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4

突然amht

---------

4.


波多野驱车来到甘利和艾玛的居所时,屋门开着,屋里没有人。他在室内转了一圈,从窗户瞥见后院有人影,他正打算过去,书房里响起手机的来电铃声。波多野迟疑了一下,先走进房间里去拿起甘利落下的手机,来电提示显示的是实井。

“喂,”波多野接通了电话,“那个,我——”

“波多野先生。”听见他的声音,对面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立刻平静地打了个招呼。

“甘利他好像在院子里……你等一下,我去喊他。”波多野说着就要往外走,而实井的提高了点声音从听筒里泄出来:“波多野先生,请先别急。正好,我也有些话需要对波多野先生您说。”

这人的敬语还真是叫人烦躁。他按压下内心不悦,应了一声:“有事你说?”

“我们打算去做最后一次冒险。”实井就如此说道,“我们,五个人。”

波多野怔了一下。他有些没懂实井的意思,但稍微想了个弯儿也就明白了,明白之后却是没来由的郁结袭上心头。那几个人是年少相识生死相交,而他没有参与那份靠血液缔结的浓烈沉重。甘利认识他不过三年,同那之前那么久相比,轻薄得简直不值得一提。

“当然不会是像小时候那样只有我们几个,”实井在那头笑得轻巧,“我会动用我全部的力量,为此可能会影响到与格伦家这几年建立的诸多合作,我希望您能够理解。”

“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波多野愈发感到恼火,“我也不是不讲情义的人,你们要救朋友,我当然不会拦着。只是你就这样擅自把我排除在外?你别忘了,我跟你们合作是为了什么。格伦家的剑,只有沾上仇人的血才会停下来。”

 实井沉默了一小会儿,再开口时语气依然平静,但又有些不容别人拒绝的强力:“我知道,是我父亲对格伦家——对您做了不容宽恕的事情。但这一次,我请求您先不要插手。”

这是实井头一回正面承认这份难言的亲缘关系。波多野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我要做一个了结。那之后不管您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实井接着又自嘲似的笑了一声,“或许那时候我也没法再干涉什么。”

“胡说什么。”波多野皱眉冲他,而电话那头实井的声音依旧很轻松平静。

“对不起。只是这次,我也不能保证甘利就能平安回来。抱歉。”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您当然知道为什么。”实井轻轻地笑了笑。

甘利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就看见波多野保持着通话的姿势站在桌前。明明只是站在那里,却好像已经驻足了相当久长的时间。

“你的电话。”听见他进门的动静,波多野低着头快步走去把手机塞进他手里,看也没看他就径自走了出去。

 

等到甘利通完电话走出来,波多野还坐在客厅沙发上,神情像是有些放空。甘利走过去,干咳一下示意他。

“实井说他已经跟你说了。”他说。波多野点了点头。

“我还没跟波多野你说过吧。”甘利眼中流露出一点点怀念过去的意思,“神永跟三好,他们两个正式加入组织的时候,就是跟我组的队。”

波多野皱了皱眉,但没有打断他。

“我总说,我是他们的大哥啊、往后总要罩着他们什么的……但结果是我对不起他们。”甘利苦笑了一下,“所以这一次,我不能坐视不管。”

“嗯。”波多野应了一下。

“虽然这是我个人的决定,但我还是想……”甘利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我希望你能理解这个决定。”

他想起实井也说希望他理解,他们倒都当他是不通情理的人了。“这关我什么事。”波多野嘟哝一句站起身来,他干嘛要等在这里?他原本过来,就是想要问甘利,三好出了事,需不需要格伦家做些什么。但他现在明白了:那是他们的事情,是与他无关的。

甘利抓住他的手腕。“我会回来。”甘利说。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才不管你回不回来——”

“如果知道波多野在等着的话,我就一定会回来。”

这人还真把他当成是需要被人护在后方的没用废物啊。波多野越想越来气,“别开玩笑了,谁要陪你玩这种自我感动的游戏啊。”

甘利把着他的肩膀半强迫他看着自己:“无论如何,你这次不能一起去。”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波多野只管瞪着他。

“艾玛。”甘利低下头,下巴硌在他肩膀上,“对不起。但是拜托你,我只能把艾玛交给你。”

波多野有些想笑,他想说这全都反掉了:明明是甘利把艾玛从格伦家、从自己这里抢走,他现在又怎么能说得好像是在托付什么一样。

凭什么?凭什么?

甘利侧过头来看向他,他能够看见对方棕色眼睛在夕阳的余晖里染上金红色。甘利缓慢但并无迟疑地更加凑近他,食指摩挲他脸颊掰过他的下颌亲吻他。

那天在游轮上,甘利也是这样,突然乍至又毫不犹豫地吻他。可随后发生了那样多的事情,波多野都没有时机也不知道该不该再提及这件事。虽然甘利那时候那样认真,但却又好像一旦转过头就会翻脸不认。就像他现在这样热烈地吻着自己,可只要走出这间屋子他就会不见了。


虽然没有什么但以防万一



TBC

-------

啊终于把这段放出来了,神清气爽。

稍微想再说说这篇里面的甘波。设定上他们俩本身从一开始就有一些不对等,一方面是年龄差的老夫少妻(喂),另一方面这章里面也提到,htn很介意自己在amr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几乎是没有参与,会有一种隔阂感。我个人作为幼驯染派(...),私心觉得在敏感青春期以后再遇到的人,会需要花费更多的努力去信任对方,所以如果说这整个故事对于神三和田实来说是一个通往尘埃落定的过程的话,那甘波,应该就是刚刚开始。

20 Dec 2017
 
评论(10)
 
热度(1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