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槙】机械王子

回应点梗。看到有朋友点崔槙还蛮惊讶的,因为我好像一直没有写过很纯粹(?)的崔槙(老崔对不起!不过你看每次我玩红白都总会让你赢(喂)。

有pp原作元素映射下的架空童话,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写法,写得非常放飞。希望不会很奇怪…..

----------

机械王子

 

被誉为天才机械师的崔求成漂洋过海初至邻国便很快受到女祭司的传召。这片奇异的国度以神的旨意三权分立而治:祭司掌管法律的制定,行政诸事交由议会决断,此外,还有管理国民苦恼的王子来维系秩序的安稳和平。

说是王子,但这个国家其实并不存在王族宗室。王子甚至也不是人类,他是由千百种矿石、合金、桂树叶子外加一缕月光打造,花费整整三年烧铸而成的人工机械。他看起来是那样高贵,仿佛除了“王子”便再没有能配得上他的称谓。但外表并不是最重要的,王子的核心才是这里至高的瑰宝与机密。那是由各行各业中精心甄选出的二百四十七名天之骄子将自身投入炉心,藉此凝结成的无与伦比的智慧晶体:它拥有浩瀚无边的知识、一窥宇宙奥秘的洞察力、还有绝对公正毫无偏颇的玲珑之心。名单上几乎所有人都自甘情愿为此献身,毕竟他们都是那样绝顶的聪明,凡俗乏味的人世已经不能激起他们的兴趣,因而也就毫不犹豫、甚至迫不及待去成为“神”的一部分。唯独奉命主导这场伟大神迹的设计师——他本人的名字也荣幸地被写在这闪耀名单之列——在最后一刻忽然反悔。搜寻他的卫兵最终在一片黄金色麦田中发现他时,他已先一步驾鹤西去,并刻意拿一颗子弹击碎了自己珍贵的头颅。

这个染上血色不详意味的开场并没有影响到工程的进行,缺失了设计师这一枚碎片的王子依然如期睁开了眼睛。女祭司亲自对其进行了验查,确认他活动思考自如,能解世人百千烦恼。她又将那位冥顽不化的设计师的姓名赐给了王子,仿佛他不识好歹拒绝同这件旷世珍宝熔成一体,那就更要让他无法回绝地同自己的杰作永恒镌刻在一起。王子有了名字,他看起来也一切运转良好、同常人无异。女祭司便虔心斋戒七日,随后在都城中举办盛大的庆典,以庆贺凡人终于有幸踏足神的领地。百姓们簇拥着涌上鱼龙舞动的街头,远远注目着机械王子端坐其上的车舆自中轴大道往神殿驶去。那人造的神明以他昳丽无双的仪容征服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他那银白头发比最皎洁的月光还要耀眼,灿金眼睛比最璀璨的宝石还要夺目。

在不算短的一段祥和日子里,王子确实大大地改善了民众的日常生活。通过遍布全国各个角落的管道网络,人们将自身烦忧尽数倾诉,很快便会得到王子的回应。机械王子有着人力无法想象的庞大计算能力,即便同时解答上千万条疑问也轻而易举。人们便再用不着烦心啦,每每遭遇什么难处困境或是抉择不定,只消向王子祈求答案,便一定能获知最佳的解决途径。有足足好几年,这桃源国度始终风雨和顺,每个人都面带满足的笑意。

只是美好的时光总是不长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子渐渐地出现了一些偏离原本预计的举动。譬如有人向他求问如何能从被人凌辱的欺压中解脱,而王子竟给了他“那就杀掉对方吧”的建议,并提出详尽的实施策略。那人兴许原本便抱有这样的念头,又得到如此推波助澜的神谕,自然欢天喜地照做行事。凡此种种,时有发生。

人们没有功夫去逐一检查机械王子给出的浩如繁星的回应,因而直到各地接连发生了数起恶行,女祭司才察觉到王子的异状。她最初对王子好言相劝,希望他能够按照程序设计的那样稳定工作、让一切秩序回归正常,而王子彬彬有礼地表示对她的意愿全然理解,转回头却依旧我行我素在圣水里掺杂芒刺毒药。女祭司意识到,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人都太过理所当然地以“人”的思维来看待王子,但机械终究只是机械,螺钉齿轮出的问题靠语言是无法解决的。只是当初负责铸造王子的设计师早已自我了结,举国上下竟再没有人能够修正王子的错处。这让女祭司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倘若向国民承认王子出了问题,必将引起民众的恐慌——每个听从过王子箴言的人(那几乎便是国内所有的人)都将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过选择。“如果当初没有这么做,现在是不是就会过得更好呢?啊,都是那机器假人的错,人怎么能够全然相信那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人们必然会这样推诿罪责,最终将自己的不幸(哪怕他们其实并没有太多不幸)怪罪到王子身上,却完全不会记得当他们从王子那里获得好处时,是如何庆幸感激的。而如果隐瞒这件事,那么就等同于放任王子继续散布恶意,这就与最初设计制造王子的初衷背道而驰。

 

崔求成来到这里时,恰是在这样一个难堪的时令。他早先在自己的故国犯下了罪过,为躲避追捕流离至此。他的名声,不论那是盛名还是恶名,都比他本人到来得要早得多,而他的亲临自然叫女祭司欣喜过望。再没有比一个走投无路的天才更易于去利用的了,女祭司召见了这位异国的机械师,许给他终身的庇护为报酬,要他尽其所能探查一番,看看能否矫正王子不知何故生出的劣性。

于是崔求成便依着女祭司的意思沐浴更衣,再在仆从的引领下前往王子的宫室。那宫室更像是一栋辉宏壮美的图书馆,烫金书脊拼合成螺旋上升的高塔,而王子这会儿正通过升降梯悬浮在高处阅读那里的藏书,直到仆从知会他才从云端降下来。

崔求成瞧着那机械王子朝自己信步走来,他有着比最皎洁的月光还要耀眼的银发,和比最璀璨的宝石还要夺目的眼睛。他行走时就宛若走在彩云上,他驻足停下便连一片落叶也不敢发出声音。他在崔求成的面前停下脚步,拿一双精密审视的目光看他。

“王子殿下。”崔求成俯身弯腰对他行了一个礼。

“槙岛圣护。”王子纠正他,“这是我的名字。你并非这里的国人,不必遵循这样可笑的叫法。”

“那么,槙岛先生。”崔求成也就顺应自如地改口,这正暗合他不喜拘泥礼节的性情,“我是来自海湾对面的机械师,受贵国祭司所托,前来替您做一番诊察。”

槙岛像是根本没有在意他在说什么,而是忽然伸出手来按在他的眼珠上。

“这个很特别。”槙岛说,“我没有见过。”

“这是我自己造的。”崔求成任由他的手指好奇地抚弄探寻自己的眼睑。机械师多年来苦于凡胎肉眼的限制,而外物的辅助也始终不尽如他意。在一个无风的满月夜里,他忽觉头脑前所未有的通透宛若清流至心,就拿硅片替换了自己的眼睛。这是一件只有疯子才干得出的事情,正是这桩异闻让他拥有了天才盛名的同时也遭致畏惧猜忌。

“你做得很好,我想再没有人能做得比你更好了。”槙岛满足地垂下手,用一种颇为欣赏的口吻说道。接着他抬手做了个示意,便有侍者端来红茶与糕点,放在一边的茶桌上。

“坐吧,”槙岛说着就先径自走去坐了下来,“你有很出众的才能,让人忍不住想同你多做些长谈。”

“您也吃东西吗?”崔求成坐到他对面,打量他熟稔优雅地端起陶瓷杯子轻啜,又拿纤长指尖拈起一小块贝壳蛋糕。

“不需要,但可以通过传感器接收相应的味觉。”槙岛将蛋糕浸入红茶里,“体会人类的五感是有益处的,这能让我更加理解你们。”

“看书也是吗。”崔求成问。

槙岛眨了眨眼睛,像是对他的提问感到些微惊讶,而崔求成解释道,“您应当原本就储存有这里记载的、以及这间屋子里未能囊括的海量信息,并不需要再进行阅读才是。”

“确实。但书并不仅仅是用来阅读其上的文字,而是精神上的调和,类似于调音。”槙岛用一种奇妙歌唱般的语调说,一手轻轻叩击手边书本的封面,“作为机械师的你,想必更能够理解维系这种感觉的必要性。”

被槙岛如此点明,崔求成方明了自己始终模糊触及却又难以言喻的感受是什么。机械王子的智慧令他惊叹,却也同样让他感到困惑。

“您似乎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他探询地看了看槙岛,“为什么却要拿恶言作弄人呢?”

槙岛不做声地沉静了一会儿,手指放在膝头无意识地敲击。

“我曾经也一直按照设定的那样工作,告诉人们最正确的做法。”槙岛的人造眼睛在某一个瞬间划过空茫,“但给出的建议即便当时奏效、往往他们很快又会给自己招来更大的灾祸。人的欲望总是不知止境,最终我发现,不论我怎么做,都并不能够令他们满足。”

崔求成讶异地盯住他:“难道您是想要报复他们……?”

槙岛轻轻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被给予这么复杂的感情,也没有必要去做这种荒唐事。我只是认为,我现在给出的才是人们想要的、真正符合他们内心的建议。”

说着他变换了一下坐姿,以给出定论的语气继续说道,“人类欲求的并不是正确的幸福,即便给他们指出了‘只要这样做就绝不会出错’的道路,他们也还是会迷路。这是我从这几年获得的数据中计算得出的结论。”

崔求成便不知要如何回答他。兴许不幸在这个国度里没有足够多的好人,才不足以供给机械王子计算出幸福的数据,然而别处就又会有不同吗。他自己不过是沉迷于制造机器,却被冠以亵渎王权的罪名,以至于负罪流离。因而他也没有立场去劝诫槙岛,让他不要对人如此失望。

机械师崔求成觉得自己所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机械王子并不存在零件上的问题,他也没有办法去改变人心本性。而女祭司给了他七日为限,他便想好好利用这七天的时间。他依然每日例行前来拜访王子,槙岛也从不拒绝他的到来。他们在辉宏宫室里随意散步,或是在睡莲盛放的庭院里休憩。槙岛从不缺乏谈话的精力,只要给他牵起某个话题,并能够跟上他天马行空的思路,他就可以一直畅谈到金红太阳落到地平线下面去。

“对了,我还一直没有问你。”在第七日,槙岛忽而这样问他,“人人都想要我给出‘回答’,你又想从我这里询问到什么答案?”

崔求成说得坦然:“我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你是要来修好我。这不矛盾,我允许你向我问一个问题。”槙岛平和地看着他。而崔求成反倒陷入了些许窘迫的迟疑。对于生活他早已没有什么愿望,他并不是很想要活着,当国王下令要将他处刑时,他也没有感到多少害怕或悔恨。只是他唯独有那么一丝遗憾,那是关于传闻里海的另一边。在这世上,当真会有那般精巧绝伦的机械造物吗?而他竟无缘一睹这样一件旷世奇迹,便要无声无息地死去,这是多么令人遗恨啊。因而鬼使神差的,他于临刑前夜打开了死牢的机关(这对他来说毫不费力),趁着夜色逃出了城。他没有想到女祭司会亲自召他前去,而即便她给他的是一个七日缓刑,能够在生命的最后见到机械王子、同他进行那样多的交谈,对他来说那已是无上的幸运。

“我没有什么想要问的。”他喃喃地说着,复又抬起头来直视槙岛如同琥珀石一般的眼睛,“我已经见到我毕生所求的了。”

“那么,来做一个交易吧。”槙岛如此说着,把手中的蛋糕碎屑投入莲花池里,“你且去跟祭司说,我已经恢复正常。要伪装成他们想要的样子并不难,即便祭司本人来检查我,也不会发现任何端倪。然后你还要告诉她,为了确保我不再出问题,你得留在这里,以便时刻监察我的言行。”

崔求成看着池水里锦鲤红金交织着成群争抢蛋糕的碎屑,那斑斓织锦叫他头晕目眩。“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几乎发不出声地问。

槙岛圣护微微地笑着,他的晶石眼睛前所未有的柔和:“因为这是能够让你得到幸福的、最正确的做法。”

 

天才机械师崔求成快步行走在异国的街道上。春风和煦,万物苏醒。他感到胸口卧着一捧奇妙暖意,他便带着这比春日里的微风还要和沐的心情前去觐见女祭司。在神坛长阶之下他甚至欣然俯身跪倒去亲吻她的足背,繁琐的礼节与权威的蔑视都无法触及他内心的满足欣喜。

“你像是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女祭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那便快说与我们听吧。”

“是的,是的。”他迫不及待地仰起头张开双臂,“我这就要告诉您——他好了,他现在一切正常。只要您容许我长留在此,让我定期检查他的运行,我便可保证他永不会再犯错。”

女祭司面露惊疑诧异,崔求成赶忙继续接道:“您若不放心,可以再派人去确认——”

“不必,我相信你的判断。”女祭司抬手阻住他,“这很好,你果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要兑现我的承诺,你将一生受到我们伟大神祇的庇佑。但你还要替我们做一件事。”

“您尽管吩咐。”他说得毫不犹豫。女祭司便笑着说道:“方才我与神灵交流,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对‘那东西’放心。你知道它有一颗核心,正是那让它能够给人们解惑。你去取出那颗核心,把多余的外壳拆卸掉。那颗心还是有用的,给它打造一个新的容器吧,一只安全牢固的匣子。它只需要稳定地运转工作,不需要眼和口。”

“可是……可是他已经好了。”崔求成茫然地僵在那里,恐慌如毒水灌进他的心,“他不会再出错的。”

女祭司对他展露一个带有困惑和宽慰意味的微笑:“你误会了,那样的珍宝,我当然不是要你毁掉它。只是机器就是机器,它没必要有一个人的壳子。”

“不,不——我恳求您,不要这么做。”他惶急地伸出手盲目朝前抓去,“他……他那么漂亮。”

可是女祭司已经转过身去拾阶而上,再听不见来自神明之外的声音。

 

那天晚上,太阳落下山之后,崔求成再度来到机械王子的宫室。他借着自己打造的机械翅膀飞过宫墙落在院子里。他行动得悄无声息,没有一个人被他惊动到。他踏入螺旋图书铸就的塔楼,毫不意外地在其间找到了独自一人的槙岛。被惊扰了阅读的王子转过头给了他一个微笑,“晚上好,”他说,些微惊喜的神情如同得到意外奖赏的天真孩童,“我以为你至少要等到明天才会再来。”

“您说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崔求成拿开他手中碍事的书本,“我现在还能再问您吗?”

槙岛眨着眼睛,他看起来越发有些惊讶困惑:“你当然可以。”

“若是我要您同我一起离开这里,您会愿意吗。”崔求成就说。

槙岛立在那里。他看见大量的信息碎片从自己眼前奔流过去。他想抓住某一个支流路径,想要像往常那样迅速计算出结果。但他看不见答案,他从没遇上过这样的问题。

“你得说说你的理由。”最终他像是在整理思路似的、慢吞吞地说,“没有足够的信息,我无法给出结论。”

崔求成便告诉了他女祭司的意图。他把手按在槙岛纤瘦的肩膀上,态度坚决,语气坚定:“您若同意,我就带您离开。虽然逃亡的日子并不会好过,但我认您做我的主人,我将一生侍奉保护您。”

“我现在更加不明白了。”槙岛喃喃自语,“这不合理,你想要救‘我’,但这对你自身没有任何好处。考虑各方面的风险和可行性来看……”

崔求成笑着摇头打断他缜密长远的计算,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因为我的王子啊,您还远远不够了解人的心。”

槙岛圣护皱起眉头。他感觉到自己被人小看的气恼,却又同时觉得喜悦。这是一种胸膛灼烧般的奇怪感觉,这种感觉太过复杂,又丧失掌控力。他不知道他此时的表情也远比他往日里有着更多的精度,他眉头微微蹙起的样子越发像是真正的人。而崔求成缓缓试探地进一步朝他靠近,尝试似的握住他的下颌将唇齿贴近他的,

“没关系,我都会慢慢地教给您。”

 

 

END

-----------

写完才想起来按照无名怪物的前传小说,藤间老师才是“王子殿下”…….结果作为隐性(?)藤间厨还是潜意识地带他出场了吗(不)

其实这是一个通过大数据进行机器学习然而由于数据采样有偏导致AI人格黑化的故事(。


05 Jan 2018
 
评论(17)
 
热度(38)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