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10

10.


新落成的小楼与精心设计的花园院落在格伦家的旧址上重新生长起来。晚间的道路边停放满车辆,敞开的大门在初升的月亮下迎接它的第一批客人。

这是艾玛·格伦的成人礼。宴会筹办得不算很铺张,但也做足了与格伦家当家身份相当的规模。甚至连蒲生次郎也受到邀请,如今他几乎代替阿久津出席所有的重要场合了。有关阿久津的组织当年对格伦家所做的事情,艾玛做出过这样的表态:

“我不会原谅他,所有的一切我都会一直好好地记着,并且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如此说着,又郑重地转向实井,“但是这些与您无关,我希望——我想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请您不要太过苛责自己。”

艾玛的态度叫那些大人们交换了一个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很有些感喟的眼神。“感觉我们反倒才是傻瓜。”波多野摇头笑道,而甘利自鸣得意拍拍胸口:“因为是我的女儿嘛。”

宴厅内舞乐奏响,在华尔兹的乐音里实井朝艾玛走过去,极具风度地弯腰鞠躬邀请她一同开舞。受邀而来的人们自然无法移开地将目光追随着他们滑入舞池中央,他们是新生的核心,未来系在他们交握的手里。

“实井真是个妖怪,这么多年看着还像才二十来岁。”神永在舞池旁抱着膀子发笑,丝毫不觉自己这话有多少自打脸的成分,“不知道的人只当他俩下个月就会宣布联姻订婚。”

“如果你不想被田崎和甘利联合追杀的话,最好学会闭嘴吧。”三好端着杯香槟站到他身边,手机恰好在他口袋里响动了一下,三好低下头看过去。

“啊,是佐久间警探长。”三好自语得轻声,但神永立刻一脸警觉地扭过头来。

“他跟你说什么?”神永说着就把手机从三好手中顺过来。三好皱起眉头瞪他,只是眉眼边角浮着没有掩住的愉快。

神永瞧了瞧屏幕上的短信,那上面以佐久间一贯的简短利落的语气知会说,他收到来自南边一座小镇的警局线报,已经确认了结城这次的下落。

“他就这么乐意替你四处看着老师?”神永拿拇指啪啪按着手机屏擅自打回复,语气里有几分不加掩饰的酸味。三好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替我’看着,这不也是帮你吗。说起来回头还得好好答谢人家一下,这两年我们两个谁都没工夫专门去管老师的事儿,可全靠佐久间先生盯着了。”

“那还不是老师他自己……”神永把“没事找事”四个字咽进肚子里,“你说他总要跑干什么,每次找着他叫人暗中给看住了,没两天就来消息说人不见了。”

“脚底抹油、心里有鬼嘛。”三好就说得毫不客气,“他拉上人家要同归于尽,也不怪沃尔夫要满世界掘地三尺挖他出来。”

神永耸了耸肩膀:“沃尔夫要找就让他找呗,这么多回了谁还不知道,他俩谁也要不了谁的命,就只会瞎折腾。”

那日在荒岛断崖之下,三好和神永按照计划顺利将坠入海中的结城接应上小艇。那之后他们两人护送结城离开,结城却在途中甩掉所有人忽然神隐,叫他俩花费了好几周才搞清楚他的动向。数月后从各方打探来的消息表明,沃尔夫也自那一场坠亡中逃出生天,自此结城这两个倒霉学生就陷入了成日里绞尽脑汁在沃尔夫和结城的你追我跑中把结城给看护好的头疼循环里。

“下一次,下一次他要是再跑,我们就不管他了。”神永赌咒起誓,而三好说:“这事儿没完的。他就等着被沃尔夫追缠一辈子吧。”

舞曲变了,悠扬舒缓的弦乐转为随性摇滚的鼓点。气氛随之愈发活跃起来,两人目光放空地望着周围,神永不自觉地脚底应和着轻打节拍。

“对了,有个事儿我最近才听说,”三好忽然一扭头,拿一双精密眼睛扫射他,“老师走之前是不是给过你什么东西?”

神永眨巴两下眼睛:“对啊。”

“然后呢,”三好冲他摊开手一副索要架势,“东西呢?”

“你问这个干嘛,那是老师给我的。”

“少装了,”三好反手轻轻推搡了他一下,“给你你还扔海里去?”

“他都给我了,我乐意扔了看个水花不行啊。”

“你不要我要呀。”三好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哎,老师就是拿准了你傻。”

“你才傻。”神永对他皱皱眉头,又像小狗撒欢似的拿鼻尖磨蹭他的耳根,“要那些干嘛?我就只想要你。”

三好歪了歪头。这两年神永越发没羞没臊,整天满嘴情话跑火车,奇怪的是自己竟也不觉得腻味。他转开头轻声嘟哝一句:“我不是要自己留着用。”

“我知道,你是想拿那些去帮他们。”神永朝实井和艾玛的方向偏了偏头。他收敛了些神情,转而认真道,“不过实井自然不会要外人的帮助,而要是拿给格伦家,波多野怕是会觉得我们看不起他。说到底上一辈人的影响,最好还是不要留下来。”

三好沉思似的静默了一会儿,忽而笑了起来:“也是。终究那些跟我们也没关系了。”

他们随意地再度朝四周看过去。艾玛撇开了所有殷勤的邀请一个人独舞,裙摆旋转着散开像是太阳花。甘利醉得太早了,波多野骂骂咧咧地架着他的膀子一脸敷衍地附和他的胡言嘟哝。实井在同某些家族的大人物们谈话,他看上去越发游刃有余了。田崎始终站在他身后错开两步的地方,往后的日子里他也会一如往昔地为他站在那里。

乐队已经准备好,指挥站在台上,这座城市将要开启新的乐章了。

神永把目光收回来,落在身旁人的身上。三好说的没有错,只有他们是和这一切都全然不相干的。只有他们。

三好转头回望住他,暖意微光衬着他葡萄酒色的眼睛。三好的眼角有细微的纹,他毕竟也早已不年轻了。但神永相信等他到了七老八十也还会是个美人。

美人安静地凝视着他。神永看见整个宴会厅堂在他们身边褪色,人影织流尽数消散化作金粉烟尘。天地间只剩下三好一个,就这样一声不响静默端凝地等在那里。

他等了有多久了呢?神永隐隐约约地想,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在一厢情愿不死不休地等待,但三好又何尝不是始终在等着:他的眼神,他的呼吸,就好像余生都只为等他一句话。

而神永说——在晚了这么多年之后,他终于能够问出这句话了——

“跟我远走高飞,好不好?”



END

-------------

就...终于完结啦(。

算是第一次写这样群像的故事,也确实是至今为止完成的最长的一篇文了。虽然还是有很多敷衍的地方,但能填完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非常非常感谢直到现在还在这个冷坑里陪伴的朋友们w

然后是一些个人想法吧,其实也是持续挺久了的一个状态不好的问题....今年从年初开始就莫名的丧得很厉害,想要寻找一些新的突破,写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今后可能会比较咸鱼......手头上还有些点梗,有好的想法的时候会慢慢写的。再次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朋友,给大家比心!

19 Feb 2018
 
评论(11)
 
热度(21)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