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婚礼前奏曲(?

※ 和 @→ 的婚礼的一部分,也是专门送给荣口君的文w今晚零点发布正式的结婚典礼(??

※ 第一次写童话,非常的有病,算是睡美人+白雪公主的设定吧。主神三,有奇怪的老一辈狼狐马动物园(...)和奇怪的结三

---------------------------

单纯善永的迷路之旅


在遥远的不知名的时空,德累斯顿的河边森林深处曾有一处荆棘林谁也无法靠近。传说唯有真正勇敢而善良的人历经艰险通过重重考验,才能够进入密林深处,以纯洁的真爱之吻唤醒沉睡中的公主。

“小子,你是这三百年来又一个想要找死的蠢货吗?”看守荆棘林的独眼狼露出狰狞的利齿,“你看,这成山的枯骨,都是听凭几句流言就被愚蠢的情欲冲昏头脑、想要证明自己的智勇无双而白白葬送了性命的无名之辈。“

“诶?”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挠了挠脑袋,“打扰了您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是想取道去往不列颠岛的旅人,不幸在这森林里迷了路。您若能给我指明出去的方向我实在感激不尽。“

“什么?所以你并不是想要来吻醒公主的?“

“公主?”少年困惑地眨巴眼睛,棕绿眼睛和荆棘林的颜色很合衬,“您是说,在这样荒无人迹的地方,竟囚禁着一位可怜的姑娘吗?“

“嗯,其实——“

“啊,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啊!”少年惊叹起来,蹙起了眉头,“您之前说这已经过去了三百年?这可不行,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任这样可悲的情形继续下去。“

独眼狼用它好的那只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当然如果它有两只眼睛的话,就会用两只眼睛打量他了,这是不用多说的废话。

“好吧,”狼起开身来让开窄窄的一条道,“那么你便试试看吧。“

“?您就这样让我过去了?“

“每个来这里的人,我都会询问他们的来意。你是唯一一个并非为了得到什么而来的人。”狼趴到一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去吧,阻止你已经不是我的任务了。你要沿着银河的方向走,注意留神夜晚没有升上天空的月亮。“


于是旅行路过的少年就这样踏上了同不列颠岛毫无关系的道路。随着他往荆棘林深处走去,天色也一点一点暗了下来,夜空中现出牛奶般的乳白星河。

“沿着银河走吗……这个指示还真是奇怪啊。”少年边走边自言自语,“说起来,‘没有升上天空的月亮’是什么?这是个需要解开的字谜吗——哇啊!“

突如其来的强光朝他照面而来,刺目得叫他赶忙拿手臂护住头顶。

“喂,你。”灌木丛的枝桠被分开的声音伴随着类似马蹄踏过来的声儿朝他靠过来,“居然有人能来到这儿,那匹瞎了眼的狼放了你吗。“

少年捂着眼睛从指缝间看去,那强光原是一个奇异的光球,就像是悬挂着的月亮。

“呃……先是独眼狼,现在是……头上长角、还会发光的马……吗?“

“你是也瞎了?”闯来的生物不满地喷了喷鼻子,它头顶角上高悬的光球更亮了些,“我是独角兽。“

老实说,这个自我介绍也是很傻的。少年虽然这样想,但出于礼貌并没有说出来。

“您好,”少年依然半捂着眼睛,“我是路过这儿的旅人,听说——“

 “所以,你也是想要来吻醒公主的吗?”独角兽朝他靠近了几步。

“啊,怎么说呢……”少年苦笑着往后撤身想要避开眼前足以闪瞎眼睛的亮光,“您不觉得‘吻醒公主’这种老套的童话故事太俗套了吗,究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呵,别装傻了。”独角兽对他撩了撩蹄子,“面对美丽的姑娘,你难道不想要亲吻她们吗,你还是不是男人?“

少年觉得有些苦闷,他竟然被一个连人也不是的生物质疑他的性别或是能力又或是性向——管它是什么。

“面对可爱的姑娘,就应该要像珍惜娇嫩的花朵那样爱护她们。”少年义正言辞,“怎么可以趁着她在睡觉的时候夺走她的吻呢?一定还有别的办法能够将她救出去。“

独角兽思忖似的打量他,满月似的光球的光柔和了下来。

“你会找到答案的。”它说,转身踏过它刚才分开的灌木林,月光渐渐隐没入丛林深处。


于是视觉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少年继续往前走。此时月亮开始升了起来,大约是独角兽把它从自己的角上解放了。

当月亮攀升到顶峰时,少年来到了密林中央的空地。银白如雪的月光下,一座精巧的水晶棺端端正正地待在那儿。他朝水晶棺走去,半透明的棺盖上雕刻满了玫瑰,他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你迷路了。“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少年回过头,一只狐狸坐在空气里,它的皮毛泛着月光的颜色。

“是的,”少年说,“我正在去不列颠岛的路上。“

“你是个吟游诗人。”狐狸甩了甩它雪白的长尾巴,从半空中隐匿了身形,而后又出现在少年的肩头,“你唱过无数首歌咏美人的歌谣,喜欢和美好的姑娘们一亲芳泽,却从来不会真的亲吻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少年抖了抖肩膀打了个寒噤,狐狸跳跃下来,栖身坐在了水晶棺上。它看上去有些失落。

“这是我的孩子,”它低声说,“在很久以前受到了诅咒。“

啊,原来是狐狸的女儿。那她一定特别的美丽吧。少年想。

“您一直在等人来救她?”少年看了它一眼,“很抱歉,但是我……这是要真爱之吻,对吧。可我甚至都根本不认识她。“

“不,你弄错了。”狐狸安静地看着他,“真爱并不一定要是爱情,对不对。“

“也是……诶,所以您自己就应该可以……?“

狐狸似是而非地笑了一下,抬了抬自己的爪子:“你看,我打不开它。“

少年恍然。

“你们在等待能够帮您打开这水晶棺、同时对公主没有任何企图的人。”他说。

狐狸点了点头,而少年笑了。

“这点小事,交给我就好了。”他走到水晶棺前。


棺盖翻落在地的时候,少年愣愣地站在原处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我没有想到……”少年喃喃地说,“我以为公主一定是女孩子。“

“流言毕竟经过了一些艺术处理,就像你的那些诗歌一样。”狐狸说,“不然你怎么会愿意过来?“

说着它轻轻跃到沉睡的人的身边,温柔地低垂下脑袋。少年退开了一些,接下来已经没有他的事情了。

过会儿,问问狐狸该怎么去不列颠吧。他想。

窸窣的声音响起来,水晶棺里的年轻人坐起身来。他看上去就跟少年差不多的年纪,深红的头发像火一样耀眼。年少的吟游诗人眨了眨他棕绿的眼睛,百年的魔咒击中了他。狐狸似有若无地在笑,而他走上前去握住了刚刚苏醒的人的手。

“虽然我以前只为女孩写诗。”他对上对方那双还有些茫然的酒红眼睛,“不过,也请给我一个为您作诗的机会吧。“


神永睁开眼睛,午后暖意的阳光让他感到几分梦醒后的不真实。微风吹过落下细碎的树叶,他稍微动弹了一下身子,感觉到肩膀上的力度。

三好歪着头靠在他肩上,依然在沉沉地午睡着。他精致的脸庞在树影与光斑下安静得就像一副嵌在水晶画框里的精美画作。

神永看了他一会儿,歪过头去吻醒了自己的恋人。



END


30 Sep 2016
 
评论(19)
 
热度(34)
  1. 一支药 转载了此文字
    厉害啊我的药,排版愉快wwww我还能再撸十遍(捂脸)(i say 神三,you say yooooo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