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实/神三】Seventh Heaven (05、06)

隔壁豪门片场随时濒临倒闭预警x

前文:

01、02  03、04

-----------------------


5. 神永

 

推开酒吧门的时候,意外地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干净清瘦的青年看上去就是“社会精英”这个词的具象呈现。把他放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怎么看都很格格不入。

“哟,田崎。”我走过去对他打了个招呼,在他对面的空位上坐下来,“今天轮休?”

他点了点头,似是一点也不惊讶看见我来这儿:“前辈是在调查?”

田崎刚进警局的时候给我打过一阵子下手,虽说他早就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警官、和我也是平级,但我有时还会习惯性对他有些大哥似的的态度,他也始终称我为前辈。

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片区在过去两周内发生了三起凶杀事件,原因不明。死者都是这一带酒吧里的陪酒女,在被杀害后还被恶趣味地装扮得精致漂亮像是洋娃娃。我痛恨人伤害女性,尤其还是这样玩弄羞辱的方式。这个案子必须要让它尽快解决。

就像田崎说的那样,我来这儿是为了做案件相关的调查,倒是他自己……我思忖了一下,我知道田崎和我们警视厅的一个法医好像在交往。我跟对方不怎么熟识,只知道他似乎住在这附近,或许这也是田崎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一个人在这儿喝酒?”我对他挑了挑眉毛,“你还好吗?”

他还是那样一副万年不变的平静模样,只是我复职回来以后,总感到他似乎有些微妙的消沉。前段时间我惹出了不算小的一件风波,因为受伤住院和接受审查停职了近两个月,那会儿很多事务都由田崎担着,怕是给了他过多的负担。我虽然这样猜想,但隐约又觉得还有其他的原因。田崎不是那种喜形于色的人,很难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而如果他不主动提及,那也应该是不喜欢别人去打听的私事。我是这样认为的。

“前辈最近又如何?”他避开我的问题,有所指地探究似的看了看我,“你一回来就负责这么大的事件,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吧?”

“啊,大家都觉得我不行,是吧。”我尖锐地同他对视,“你也这么想?”

“这不重要。”他很是冷静地说,“你就是太看重别人对你的看法,才要处处逞强。”

“呵,”他说这话的态度让我联想起另一个人来,“现在连你也来分析我了。”

“我不懂这种事。”他平静地笑了笑,“这是结城先生的工作。”

“我没有问题,好吗?”我几乎要动怒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觉得我需要更多的休假?”

他耸了一下肩:“实际上,前辈,我还什么也没说。是你过分敏感了。”

我心里有些莫名烦躁,转头看向别处。这些日子我总是容易感到急躁和不耐烦,三好的话一定会说,“你看,我就说你在逃避”。我心底有一部分告诉我他说的是对的,我脑子里的他的嘲讽声音叫我更加焦躁,真想像拂去一只苍蝇一样把所有的不满情绪都给赶走。

“啪。”

一声脆响吸引了酒吧里人们的注意。一个年轻的陪酒姑娘尴尬局促地站在一张桌子边,她大概是个新手,刚刚失手打碎了酒杯。

“喂,你怎么搞的啊。”明显已经有些喝大了的男人半是气愤半是恶意地对她叱责。

“真、真的很抱歉……”她不停地鞠躬致歉,涨红着脸眼睛里噙满泪花。那张桌子边上的几个人露出感到有趣的调笑,显然是不想轻易放过她。

我站起来的时候田崎微微动了一下,不过没有阻拦我。

“惹是生非。”三好的声音在我脑子里打转。我对我自己臆想的对头哼笑了一下。

看见我走过去,那些满脸恶心笑容的人微微警惕地瞪起了眼睛。

“你想干什么?”最先纠缠住那个女孩不放的男人转向我。

我把警官证和手枪一起拍在了桌上。

 

 

6. 田崎

 

在神永打算惹事的时候我伸手在口袋里发信息,那边把桌子掀起来的那一刻我刚好按下发送,一猫腰躲过了飞来的酒瓶。

酒吧里乱作一团。客人四散而逃,陪酒女和侍者惊叫着在桌子和吧台间躲避。我避开满天满地的障碍朝他走去。

“你他妈能不能让人正常安静地喝一次酒?”我在一片混乱嘈杂中对他喊,他咧嘴笑得张狂:“敢对前辈这么说话啊,你小子不得了了嘛。”

“不好意思啊,”我随手把一只酒杯拍在试图拿椅子朝我砸过来的人的脑袋上,“那么前辈,请问你他妈能让人正常安静地喝一次酒吗?!”

他笑出声来,侧身堪堪避开一个没章法的攻击,身子一矮就轻巧地滑出了漩涡中心。

“行了,我们快跑吧!”他扯过我的膀子拉上我就跑,他现在看上去开心极了。

冲出去的那一刻,夜晚的凉风令人疯狂而清醒。我们很快就跑出了危险范围,可神永看起来并不打算停下。

我落在后面,看他一个人往前又窜出去一段,而后对着夜空快活地叫唤了几声,如同在对着月亮吠叫那般好笑而傻气。

他需要一些发泄。比起阴沉眼底升腾的躁动不安,他这样也更正常。

“你输了。”

待我走到他身边时,他微微喘着气对我说。

“我可没想跟你赛跑。”我说,“今晚请你当作完全没有遇见我,你干的任何蠢事也都与我无关。”

“真过分啊,我这也是在帮助人嘛!”他一脸坦荡真诚,“看到可爱的女孩子被人欺负,谁都没法坐视不管啊。”

“你就是想趁机闹事吧。”我叹了口气,“再说那也不是什么女孩子……”

“哈,原来你看出来了吗?”他让人恼火地露出“孺子可教”般的神情,一面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还以为我们单纯的田崎警官、科室里少有的良心好青年是不会注意这些的呢。”

“再怎么样我也是个刑警,这点观察力总该要有吧。”我无视了他对我的调侃,“说吧,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抬眼扫了我一下,唇角有了那么几分认真和得意:“目的就是打草惊蛇啊。”

“不好意思?”

“一般进行这种调查都应该要尽量不惊动人,对吧?但是啊,像这种地方太乱了,不把整池水都搅和着翻上来,是没法看到藏在淤泥底下的东西的。”他煞有介事地说,“我就是要他们知道,警察在盯着这一带,杂七杂八的家伙都别给我挡道碍事。”

“……可是这样的话,嫌疑人很可能就会换地方、或者蛰伏下来等待吧?”

“换地方的话那正好,他每更换一次新的靶点都会暴露他的行动范围。而如果他没动作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不会。他在想要完成什么,在这件事没有做成之前,他是无法停下来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神永有他超乎常人的直觉,这一点连警视厅最顶尖的侧写师也认可过。说到这个——

“说真的,就你这做派,这世上也就三好受得了你了,前辈。”我说。

“少瞎扯,他谁都受不了,而且都是我在顺着他好吗。”他大咧咧地抱怨道,“你看我们什么时候相安无事过……啊。”

他轻轻地惊叫了一下,看着路边停下话来。我还没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知道他看到谁了。

昏黄路灯下,手插裤袋等候似的站在那里的人姿态夸张而优雅像是件巴洛克雕塑。对上我们的视线,他吊梢的眼睛嘲讽地弯起恰到好处的弧度。平心而论三好确实有着一副任谁都想夸赞几句的昳丽仪容,美丽的人总是备受宽容,再怎么行事乖张也会被加倍原谅。然而此刻在我身边的这个最是常把这话奉为黄金准则的人偏偏视跟三好抬杠为人生第一要务,警视厅的前辈们曾调侃他俩是天性犯冲,三好的嫌弃态度众所周知显而易见,而神永也时常把对三好的埋怨挂在嘴边。

只是,谁知道他那些抱怨里都有几分真假?他自己都未知晓他一边满脸嫌麻烦一边控制不住地上扬了嘴角。

“啊……你怎么在这儿……”他小声地嘟哝,忽而反应过来似的扭头瞪向我。

“是我叫他过来的。”我立刻坦白,从他身边退开一点,转头向三好,“现在人交给你了。”

“多谢,田崎。”三好勾起一边的唇角笑得瘆人,神永闷闷地投给我一个吃瘪的眼神。我都有点可怜他了。

三好欣欣然走了过来,扬手扯上神永的领带把他拉向自己,他顺服地垂目苦笑,挠了挠脑后蓬松的头发:“那什么,在后辈面前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你倒看看你给后辈做的都是什么样的表率啊。”三好说,一面对我偏了偏头,“对了,我出门的时候看见尸检分析室还亮着灯。”

他拎着神永的衣领对我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而神永歪过脑袋朝我无声地控诉说:

“吃里扒外。”

 

在伸手碰上尸检分析室的冰凉门把手的时候,我空空地握了它一会儿,停滞了片刻才推开了门。

明晃晃的白光让室内和外边的走廊形成鲜明的分界。我还没有完全适应屋内的光明,一个温热的触感就撞进了我怀里。

我顺应地低下头,柔软的唇齿掠夺了上来,带着奇异的芳香。

我想起方才神永就酒吧里的那个“女孩”对我开的玩笑。然而他完全不知道,这方面的真相唯独我会看得比谁都透彻清晰。

因为,再没有别人比我更清楚,人能够在外表的皮相下深藏多少秘密。

她双手勾在我的脖子上,把自己挂在我身前。当她出现的时候,她会是非常主动的,甜蜜和顽劣都在她眼睛里闪闪发光。

“甜吗。”她拿嘴里的糖果喂给我,“巧克力夹心太妃糖。”

她吻着我又随时会放开我。

我搂着她的身子,我问她,我们就一直这样,不好吗。

她勾起嘴角,笑得极尽温柔。她说你真可爱。



TBC


14 Oct 2016
 
评论(20)
 
热度(32)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