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宜】鲸落 21

本着挖一个坑就要对它负责的态度,这篇终于被我翻出来了...

坑了很久结果这章其实跟狡宜的关系也不大,主要是来结掉崔槙和免罪组的红白玫瑰支线x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目录整理得我要吐血(毕竟是个横跨了一年半的无底坑。。。

 -----------------------------------------

第二十一章 城堡

 

面前的整个空间充盈着银白如月光的光泽,那是通过全息投影模拟出的海边月色。而这里最引人注目的事物自然是屋内正中央的两个女性:如同在安睡的桐野瞳子,和高悬在空中的、藤间幸三郎早已死去多年的妹妹。在月光的沐浴下,她们娇柔的肌肤仿佛会呼吸一般透着润泽的光芒。

槙岛注目了她们一会儿,而后将目光投向屋中的另一个人。

“你来了。”藤间转过身来,对他展露出温和完美的微笑,“欢迎来到我的‘城堡’,圣护君。”

槙岛轻巧地信步朝房间中央走去,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继续之前说过的话题吧。”槙岛忽然不做铺垫地说,语调就同他们经常在学园办公室里交谈时的一般无二,“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在老鼠的脑中特定区域植入电极,而当老鼠无意间按下某个按钮时,电极的刺激便会让大脑产生愉悦的感受。发现了只要自己按下按钮便会快乐时,它们便会不停歇地做这件事,甚至为此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直至精疲力竭。”

他说着微微笑了一下,金色眼睛里闪动过傲慢的笑意,“所以,只要有仿制幸福幻梦的可能性,你也愿意去按下那按钮吗。”

“圣护君难道会耽迷于二元论的可笑说辞吗?”藤间勾起嘴角假笑,“这世上本就不存在什么形而上的东西,快乐和痛苦,都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槙岛轻笑了一下:“是啊。但就算是我可笑吧,在这样的时代里,依然想要看见人类灵魂的光芒。”

藤间不作声地像是在思忖着什么,而后忽而笑得诡秘。

 “对了,”他从手中抛来什么东西丢在了槙岛脚边,“这个你也许会感兴趣。”

槙岛垂目向地上看去。那是崔求成的电子义眼。

“本来想体验一下原始部族收集战利品的感觉,似乎也没什么乐趣嘛。他是你的人,还是还给你吧。”

藤间这么说着,看着槙岛在片刻的停滞后,非常平静自然地俯身捡起了那对眼睛,将它们放进衬衣上方的口袋,贴着胸口的位置。

“怎么样,圣护君?”他的声音开始有些异样的变调,“这是你想要的真实吗?”

槙岛没有回答,从他的眼睛里藤间看不出任何情绪。这在让他隐隐焦躁的同时,又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兴奋。

“我早就知道的啊。”藤间的语调透出奇异的亢奋,“你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你啊,你从他那里——”

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像普通人一样死去。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而让怪物产生了本不应该有的,近似于“人”的软弱。

那样幼稚的天真幻想,是如何就驻进了你那天才的头脑里去的,圣护君?

“我不能容忍那样。‘槙岛圣护’不可以堕落到那样的地方去。”藤间用下定论一般的口吻说。

 

***

他眨了眨眼睛。视线从含混中渐渐清晰,他感到自己像是从一个长久的沉睡里醒过来。

“早安,宜野。”在他起身的那个瞬间,身边熟悉的声音对他问候道,平和安宁得如同过去很多个清新的早晨。

“嗯……”他朝他看过去,同居的恋人带着他一贯的淡淡笑意,用他清澈天空般的眼睛看着自己。他下意识地回道,“早安,狡啮。”

早餐是纳豆、豆腐和味增汤。他还未走到餐室就已经闻到味增汤的味道。

“真难得,你居然会做早饭。”他说,而狡啮轻笑着把两人的餐具摆好。

说起来,味增汤的味道……他看了看手边的瓷碗。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究竟是什么呢?好像越仔细去想,就越想不起来了。

“怎么了,宜野?”狡啮大咧咧地坐到他对面,“发什么呆呢,还没睡醒?”

他看了他一眼。支棱的头发永远不服帖,衬衫的扣子倒是一丝不苟地扣到了最上面,领带也打得干净齐整——狡啮是这样的吗?当然这样的他是他记忆里的,可是,又好像已经不是这样的了……那么,狡啮应该是怎样的?是什么时候起,不再是这样的?他记不起来了。

“啪。”

额前轻轻地一痛,狡啮咧嘴笑着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再发愣下去的话,我要擅自向局长给你请假了哟,警部大人。”

“……啊,嗯。抱歉。”他愣愣地应了一声,“是要加快点了,不然就要迟到了。”

“是吧,”狡啮笑得顽劣,“一系的宜野座警部迟到,可是会成为刑事科一个月的头条新闻呢。”

“少废话,闭嘴。”他这样说着,嘴角带有不自觉的笑意。

 

***

“‘容忍’,”槙岛开口时,声音里彰显出毫无掩饰的讥讽,“是什么样的错觉,让你感到你已经可以去审判别人了?”

“审判?不,圣护君,你不明白吗?”藤间朝他走近了几步,“我在邀请你。我——我一直在等你。”

槙岛在短暂的沉默后,抬眼看向了藤间始终温和的眼睛:“人类总是非常可悲,永远要把自己的愿望投射在他人身上,而从来不肯去看清真相。”

“……怎么,圣护君是觉得,我也对你寄予了什么虚妄的愿望吗。”

“嗯,”槙岛仰起头来,他的眼睛看向不知何处的虚空,“因为,‘在你眼里,我代表着你没有胆量涉足的罪孽’[1]。”

藤间玩味地笑了起来:“哦?在圣护君看来,有什么事情是你能做而我却做不到的么?”

“啊。”槙岛轻轻地笑了起来,而后银光从他的指间飞快地掠过。

高悬在半空的少女异样地晃动了一下。

“公主殿下。”藤间近乎无声地轻唤一声,撤身就朝房间中央奔去,而槙岛在半道上截住了他,那姿态就像是一个真切的拥抱。

细索断裂,女孩飘落了下来,如同一只被解放了的蝴蝶标本。

在投影的虚假月光中,藤间微微睁大了他始终温和平静的眼睛,那张即使是沾上血污也会微笑的俊秀面孔,此刻苍白得似是被染上了月光的颜色。

“圣护……君。”

他张开嘴作出这个词的口型。他本能地想要推开槙岛,但对方的反应更快。托在他腰际的手一把将他拉向自己,叫他们彼此几乎是紧贴着胸膛。

藤间的眉头微微蹙起,双眼仍旧一眨不眨地凝望着这个将自己拥入怀中刺杀的人。殷红的血从他嘴角跌落,他一点一点抬起手来伸在半空。

白皙而沾血的手握住了他的。

“这才是,我想看到的真实景象。”槙岛轻声地说。

藤间的嘴角动了动,就好像要同往常一样微笑,但这让更多的血从口中涌出,叫他喘不过气来。他看着槙岛玻璃似的双瞳,它们那样冷地望着他,像石头一样。

然而奇怪的是,藤间幸三郎的面容慢慢地变得平静,眉间舒缓开来。在他无声的注目里,眼角眉峰都化作彰显无遗的致意。而他的眼瞳直到光芒黯淡消失之后,都映照着槙岛圣护没有丝毫动容的眼睛。

槙岛感觉到怀中人的身体渐渐没有了生息。他重新握住刺入藤间背心的小刀,拔了出来。

“啊,这也是你想看到的。”他说。



TBC

---------------------------------

[1] 出自王尔德《道林·格雷的画像》


05 Oct 2016
 
评论(17)
 
热度(26)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