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8

8.


 

空放的时间不知停滞了多久。在昏乱温热里三好脱了力地垂头至他身前,睫毛底下沁着不知是生理还是无端情绪的晶莹泪水,像只寻求蹭慰的猫咪软软地吻他的脖子。

已经有很久没有见他这样了。分别重逢之后,三好同他再也没有像恋人一样亲热过。即便他们时不时地上彼此的床,三好体态言语上倒是主动,眼睛却是冷的。神永总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刻意阻拦、又到底在抗拒什么——其实早在更早以前,在子弹尚未经由三好的食指扣进他心头之前,他就隐隐感到三好在试图阻止他们两人进一步的进展,而在他看来,那本该是理所应当自然而然的进展。

在谁也无法预见到状似平和的黄昏行将坠落、而一切就要变得分崩离析的前夜,他同三好照例在床上胡闹得厉害,手指间勾起他股间一片黏腻举给三好示意:“你看这多少子子孙孙都没法开花结果,就要在你腹上死了。”

“想要开花结果还不容易?”三好拍开他的手,“你那些个好姑娘,肯定不缺温柔土壤给你播种。”

“少来,我跟她们可都是清清白白。”神永作势举起那只子孙满堂的手起誓,然后又吻了吻三好的耳根,温吞狎昵咬耳朵玩笑道,我们去捡个小孩怎么样?就像老师当初收留我们一样。

三好眼神忽而一冷,随即推开了他。

神永有些懵,心思还没从方才温柔乡里脱出来,只当三好又在惯常的闹些小别扭。而三好说,你想什么呢。他眼角睥睨唇边讥讽冷淡,他继续说,你还真当这种关系能一辈子啊。

这种关系,什么关系?神永后撤一点退开看他,万千雷鸣密密匝匝炸响在他脑壳里。三好就又不说话只是戏谑发笑,琼浆眼波卷起层叠波澜无声推开他。神永记不清自己是想要怎么摔门而去、又是如何在开门的刹那就对上外边威慑的枪口。坏消息总是喜欢携家带口凑热闹,黑衣的使者带给他们友人叛逃的讯息,接着他和三好被组织里分头质询审查了一番,随后就被半强迫押送着去执行紧急任务。任务中三好倒是一切如常,就好像先前的骤然对峙都未曾发生过,那天最后神永还心怀侥幸想问三好跟不跟他走——而三好对他开了枪。

那之后很长很长的空窗里,他反反复复回想过去的每一帧画面。幼年时跟三好为了抢夺遗落在垃圾堆里的钱夹、不打不相识地相互把对方按到在陋巷尘土里,啃进一嘴阴沟泥土的味道;他们第一次杀人,血溅在战栗的脸上的黏腻触感;青春期的盛夏,他在蝉鸣的窗前抱住三好就像是整个世界尽在怀中……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一直形影相伴,他却恍惚意识到自己从没真正理解,对于三好来说,身处在死神的镰刀随时莅临的险境炼狱,爱并不能成为他们的后盾,反而是一种可怕的危险品。当他在言语神情里不自觉地流泻出对安定生活的向往,而叫三好窥见了某种足以致命的温暖。兴许正是在那一刻,三好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要让他远离这里,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太久了。神永想。太久了太久了太久了。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他们这样,耗费那样多,虚掷那样多。但是没有关系了,漫长雨夜就快要结束了。他们现在可以去爱对方了。

他复又低下头去,给三好挺直优雅的鼻梁上印下湿漉漉的痕迹。“你又哭什么呢。”三好轻轻地这样问他。他说我不知道啊。三好就笑,抬手扒着他两侧颌骨舔舐彼此口中腥甜咸涩的混杂味道。

他说我爱你。

 


TBC

---------------

赶上情人节把这章单纯开车搞完了.......这篇还剩两章,本来希望能在年前完结,现在肯定来不及啦。总之祝情人节快乐、以及提前的新春快乐啦

14 Feb 2018
 
评论(11)
 
热度(21)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