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杨】艾尔·法西尔的英雄 06

前文:01 02 03 04 05

------

6.


这一年的夏秋之交,发生了两件令全宇宙愕然的事情:帝国对伊谢尔伦的再度失守,随后海尼森军事政府暨自由行星同盟最高评议会向全星域播报了主权独立公告。

“这是同盟又要回来了的意思吗?”卡介伦在艾尔·法西尔市政府的部门助理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卡介伦总觉得他还像个学生,这天他在端来咖啡的时候关心又有点紧张地问。

“你希望同盟回来吗?”卡介伦反问他。

“我不知道。”对时局并没有想过太多的青年回答得坦白诚恳,“我不喜欢有‘帝国’压在头上,虽然我也不希望再有战争。”

这是在旧日同盟尚存的时候长大的青年人普遍的想法。卡介伦稍微想了想,尤里安跟他大约也差不多大。

“不过海尼森看上去还挺有能耐的啊,”年轻人的嗓音里透出那么点儿兴致勃勃的高昂,“竟然又一次占领了伊谢尔伦。这简直就像是杨元帅还在世的时候一样。”

卡介伦低下头啜饮咖啡。这一回算得上是“杨”的第一次实战,首战就大获全胜。他用的法子有些类似于杨从前为了夺回伊谢尔伦而下的绊子,对要塞的控制系统做了手脚。虽然经过从前的教训,帝国对这方面也加强了防备,但毕竟没有料到还会有敌人再来,而如今的杨对同为电子产物的系统进行引导操控的能力也不是人类能够匹敌。因而同盟竟也就又一次踏足了伊谢尔伦的人工地面。海尼森对此甚是自得满意,只是卡介伦知道,真正的控制权还在杨的手里,这就意味着主动权还在他们的手里。但是只凭自己是没有可能将局面牵引向他们希望看到的方向的,能够主导这件事的人只能是——

尤里安。

自打尤里安和菲列特利加失踪以来,卡介伦再也没有得到过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就连杨也完全找寻不到任何可能相关的情报。他原本放下的心又渐渐提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人在哪里,又是否安全呢……

“对了,”他的助理忽然出声将他的思绪打断,“您之前拜托我的事情,总算是完成了。”

卡介伦愣了一下,接着期待地看看他:“动作很快嘛。你带过来了?”

年轻人点点头,将投影设备打开,又偏过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做得并不够好。”

一只投影出来的小猫在桌上打了个呵欠蜷起尾巴。卡介伦试着对它伸了伸手,小猫给了个抖动耳朵的反应。他这个助理闲来无事就喜欢自己钻研设计些程序,对电子技术好像都还挺懂。卡介伦之前一时兴起就对他随口问过能不能帮忙做个投影出来的虚拟宠物,没想到他真的做出来了。

“这已经够好了。”卡介伦说。

“能帮得到您的话,我很荣幸。”青年知道他军人的出身,有点淘气地给他敬了个礼。

这只猫在当天下午出现在了杨的桌上。

“我办公室的一个学生做的,”他在一旁看杨快活地逗弄那只投影猫咪,“设计了一些基本动作的小程序,跟你自然没法比,就当解闷的玩具好了。”

“这——这很好,”杨双眼闪闪发光,“不能再好了。它真的是我的了?”

“是你的了。”卡介伦说,想起来什么又自觉好笑地哼笑了一下,“以前我们是只敢让别人养他,可不会放心让那家伙养别的任何生物,但现在倒也不用担心你把猫和自己饿死。”

“说起来你为什么总对他有那么多不正面的评价呢?”杨抱起膀子面露不快,“你们还是不是朋友啊。”

“等等,你好像也不该生气这个吧?”卡介伦撑着半边脑袋觉得有点头痛。

杨回答得有理有据一本正经:“他是我的意识来源体,针对他的负面评价也就是对我的思维能力的质疑。”

“扪心自问你对生活常识有什么概念吗?”

杨一边试图抓住着猫咪的尾巴稍一边转移话题:“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卡介伦没有立刻回答,而杨又问了一遍。

“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杨睁着一双清白眼睛,“我知道他是个英雄,做过很多伟大的事情。但他作为你的朋友,那是什么样的?”

卡介伦撑着下巴歪过头想了想:“是个麻烦。”

“啊……”

“懒散,任性,脑袋以下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眼看着杨的神色越来越不好,接着又笑了起来,“但也是个滥好人。”

“这听起来很容易被人骗。”杨撇着嘴闷闷地说。

卡介伦就笑:“那可是能骗得了全宇宙的人啊。”

 

傍晚卡介伦离开政府大楼,在门口看见一个人影拦在那里。是当初来他办公室问话的那个审查员。卡介伦就只见过他那一次,当时他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后来卡介伦也没有探查到与那人相关的信息。自己在跟一个迷雾黑箱打交道,而对方却对他的一切全然知晓。这种不对等形成了隐约的压迫感向他堆积。

“恭喜您。”那人对他一上来就颔首假笑,“这次的任务完成得太漂亮了,想来您的引导也是功不可没。”

“我没有做什么。”卡介伦不想同他浪费口舌,而对方显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您看,我们早就说过您是最适合的。”他跟上他推门出去。

“也许吧。”卡介伦也不跟他谦让,径自往前走。那人跟在他身旁,步态轻松悠闲倒像是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

“我来也是有正经事要跟您说。海尼森判断他现在基本已经完善且稳定了,区区引导这种工作——不,应该说,留在艾尔·法西尔,对您来说实在有点大材小用。”

“你说什么。”卡介伦停下脚步,在恐慌淹上来之前,他试图用一个拙劣玩笑稳住自己,“别折腾我了吧,我可是已经相中了墓园准备好了要埋在这里的。”

“说笑了,您这个年纪,正是事业的成熟期才对。”对方玩弄着自己的扳指,“老实说,您早就应当坐在海尼森的最高评议会里,手握决定重大事项的一票。”

“这还真是吸引人的提案,”卡介伦很是认真地回道,“要是五年前来问我就好了,那时候评议会的每个决议我都想反对。”

那人大约是花了点耐性才让自己没有当场翻脸。他保持了值得称赞的风度挤出一个不尴不尬的笑容来:“同盟需要重建,军队最为需要各个方面的人才。您不考虑考虑做回老本行吗。”

“考虑?”卡介伦稍微侧过身看看他,“我原来还有考虑的权利吗?难道不是你们一纸调令,我便只能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吗。”

“看您说的,我们这不也是在跟您商量吗?”

“那先把我家周围的监视给撤了如何?”

他们互相不善地看着对方,虚假的笑容从那人脸上消失了。

“您想要自由。你们那些人,总是想要那么多的自由。”他轻声冷笑一下,“但是没有国家,没有军队,没有主权……那还高呼那些空中楼阁的主义,不过是中学生才会做的事情。”

“说得真是好听。然而所谓的国家利益,不是拿来给你们谋求个人权势的名头幌子。”卡介伦不在乎对方已然忍无可忍而变得灰败的脸色,他有太多的话早就想要一吐为快,“自由行星同盟。虽然早就名不副实了,但我想我们对这个名字的意义理解不同。”

说完他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再在那人身边停留。那一个瞬间卡介伦想起几张同样令人恶心的面孔。特留尼希特、霍克……就算他们也死了那又有什么用?满世界依然全是他们那样的人,而就是为了保护这种人,他最珍视的东西却被永远地带走了,如今他们竟还想要再次将杨从他身边夺去吗?

对了,索性由自己先下手带杨离开吧。既然先前能带他出去,一定也有能够彻底转移他的办法,没有了杨,海尼森等于就失去了手中最机密的王牌,自然搅动不出什么大水浪。叛乱和政变,很快就会被镇压下去……

他正在这么胡思乱想着,却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随自己。这个感觉早在从政府大楼出来跟那个审查员同行时就隐约闪现,这会儿身边没了别人,就更加明显。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走着,没有拐上回家的惯路,而是往一处空旷无人的荒郊走去。他一直一直走着,直到周围连过路人也不会出现,这才停了下来。

“那么……”卡介伦回过身去,“你打算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无声的影子。他朝那张隐在斗篷兜帽下的面孔仔细看过去,紧接着睁大了眼睛:“你是……”

对方抬起手缓缓放下了兜帽。卡特罗捷·冯·克罗歇尔。他们喜欢叫她卡琳。她浅红的长发在黄昏的金红天空下如同火焰般燃烧夺目。

“别说话。跟我走一趟。”她语气冷淡,命令的口吻里含着胁迫与警惕。

她的眼睛真像她的父亲。卡介伦想。



TBC


08 Sep 2018
 
评论(9)
 
热度(52)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