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实/神三】Seventh Heaven (01、02)

本着坑多不嫌多,这样不管填哪个都显得我像是还没在咸鱼(?)的心情,就再挖一个吧...

田实和神三的双线,尝试一下pov写法,全部是第一人称,每一章的标题即为这一章的叙述视角会写这两对纯粹是为了取悦我家娘子

seventh heaven是空之境界剧场版七《杀人考察(后)》的ed,田实线会有些类似于空境的意思x

顺便推一下歌 :http://music.163.com/#/song?id=33316288

 -----------好了不废话了-----------


1. 田崎

 

她靠近的时候会带来福尔马林的味道。

当她看见我时,她会主动迎上来,用她纤细但并非娇弱的手臂环住我的脖子。

她的个头小巧,有着一双含着水色的大眼睛。我不善言辞,不知要怎样才能将她描述得恰当:她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美人,只能说是清秀俊俏,有时神色间还会流泻出腼腆羞赧的青涩。但这些也正是她具有的独到魅力,在这样浮华喧嚣的时代里,我再没见过比她的眼睛更干净纯粹的事物。

对,她是我的恋人。我的,可爱的恋人。

她叫我的名字的声音令我迷醉。她对任何人都使用敬语,而我从不知道这个简单的尾音可以带有多少婉转挑逗的味道。

她的手很灵巧。我会一些粗浅的魔术戏法,她很喜欢看,而后一学就会。她还喜欢画画,她的画笔能捕捉到入画之物的灵魂。但她的手可不是拘泥于这些精巧而无用的小玩意儿的。

她是个法医。

很有意思的职业,不是吗。我时常旁观她专注工作时的样子,人体组织和手术器械在她戴着胶皮手套的指间起舞,这样的她真的很引人注目。

我非常的喜欢她。

 

“喜欢。”他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调是他一贯的淡漠,“这是你第三次提到这个词了。”

我抬眼看了他一下。背对着落地窗的位置叫他的脸由于逆光而看不清晰——他大概很喜欢营造出这样的效果:一个理想的心理医生,应当是叫人看不清面目的。

“是的,‘喜欢’。”我点了点头,“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没有。”他的口吻中立而无情绪,“只是,你爱她吗。”

“嗯?”

“你爱她吗?”他加重了一点语气。他的眼睛正在看穿我,而我却无法弄清他的神情。

这是博弈。

“您怎么认为?”我把问题抛还他,“您已经听我说了近一个小时,在您看来,我喜欢她,还是爱她,这个分别很重要吗。”

我相信他始终抿紧的唇微微松动了一点。他会喜欢我这样的不配合,而换个角度来说,这样的不顺从恰恰迎合了他“上位者”的支配欲。消解阻抗是他这样的人得心应手的游戏,我希望能带给他一定的乐趣,好叫他不会对我感到无聊乏味。

“你又为什么这么问?”他反击我,“说明这是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问题?”

他从不给人下定论,而每一个问题都逼迫对方自己给出答案。非常高明的手段。

“这不重要。”我回答道,“您想知道答案?那么我不爱她。”

“我明白了。”他点点头,在纸上写了些什么,“时间到了,田崎先生。”

 

离开房间走至走廊拐角时她迎了上来,在楼道的窗前亲吻我。

“结城先生的效果如何?”

“……值得再试一试。”我回应地拥住她纤瘦的身子,她伸出胳膊来勾住我的脖子。

“还要试什么?”她笑得温柔轻浅而毫无温度,“他帮不了你的。能救你的只有我。”

她说着再度吻我,有淡淡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可是你不会救我。我想要这样对她说,但我只是沉默着回吻她。

何必告诉她一个她早就知晓的事实呢。

 

 

2. 神永

 

我陷入了一场噩梦,怎么都醒不过来。

黑色的风割裂视线,呼啸声里伴随着哭泣和尖叫。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头顶是白炽灯,铁锈和消毒药水的味道充斥我的鼻腔。

仓库,陈旧发霉的潮湿气息,身体很沉,我的枪不在我身边。

有人在哭喊,啜泣着求饶。

我得去救她们。

 

从警视厅办公室的窗子看出去,外面是太过习惯了的风景:钢筋水泥的大楼像复制粘贴一样排到天际,灰色的城市让天空也显得灰霾阴翳。

此时天色正在渐渐暗下来,窗外零散的昏黄光点从一扇扇窗户和高架桥边沿亮起。不过我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的。我一半的窗子落下百叶窗,另一半上面贴满了我试图整理了一个下午的案件资料。

“如果你想理清思路的话,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办公室门口又响起熟悉的带着嘲笑意味的声音。我忍住心底的烦躁,转过身做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我没弄错的话,这是我的案子。”我对他说,“在我认为需要进行侧写的时候我会去找你的,三好。”

他轻巧地笑了一下走了进来。在这每个人都时常忙得焦头烂额浑身狼狈的地方,唯有他永远整洁光鲜得近乎强迫症。我如果有心情开玩笑的话,就会不怕死地去尝试弄乱他的头发了——但现下我没有这个余裕。

他的手里拿着两杯咖啡,把其中一杯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我不喜欢冰的。”我皱了皱眉头,“有烟吗。”

“办公区禁烟。”他毫不客气地回绝我,兀自走到被我贴得乱七八糟的窗户前,手臂一挥就扯下了好几张复印纸。

“喂!”我伸手阻拦他,而他按住我的手,强制我从那些资料和相片中移开目光。他总是能把一切都看得清楚明晰的眼睛洞穿似的看着我。他没头没尾地说,那不是你的错。

“神永,那件事不是你的错。”

他很少这样认真地说话。我明白他想说什么,也感到些微的触动。但他的说辞只是空洞的安慰,而我不需要。

“两个女孩子,在我面前死了。”我看着他无动于衷的眼睛,“她们才十六岁。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杀了她们的人也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开的枪。”

“十二枪,打光了弹匣里所有的子弹。不用你提醒我。”

“你不是神。你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

“我没想做英雄。”

“你在逃避。”他咄咄逼人地同我对视,“你认为你必须解决更多的案子,这样你就能摆脱掉一点你可笑的自我怜悯。”

“行了三好。”我有点不耐烦地加重了语气,“不要试图分析我。”

他微微眯起眼睛,而后显出他惯常的疏离笑容:“看来我是不该过来。”

“我……”在他打算走开时我想要叫住他,但我又似乎确实想要一个人待着。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非常短暂的一个触碰,然后他什么也没说地离开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嘴角挂着苦笑。我去拿他留下的咖啡,感受到指尖些许异样的颤抖。我又下意识地想要找寻刚刚才离开这里的人,我的肩膀上还存留着他的温度。但我对他生了气,他有时候确实真的很叫人不悦。

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风扇的声音,灯管百无聊赖地频闪。夜色完全笼罩了下来,窗外什么也看不见,外面的楼宇从百叶窗的缝隙漏过来零星光点。

我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做。



TBC

---------------

再来补充说明一下:

这里面田实是一开始就是恋人的关系,而神三还不是。会比较慢热,两条线在后面会有关系的。如果看前两章感到很有疑惑的话,就带着这些疑问容我慢慢地填吧w


06 Oct 2016
 
评论(18)
 
热度(41)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