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5

突然发现这文目前电脑里的文档已经7w字了...惊吓,这个写完的话估计会是我填过最长的坑了...

还是单纯地跑剧情,临时加了点私货(?),感谢三轮爸爸的子承父业(合十

----------

5.


“这次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海边礁石滩涂上,晨曦的雾气弥散着沉降。结城遥望着远方天际,而后不知打哪儿掏出一样物什朝神永抛过去。

“既然要走,有些东西我就用不上了。这个你拿着,就当是饯别礼吧。”

小小的反光划开一道抛物线,神永抬手抓着了它。一枚印章。神永翻覆地看了看,“这是做什么用?”他问。

“无条件动用我在这座城里所有人力、资源、以及一切秘密渠道的口令钥匙。”结城说,“倘若真的启动那些,阿久津的王座就要易位了。沃尔夫想要的也就是这东西。”

结城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抛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神永记得多年来组织的秘密传闻里,说结城若是愿意随时就可以取代阿久津。外头人早把结城给传得神乎其神,唯独他跟三好不信:倘若结城真的有遮天的本事,那他们怎么就能三番四次给人搞得那样难堪?现在看来这传闻确实是真的,而这反倒显得他们这些年的挣扎都变得很可笑了。

“你想不通。”结城读心似的瞧了他一眼,“不是我故意袖手旁观。我要是动用它,那就是挑明了要厮杀,不但不一定能救你们、救我自己,还会死更多的人。”

神永耸了耸肩:“您说得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该用它。等这事儿摆平了以后,我会交给三好保管的。”

“是给你。”结城纠正道。有那么一会儿,海风停下了,嘈杂声响从这个岛屿上消失。神永看着手中的冰凉金属块,他隐约模糊地觉得自己应当拒绝,这当然是个拙劣玩笑,而他想要问结城为什么又要耍弄他。但是最终他没有问。

“我可以认为,这是把一切都交由我决定的意思吗。”神永说。

结城就只是用浅淡目光似有若无地看了看他。而神永转过身朝前走了几步,然后他猛然挥动手臂,将那枚印章远远的、用尽全力地抛向低鸣的大海。

他早就明白却又难以承认,在结城出卖他的时候、在三好对他开枪的时候,他明明清楚他们都是出于好意,那他到底愤恨不甘的是什么。他就始终隐隐介怀结城同三好之间那种无须言语、又屏退旁人的信任亲近,而现在,他终于得到他一直渴望的认可了,可当他将那份沉重褒奖扔出去的那一刻、他反而轻松了。

“真干脆啊。”结城语调轻快,像是一早就猜到他会这样做似的,“那可是能够撼动这里整片根基的力量。”

“哼,您倒是逍遥快活了,还想别人替您卖命一辈子,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神永说着,兀自吹了个口哨,“要把怀璧之罪丢给我,我才不干。那扎人的王位还是留给他们想要的人自己坐去吧。”

结城似有若无地哼笑,背身往前信步走去,任凭海风将大衣后摆吹得猎猎作响。

“说到这个,那王位上的人也该来了。”

 

风户轻喘着气来回扫视眼前,一双眼睛瞳孔紧缩着。他看见一双军靴踏过海浪沙石朝他走近,他认得它们。在这双军靴的主人还确实是军人的时候,他就追随着他。接着,有人粗暴地扯下了他口中的布条,他呛进一口苦咸海风,直教气管肺脏都痉挛起来。

“先生,”他看着那双无动于衷的军靴,一字一顿地问它们,“您是要处决我吗。”

“我想你自然清楚为什么。”阿久津语调平平地说。

“我自问从没对不起您!”风户抬起头来瞪视他,“倒是结城……是他暗地里支使他那些小鬼、又一直跟沃尔夫纠缠不清。我们正是应当趁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其他人的事我自会再做处置。但是将沃尔夫放进来,让这一整座城市责难我管理无方,是你的大错。”阿久津说着后撤半步,他身后的人便不得不显出身来。风户看着蒲生次郎低着头朝前走近,他的手中握着枪。

“你知道怎么开枪。”阿久津对他的儿子说。

蒲生轻微地摇了摇头:“父亲,我不能这么做。”

风户微微睁大眼睛,他看到他那个从来缄默、行事认真而循规蹈矩的学生,有生以来第一次反抗他的父亲。阿久津像是也没有料想到他会这样,不过他很好地掩住了自己一刹那的诧异。

“这不是跟你商量。”他说。

“有本事你就亲自动手,逼你儿子算什么?”风户低吼道,接着他颤声发笑,愤怒恨意全都变作嘲笑讥讽,“你怎么不教教他,凡事不要弄脏自己的手?”

阿久津看也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再对蒲生说什么。他就只是静默地等待着,而四周降下冰冷的压迫。

蒲生再度摇了摇头。他看起来更加的坚决,风户模模糊糊地想,他教导了他那么多年,从没见他这么坚定过。“我不会这么做。”蒲生说。

猛然间,风户向后用力撞倒身后的护卫,被束缚的双手夺过对方腰间的配枪。周围瞬间四方枪口对向他,蒲生抬手意欲阻拦,而风户哲正露出一种奇异的、终结而满足的神情,把枪管塞进自己的口中。

“风户先生——!”

蒲生次郎的这声呼喊并未传入风户的耳,在他喊出声之前,子弹已经带着一捧血肉碎骨飞向遥远的海天。

 

结城从礁石岩壁后面绕过来的时候,海滩上只余下阿久津一人长身而立。

“妇人之仁。”阿久津沉默了半晌如此说道。结城摇了摇头。

“不。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让他学会了真正的勇气。”结城转目望向海面,有海鸟在半空持久地绕圈打转,“但从今往后,他也再不会信任你这个父亲。”

“别装好人了,”阿久津毫不同他客气,“那么喜欢当‘父亲’的话,把我不中用的儿子们送你如何。”

结城抬手表示敬谢不敏:“替你暗中看护你那小儿那么久,也没讨着什么好。”

阿久津的脸孔松弛了下来,这时他才显出老态来,像一只倦了的苍鹰:“好处,利益。我没有想给你吗?是你自己不要。若非你当年有意为之,风户又如何能扳倒你。”

“我对自己不放心。”结城抬手按住软呢帽子好不被风吹走,“我很了解我自己,所以才更要对权力敬而远之。”

“即便付出那样的代价?”阿久津意有所指,“老实说,你那些学生居然谁也没给你来上一拳,可真是教人吃惊。”

“我偶尔也想磨砺一下年轻人嘛。”

“你总是不缺耍滑头的理由。”阿久津半是谴责半为无奈地瞥了他一眼,“不过这次你必须有所行动。”

“办法我已经想好了,”结城回过头来,唇角浮着如初春般和睦的弧度,“你的王国我没兴趣。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那些孩子们。”

 

 

TBC

---------

关于扔印章那段,开头也说了是因为三轮爸爸的D1960假想,兴奋过度于是结合这篇文原本的一些构想加的。其实这边结城的本意就是想要放弃手中的一切力量、同时也放自己的俩傻儿子自由。但如果把传国玉玺(划掉)给三好的话以三好的做派那估计就会是——“太好了我早就想干掉阿久津了,狼大佐您来不来搭把手!我把老师送您!”(完全不对!!!),而神永反而会放弃。那么魔王干嘛不直接自己把印章给扔了呢?那当然是要让神永宝宝感动一下终于得到了爸爸的爱(魔王:计划通√神永:我tm又被耍了?)然后关于结神亲父子论(???)还想再说两句,不知道为啥从动画和小说里面感觉到的是三好/真木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而神永(伊泽)就一直有些被苛刻对待,这就很戳我的点,这种儿子渴望父亲的认可、又隐含不甘心的复杂对抗,非常喜欢。


09 Jan 2018
 
评论(10)
 
热度(1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