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Drama机关(伪)第六弹之围炉鬼话

Drama机关的群口相声。全员向,有一些神三,集体智障尬聊(……)

请自行脑补各位CV…

----------

昭和XX年新年夜,大东亚文化协会食堂

 

田崎:这个锅物料理看起来很不寻常啊。

福本:(自豪地)这是上回在上海执行任务时学到的新做法。这个在中国很受欢迎,我特地带了当地推荐的调味料回来。

神永:(拿汤匙舀汤尝试)哇,好辣——!

福本:因为是四川料理啊。

三好:(进门走过来)就是火锅吗。(拍掉神永手中的勺子)别总偷吃。

(神永咂嘴,跟随走去,众人皆落座。福本往锅中下菜,其余人翘首等待。)

甘利:菜品很丰富嘛……不过经费紧张还这么铺张?

福本:毕竟是跨年嘛。啊,牛肉应该可以吃了。(替大家捞肉)

三好:(敲了敲盘子)说到跨年总得搞点什么活动,我跟实井之前策划了一下——

神永:(打断)等等,怎么是你跟实井策划?调停员是我们俩吧,不应该是跟我吗,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甘利:你这话就说得很奇怪了,调停员为什么就一定要是活动策划?

神永:诶,你看这个人设啊,‘机关员的调停角色’,听起来就很不一样嘛,就很像是领队啊。上次那个任务不就我跟三好各自带队的嘛。

田崎:不是,调停员跟领队还是不一样吧,感觉就是别人闯了祸你们俩负责收拾残局洗盘子什么的。

三好:(不悦)你们要怼神永就怼他好了,不要殃及别人——田崎你的草莓煎饼没有了。

田崎:(棒读)啊。

实井:我们说回正事可以吗。

波多野:哪有什么正事,不就是大家一起吃个火锅而已干嘛要搞那么麻烦……

实井:(保持微笑)我们说回正事,可、以、吗?

波多野:……是。非常抱歉。

三好:(转头)那还是我来说?

实井:(摆手)请。

三好:(轻咳)平时大家都各自有任务,好不容易凑一块儿也就知道打牌抽王八,为了照顾波多野的心情我们跨年就不搞这么老套的了。众所周知,我们缺乏经费,这个楼也是鸽舍改建的,一般这种有年代的破楼都会有什么呢?

神永:吸血鬼?哈,魔王不就是么。

三好:……虽然方向大体没错,但怎么给你一说就很不对。

田崎:(首先反应过来)你们是想讲鬼故事?

波多野:这好像一点也没有照顾到我的心情吧!

神永:我觉得不行。

小田切:我……我也觉得……

神永:(惊)小田切你一直不出声,差点以为你不在。

甘利:(小声)他在这个片场的人设也还是无口吗。

小田切:总、总之,鬼故事是不行的。

实井:这不是鬼故事,这是文化协会怪谈。

波多野:有什么区别吗?!

神永:(满怀希望地)如果波多野并没有不满,我们是不是就能还是玩打牌抽王八?

波多野:虽然不想认同你,但要是跟听鬼故事做选择的话……(纠结)

甘利:(突然)为什么不玩枕头大战呢?

田崎:很有意思,想要见识一下如何吃着火锅玩枕头大战。

福本:啊,对,大家快一点捞,食材煮过头了就不好吃了。

神永:对对对,食不言寝不语,我们还是专心吃饭,不要影响消化。

三好:你是不是非要抬杠?

神永:怎么又是我不对,第一个反对的明明是波多野。

甘利:所以说枕头大战——

波多野:(大力一巴掌拍在甘利背上,把他呛住了)要说就说,谁怕啊!

甘利:(艰难咳喘)咳咳,不用说了……现在……就有一起……凶杀案……

实井:(愉悦)可以说了吗?那我去关灯。

神永&波多野:等——灯、灯就不需要……

(啪嗒。实井依然关上了灯,室内只剩下火锅下的小火苗忽明忽暗。)

三好:那么我就开始说了。

神永:结果是你来说啊!

田崎:我觉得从一开始就是三好想说吧。

三好:事情是这样的。早先我与实井进行商议时想到,这栋楼既然有些年代了,兴许也会有什么七大不可思议传说,好比说永远打不开的一扇门、半夜会凭空消失的台阶之类的,所以我们就去图书室想要查一查有没有相关的记录。

神永:(低声嘀咕)居然会去认真调查这种事情,你们是女校生吗。

三好:(在桌子底下踩了神永一脚)总之,我们查阅了这栋楼自修建以来的资料,结果发现……

神永:(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怎么样,有发现魔王的秘密房间,里面安放着他的七个新娘*吗。(*虽然大家应该都知道,还是注明一下是蓝胡子的梗)

三好:你再说话就出去。

实井:有问题的是鸽子。

田崎:(抬头)什么?

实井:鸽舍饲养的都是训练有素的信鸽,但难免会发生在长途飞行中遭遇意外不测、没能顺利返回的不幸。而正是围绕这些未能返航的鸽子,传出了种种诡秘的传闻。

三好:有管理员的记载,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异事:在午夜时分,楼内传出类似翅膀拍打之声,甚至有人声称在走廊上看见鸟群的影子,然而一旦亮灯探查就不见踪迹。

神永:可、可是这栋楼本来以前就是鸽舍,会有鸽子乱飞也不奇怪吧。

实井:天黑以后天台鸽舍都是要锁上的,对吧田崎?

田崎:确实,天台晚间一直都会落锁,现在中佐也严格遵循这样的条例来管理。

甘利:所以传言是认为,是那些未能返回的可怜小鸟,最终变成幽灵回到这里来吗?

三好:没错。

波多野:这种事情……

实井:虽然是异闻怪事,但也不失为一桩美谈。区区禽鸟却也怀有对故土的深厚眷恋,即便身死异乡,哪怕凝结成怨灵也要魂回故里,实在是令人动容。

三好:所谓的‘恋’,就是这么一回事呀。

(屋内陷入一种隐含迷惑气息的沉默。就在这时走廊里忽然传来噼啪声,像是群鸟飞过的响动。屋外隐约有飞鸽似的影子闪过。)

神永:噫……!

波多野:怎怎怎怎怎么回事?!

三好:(甚觉有趣的口吻)莫非是真的……

(翅膀拍打的声音再起)

神永:(自暴自弃)都是三好你要说啊你看现在招来了什么——

波多野:(跳起)不要再说了!

甘利:等一等……你们有没有闻到,从刚才开始就有什么味道……

福本:卧槽锅烧干了!

甘利:人设崩了啊福妈。

波多野:现在是应该吐槽这个的时候吗?!这样下去会烧起来的啊!(*查了一下其实短时间内不会着火,为了剧情能够走下去让我们忽略这个现实问题)

三好:(镇定)田崎去开窗户,波多野,把锅扔出去。

波多野:扔你妹啊!根本烫得不能碰吧!

(有人从外面大力踹开门,紧接着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这是一个操作错误,很有可能会让锅开裂,请勿模仿)

佐久间:呼……还好,没烧起来……诶、诶?

实井:(开灯)啊,晚上好佐久间先生。是从军部聚会回来吧?

佐久间:嗯……我,我一回来,就闻见烧焦的味道,还以为是着火了……

神永:(抹脸)真是及时雨啊佐久间先生。

甘利:但是大家都湿了哈哈哈哈哈哈。

佐久间:谁、谁让你们大半夜的还不开灯!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在!

三好:刘海都……

佐久间:万分抱歉……!

甘利:嘛,正好也该去洗澡睡觉啦。

小田切:等……等等!

其余人:(或惊讶或疑惑地)怎么?

小田切:鸽、鸽子……刚才,外面的鸽子,那到底是……

实井:那个啊,那是我们事先拜托田崎训练好的,在午夜的时候让几只鸽子从走廊上飞过去而已。

波多野:所以说并没有什么‘鸽子的怨灵’啊?!

田崎:呵,谁知道呢。

神永:你别也配合他们啊!

小田切:(起身,飘忽地往屋外走)新年快乐……

甘利:(打着呵欠站起来)好了好了,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福本:请调停员负责收拾残局洗盘子,麻烦了。

……

 

神永:最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三好:勉为其难帮你一下,不用太感激我。

神永:不要说得好像本来没你的事儿一样,调停员是你和我,你、和我。

三好:少废话了,去把锅端过来。

(洗碗刷锅的声响)

神永:(若有所思)你们刚才说,那些鸽子是由于过分思念故地,才会凝结成怨灵。

三好:虽然是杜撰胡言,也并非毫无根据。譬如说地缚灵,传闻里就是对特定场所怀有深厚的感情或留念之人,死后灵魂便会在那里逗留不走。

神永:明明是思念,却反倒会化为怨气恶灵,这不是很不对吗。

三好:并没有什么不对。再美好的感情,若是失去控制,那转为可悲也只是一瞬的事情。

神永:所以‘恋’总归是不好的咯?

三好:是的呀。有所恋就有所执,烦恼菩提。无执,便可一身轻松。

神永:那倘若已经不幸有了‘执’,又该如何解?

三好:(笑,举筷子作势敲击三下*)那就让本调停员替你解一解。

 

* 敲三下筷子:六祖慧能拜师五祖弘忍,“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即暗示半夜三更来寻自己。

神永内心OS:我们是大通铺你忘了吗。

 

 

END

----------

模仿机关广播剧风格(是吗)的瞎编,最后突然佛系,是因为最近在补沙门空海的小说,吹爆梦枕貘…

设置了零点的定时发布,大家新年快乐!


01 Jan 2018
 
评论(8)
 
热度(3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