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实/神三】Seventh Heaven(09、10)

前文:

01、02  03、04  05、06  07、08

-----------------------------------


9.田崎

 

一早上我走在警视厅的走廊上。刚结束前一夜的晚班,我只想赶紧回家去补觉。一转弯,就看见对面一个风风火火地往这儿走的身影。

“啊,田崎。”神永看见我,草草地对我点了点头,一面急冲冲地继续往前走。走出去几步他忽而又回头叫我道:

“新的受害者。”他的脸色阴沉急躁,“我现在要去分析室,你也来。”

这本是与我无关的案件,我稍微惦记了一下我马上就要失去的补眠,但我也不想错过这样一件大事的最新消息。

一路上他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他对这件事的分析,最初还像是在与我探讨,到后面就都成了他一个人自说自话。我不知道他这样过分投入的状态该说是好还是不好。

直到走到分析室门口他才停下话来。

“抱歉,我知道你刚刚值完班。”他忽而缓和了一些语气,语调也不那么像在自言自语,“只是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当然,”我立刻道,“能帮上忙的话我很乐意。”

他感激地笑了笑,但下一瞬就又归复凝重的神色。不需要用任何观察技巧都能看出他的处境并不轻松,可我也无法对他说什么宽慰的话。他总是会把别人的关心理解为轻视,这是他的毛病——他最近跟三好的关系似乎愈发的不好了。

他推开分析室的门,熟悉的白光即便在白日里也还是叫我目眩。视线从模糊转而清晰,屋里的人闻声转过身来。

“日安,”实井歪了歪头向我们打了个招呼,“两位来得很早嘛。”

我想要回应,喉间却一时胶着发不出声。而实井也不待我们说明来意,径自朝里走去,一面示意我们过去。

“今早送来的,你是来看她的吧。”他对神永说,用着一副像是对探望病人的家属说话似的诡谲口吻。

“你能别总把他们说得像是还活着一样吗。”神永皱了皱眉,实井笑了一下。

“虽然不是活着的,但还是能够说话。”他保持着微笑继续说,“多亏了他们告知的信息,你们才能更快地破案啊。”

神永轻轻咂了咂舌头,实井拉开了围着尸体的帘幕。

躺在平台上的女性还保持着她被人发现时的姿态:繁复华丽的裙装,典雅妩媚的妆容,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圆润晶莹的手指甲上还仔细地涂着与衣裙相配的甲油。

她有着一张很漂亮的面孔,尖尖的下巴带了点妖冶狐媚的味道。

“她的身份查到了,又是一个酒吧的陪酒女,独居。酒吧老板说她一周前请了假,所以人没去上班也没人察觉到不对……”神永说着转向实井,“死亡时间能够确定吗?”

“有点麻烦。”他放在尸体旁边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了几下节奏,“尸体有明显被冷冻过的迹象,需要花点功夫鉴定。犯人在进步,你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他打趣似的对神永这么说,眼睛却透过他、毫不掩饰地看着我。他的眼睛清白凌冽,像白瓷杯子里的清酒。

“通过冷冻尸体来混淆视线吗。”神永的神情有些不认同,“但是这么做意义不大。他本身已经足够明目张胆,不会仅仅为了误导死亡时间而多费周章。”

“也许还有别的目的,”我看了他一眼,“为了这个目的需要对尸体进行更久的保存。”

“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构思作品……吗。”神永轻声说,思忖地用手摩挲着下巴。他陷入久长的思考,而实井亦不再理会我们,俯身继续他尸检的工作。

我不觉有些出神。我的目光一直落在实井触碰尸体时专注而毫无动摇的手指上。

 

 

10. 实井

 

钥匙插进锁孔里时有些微的生涩,大概是因为我并不常用这把钥匙。稍微费了点功夫,到底是转开了锁。

在我们确定关系的那天,他就给了我他的家门钥匙。

“家里就我一个人,”他对我笑得温和真挚,眼睛里变幻着紫水晶般的色泽,“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我走进屋关上了房门,在玄关口边上站了一会儿。

每个人的居所都带有他们各自独有的气息。而这里,有他的平和安宁的感觉,是令人安心的、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坏的温柔的味道。

他是很普通的人。但又是非常特殊的人。

因为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察觉到“她”的人。

人是多么的矛盾啊。怀抱着秘密回避着所有人,却又渴望着有人能够看见自己——可是倘若真的有人把视线投了过来……

他从小就是乖顺优秀而备受家人的宠爱,走着优等生的精英路线一路顺风顺水,而今双亲在国外定居,自己过着虽不算奢侈但也相当自由优越的独居生活。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注意到了我呢?

幸福的人只要待在幸福的地方就可以了。原本应当是这样的。

 

屋子里是昏暗的。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二楼传来了钢琴声。我放轻步子顺着楼梯走上去,旋律渐渐清晰。肖邦g小调叙事曲。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肖邦。一个手指灵巧的诗人。

我推开琴音流泻出来的那扇虚掩的门。房间昏黑没有开灯,弹琴是程序性的肉体记忆,练习得足够熟悉的话完全可以盲奏。何况他又是有着那样擅长魔术的手法,琴键在他的指尖只能任凭摆布。

他知道我来了,却也丝毫没有抬头。现在沉郁的第一主题快要结束了。

据说这首曲子的创作是受到波兰诗人密兹凯维奇的叙事诗《康拉德·华伦洛德》的影响。立陶宛的民族英雄,为反抗日耳曼侵略者而度过改名换姓、孤绝抗争的一生,最终被处刑前,于尖塔之上同爱人诀别。这样的一个凄绝悲壮的故事。

短促明亮的高音,焦躁不安的调子痉挛着迸射,像在垂死挣扎。

我越来越多次地想象他不再动弹的模样。鲜血从颈动脉喷涌染红他白皙的脖颈,他躺在血泊里像是在安睡,他一定得是穿着那套蓝得夺人目光的西装,整个画面所有的颜色都要是鲜明刺目的。

啊,他是多么美丽。这样的美丽,让人忍不住就想要看他碎裂。

“不要。”我能够听见她轻轻地哀求,“求求你……阻止我们吧。”

可这都是你的错啊。我对她说。都是因为你爱上了他。

强音撞碎了幻景,我回到现实中来。

“她不能留下来。”我在他的琴声里对他说,“你知道的,她爱你。”

他没有理会我,手指的动作加快了。

“她——我,是不可以这样的,”我把手放在琴厢上,共鸣腔无声的律动震耳欲聋,“不能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了。”

琴声猛烈地高昂。湍急激烈的连音,音符尖锐迅猛不容许人抗拒地朝我铺天盖地砸过来。他死死地闭着双眼,紧绷的肌肉颤抖,汗水清晰分明,我甚至觉得他马上就要被激流卷走溺死——

停顿。寂静如同黎明前最深的黑夜笼罩一切。片刻后,他又开始弹琴了。这已是接近尾声。

最后的八度三连音,风暴平息了下来,雨渐渐地停了。

他无声地吐息,而后终于睁开眼睛朝我转过头来,他温和沉静的眼睛里波涛汹涌。

平静海面隐匿下的暴风雨。这就是专属于他的安静。

他长久地注视着我。在分辨不清有多长时间的静默里,我们凝视着彼此,直到第一缕晨光将窗帘的缝隙刺穿。

 


TBC

--------------------

肖邦g小调叙事曲多次在各类影视作品中出现,如电影《钢琴家》和动画四月谎,也是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曲子,推荐一下x

http://music.163.com/#/m/song?id=29844138&userid=60034473

私心超级想看tzk弹钢琴啊w

这两章基本上跟神三关系不太大。。突然发现写到十章mys的视角只出现了一次...后面会多给他一些戏

22 Oct 2016
 
评论(9)
 
热度(2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