这里吗。”

“是我。”面前的人每一次都不厌其烦地重复,“我在这里,宜野。”

他便在每一次得到确定回答的时候放松地露出笑容,却也只能维持短暂的平静安心。他已经明白了,他想。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狡啮不会来的。而眼前这个人再如何相似,也只是自己的头脑幻想出来的赝品。

他想着,就这样沉迷吧。做梦有什么不好呢?在这里,他们终于又能拥抱在一起。那感觉那样真实,就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但是这是虚假的,他甚至连以前他们是否在一起过都不确定了。

也许很快,他就连关于狡啮慎也的事情也会忘记。

不要。心底的声音哭泣着寻求救助。

不想把他忘掉。不能把他忘掉。

纵然结局不会有什么分别,但唯独这个不能被夺走。他无声而力竭地、诚心祈祷。

别忘记自己还爱着谁。

“我爱你。”他一声一声地诉说,想要把自相识以来的、所有矜持着不肯好好说出的心意,都一遍又一遍地、刻在自己的血骨里。

 

***

「是狡啮慎也吧。」

屏幕上弹出的讯息来自未知的地址,狡啮凝了凝眉,快速地按下键盘。

「你是,槙岛圣护。」

对面几乎是立刻就回复了,像是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你应该已经知晓一切了吧。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就邀请你来见证最后的终结吧。」

「你要做什么?」狡啮警惕地盯着电脑屏幕打下这句话。

「凤凰涅槃。」

键盘对面的人似乎发出嘲讽的笑意。

「浴火重生,获得全新的生命。这不正是他们想要的梦境吗。」

狡啮的瞳孔猛地收缩。

「等等!你是想把诺娜塔——不可以……宜野——我爱的人还在那里面!」

「呵,所以你只是为了救自己的爱人而要阻止我吗?看来个人的私欲还是要胜过警察的正义感啊。」

「混蛋。」狡啮咬牙狠狠地敲打着键盘。「你自以为可以裁决世人吗?你不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罪犯而已。」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而后传来意义不明的一句话。

「圣克利门特教堂的钟声说,橘子和柠檬。」[2]

“什么——”狡啮皱起眉头,此时对方下线了。

那之后是久长的沉寂,源自槙岛圣护的讯息此后再未出现。



TBC

------------------------------

[1]出自加缪《鼠疫》

[2]《1984》中的民谣

14 Dec 2016
 
评论(16)
 
热度(1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