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7

7.

 

阿久津位于城郊临海的宅邸戒备森严。追逐着夜幕降下,几道影子无声无息地在院中穿行而过。

早先实井几人商议推测,由于沃尔夫的突然介入,阿久津的精力应当会被分散。三好这回的意外情况想必同结城有关,神永他们这些年同警方暗中做了不少排布,也正是为了在恰当的时机应对荒岛监狱上可能的突发状况。而实井便打算趁这个时候从另一个方向突破,既是试图从根本上解决悬在他们头顶的危机,也是为了结横亘在他心中的久长困境。

为了尽量不提前惊动护卫,他们将手下人安排潜伏在外围各处听候指令,只有田崎实井与甘利三人悄然潜入了宅院内部。现在他们离闯入宅邸只差最后一道门,而岗哨的探照灯正三百六十度无间断地旋转着。

“时间太短了。”田崎掐了掐表,要想趁着灯光还未扫过的空档穿过去风险太大,他心中估摸着行到这一步还是得硬闯了。

“我去把灯打灭,趁断电的时候你们俩赶紧过去。”甘利干脆地说,端上枪就要冲出去。

“甘利!”田崎一把拉住他,“不可以。”

甘利笑得满不在乎,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让田崎回想起他最初遇上甘利他们几个人的那一天,他走投无路破釜沉舟地问他们,我要如何加入你们?而甘利张开手臂欢迎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洒脱利落。

“要去一起去。”田崎说。

甘利摇了摇头:“没必要。我们乱枪一通确实能闯过去,但里面肯定就都惊动了。这样更快,我还能把护卫引开来拖延一阵子。”

“又要逞英雄?”实井语气不掩讥讽,却也难得的流露出关切的意思,“这太乱来了,好运并不会每一次都关照你。”

“放心吧,”甘利给枪换上弹匣,转头朝他俩做了一个志在必得的手势,“你们还信不过哥哥我吗。”

说着他不再理会身后两人的皱眉,侧身滑步抢在灯光照临之前占据了适宜的视角。“啪”,伴随着玻璃碎裂的脆响,探照灯如他预想的那样瞬间熄灭。岗哨卫兵低吼一声,甘利知道此时还一刻都不能放松,他一个翻身避过从高处扫过来的流弹。已经无暇留意田崎他们是否行进得顺利,他俯身猫腰钻进围墙外的灌木林,拨拉开树丛枝桠的同时刻意弄出动静来。身后不时有逼近的枪声,卫兵如期在被他引过来,他头也不回持续往前走。只要穿过这一片树丛,就会进入先前部署下的人手能够支援到的范围,只要再把护卫多引开一些——

岗哨抹黑放出的枪击中了他,子弹穿膝而过。疼痛炸开到叫他连叫喊声都发不出,他勉强支撑着又朝前挪动几步、终是跪倒下来。四面有脚步声踏碎枝叶而来,他分辨不清敌方的数目,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敌得过。

“那个孩子,”朦胧中他脑中莫名却响起辛西娅·格伦的声音,“我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但我也只能拜托您。至少……请放过那个孩子。”

“……艾玛。”他低低地叹了一声。

黑暗里两束异样亮光骤然间扑过来,伴随着机车低吼掀起沙尘的轰鸣。甘利愕然瞠目抬头望去,漆黑机车隆隆驶来就像夜幕中咆哮的凶兽,而他的小姑娘从机车后座上站起身,她端着机枪迎风而来,披肩红发如火焰燃烧。艾玛干脆利落地扣下扳机,一梭子弹扫在那几个追兵的非要害处。

机车卷着尘土在他面前停下来。波多野一言不发跳下车,大步流星冲到甘利面前,一把拽过他的衣领就吼:“你他妈在做什么?!”

“你、你们又是在做什么?”甘利的神情从惊愕转为恼火,“别胡闹了,你怎么能带她上这儿来——”

“胡闹的人是你!”甘利被他怒吼得近乎动弹不得,波多野眼中的风暴激烈地挣动,像是有某种难以言述的感觉从内部纠缠着他,“说什么‘一定会回来’啊,把艾玛交给我然后你就可以自己心安了是吗?”

“不,我……”

“你如果出了事,她要怎么办?我——我要怎么办?”他紧缩着眉头似是在与自己斗争,然后终于冲破束缚般地喊道,“我们难道不是一家人吗?!”

甘利怔忡难言地盯着他,而波多野转开脸去,像是由于吐露了真意而感到窘迫,琥珀眼睛执拗着不肯再同他对视。他还是同少年人一样可爱,甘利想着。他没有告诉过波多野,他其实一直都记得。那年他接到命令去接近格伦夫人、潜入到格伦家伺机行动,而在辛西娅·格伦的引领下他远远地观览过护卫间的一场例行比试。他记得的,他记得那天获胜的少年神采飞扬,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都让人觉得他是那样耀眼,如同披着旭日喷薄而发的晨光。

那样的光芒,是被自己毁掉的。甘利从不否认自己在格伦家的倾覆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无法违抗命令、却又临阵叛逃,他知道自己两边都算不上什么好人。每当艾玛拿一双蔚蓝眼睛看着他,他都感到刺心的愧意。而时隔多年,当年的少年竟还始终不忘格伦家的仇事,并且还找到了他。他一如往昔的忠诚、勇敢、甚至比年少时候更加的坚定。甘利就一直觉得,他是没有资格去碰他的。可他还是想——就像他抱着艾玛便再舍不得放开一样——想要留在波多野的身边。“如果真的能够同他们像家人那样”,这是多么厚颜无耻的梦啊。但现在波多野却对他这样说了,他在对他说,他们就是一家人。

艾玛走上来在他身边蹲下,她垂目看他腿上的创口,泪水就从她长长的睫毛下面沁出来。“我以后……会听话的。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去做。”她轻轻地摇头,微微吸了一下鼻子,“所以,别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甘利没辙苦笑,抬手敲了敲她手中的机枪:“你都这么有能耐了,我还能说什么?”

女孩依旧泪光闪闪又惶惶不安地看着他。

“我一直想向你们道歉。”甘利看了看波多野,又转头向艾玛。“对不起。”他把手放在少女落下碎发的耳际,她有着一双与辛西娅如出一辙的眼睛,“你的父母,格伦家……是我没能救得了他们。”

而艾玛扑上来用力搂住了他的脖子,她趴在他的耳边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TBC

------

amr腿部中枪依然是三轮爸爸的启(锅)发。这边不会也让他瘫了的,大概就会瘸上俩三月吧(你)

有关剧情逻辑上的太多bug,自己脑了个小剧场_(:з」∠)_:


波多野:说好的动用全部力量呢?你们把手下都丢外面自己单打独斗是什么意思?

甘利:(躺着)为了给你机会美人救英雄啊——啊疼疼疼!

神永:等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三好:哪里都很不对吧。

神永:(指向甘利)不是说对不起我不能坐视不管吗,结果你们谁也没来帮忙啊?

甘利&田崎&实井:(喝茶)你们那边都要干上三天三夜了,我们怎么好去打扰呢。


31 Jan 2018
 
评论(8)
 
热度(16)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