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6

6.


荒岛监狱建在岛上的山岩内部。岩洞内昏暗,人工开凿的错综岔道构成迷离繁复的迷宫网络。沃尔夫在三好的带领下走在阴湿洞穴内,石灰溶液滴落的声响不时在甬道各处奏鸣。

猎手在追逐猎物的过程中,也随时可能会被对方诱惑。这样的想法袭上心头的同时,四面霎时间烟雾骤起。

沃尔夫像是就在始终等着这一刻一般,抬手拔枪扣动得毫不犹豫,却未能听见击中猎物的反响。

“带您前来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三好轻快的声音伴随迷雾送进沃尔夫的耳朵里,“接下来,老师自会让人引领您过去。”

他所说的“引领”随之而来:枪声从四处迷雾中响起,并不致命但依然密集的火力逼迫着他们向仅存的空隙方向移动。烟雾渐渐在消散,沃尔夫能瞥见三好的棕红头发在一处岔口一闪而过。

“抓他回来。”沃尔夫挥手下令,自己却是头也没回。鲍尔不待沃尔夫话音落地就已敏捷地往岔道追过去,而沃尔夫几乎未被分毫打断前进的步伐,迈开的步幅愈发迅猛如狼。身后的枪弹步步紧逼,他知晓火力线在将他诱导向敌方掌控下的围猎场。狐狸这次又想将他这个猎狐者引向何方?他急不可耐想要知道。

 

鲍尔在通往岩穴外的豁口边缘堵着了三好。他应当是想要从洞穴内的暗道逃出去,却不想这处岔道最终的目的地却是横断的绝路。三好半倚着岩壁站在断崖边沿,鲍尔一路追来,有瞥见地上滴落的断续血迹。沃尔夫的那几枪并非全然放空,子弹至少擦伤了三好的手臂,他看起来脸色发白,但还很是镇定。

“你失策了,真木先生。”鲍尔自觉已占了上风,言语间的态度也变得不再谦逊。而三好不在意地笑了笑:“也许吧。”

“你没必要跑。大佐并不想要你的命。”鲍尔说,“我们只需要你的配合。”

“他要我带路,我已经做到了,你们还想要怎样?”三好笑问他。鲍尔冷哼一声:“你别装傻,你以为大佐想要的只是你把他带进你们的陷阱里去?”

“他当然知道这是陷阱,还是说你对你们的大佐没有信心?”三好说着,讽刺地扬起嘴角,“至于我,他要拿我当人质去胁迫老师,我怎么也要努力一下,好不叫他得逞啊。”

鲍尔威慑地朝他举起枪,三好猫腰脚下一个侧滑忽而窜至他抬起的手臂下方。他想要绕过自己。鲍尔一面迅速判断对方的意图一面反手截住三好。三好伸腿绊倒了他,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被鲍尔用力摔回到断崖边,只差一点就要滑落下去。三好一手扒住身下岩壁试图阻住身体后滑的趋势,鲍尔露出得胜的神色从地上爬起来拿枪指着他,但三好甩手就把自己的手枪扔出去直将他手中枪支撞脱跌落崖底。现在两人都没了武器。三好稳住身子向外的打滑,他手指死死卡着石壁边沿,碎石随着他的轻微动作滚落入深渊。

“你已经无路可去了。”鲍尔依然能看见胜利的天平倾向自己,这一处的岩石并不稳固,他小心地判断着脚下情况缓步朝三好靠过去,一面向前伸出手去,“请随我回去吧。”

三好没有动。他转头往山崖下看了看。海浪拍打着岩壁击碎沙石,每一下大力的浪涌都带着碎屑石块跌落下去。

“真木先生。”鲍尔稍微加重了些语气,“你不可能逃掉的,跳下去只会必死无疑。”

“三好!”

海风带来一声炸开的呼喊,三好扭过头望去。眼前闯入的景象就仿佛早在预料之中,却又似乎好得太不真实。在数米开外的石壁下方,神永正蹒跚着穿过海风越过嶙峋石块朝他们的方向而来。他张开双臂用尽气力对他喊:“跳过来!”

短暂的凝滞,三好就只是看着那双毫无动摇的眼睛。神永保持着接迎的姿势等待着,他不再需要说别的话,他相信三好知晓他此刻全部的想法:

我在等你。永远都在等你。

鲍尔眯起眼睛来回打量眼前,紧接着他猛然间朝前扑过去,而三好也在这个时刻行动起来。神永只听见风呼啸袭来,棕红头发满溢他的视线。冲撞的钝击,他朝后栽倒,三好撞进了他的怀里。疼痛瞬间漫天覆地,但即便呼吸都要被阻遏,神永也分毫松不开手臂。紧接着,温热裹挟上来。他们都还倒伏在地上,三好就直接压在他身上亲吻他,那深吻里带着火药气息和血腥味,带着疯狂的求索。神永身子滞了一瞬,似是一时间还没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但身体先于头脑作出回应,他回吻上三好,激烈得分不出谁疯得更厉害。

这座岩穴监狱那样庞大,有那样多错杂暗道。明明没有做过任何联络,为什么自己就是预感到,神永一定会赶来?在血与火的拥吻里三好自甘沉沦地想。要去信任依赖一个人,他以为这是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到的。可他其实早就知晓自己的心,现在他再锁不住它了。

而神永稍微松开了他一些,把手放在三好脸颊耳际,捧着他的脸庞细细地看着。这世上也就只有这个人,这么漂亮,这么没心,就舍得让他夜夜无眠、抓肺挠心,要生要死都由不得自己。

“老师他?”三好终于先开口发问,清冷声线将彼此从晕乎缥缈中拉回来。

“往北去了,”神永问他,“沃尔夫找过去了?”

三好点了点头,神永说:“那我们也快些就位。”

他要站起身来,而三好低着头没动。“怎么了。”神永问,一面瞧见他左臂上淋漓未干的血渍。神永赶忙又蹲下身,撕下衬衣袖子替他做临时止血处理。

“这不碍事……但是枪掉海里去了。”三好说,他发闷的声儿甚至有些自觉窘迫的懊丧。神永几乎要笑出声来了。他反手从背后摸出两把手枪来,甩手抛给三好一支。

“速战速决。”神永咧嘴笑得近乎猖狂,眼角唇边全是急不可耐的冲劲儿,“我可等不及要跟你干上三天三夜。”



TBC


21 Jan 2018
 
评论(7)
 
热度(15)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