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序曲 03

这章单纯地跑一跑剧情w

 

3.

 

晚间警局里没有什么人,佐久间一个人在里间办公室内加班。神永摸进来的时候他正全神贯注地研究一份调查报告,倏地一条影子无声无息地靠过来,佐久间差点给吓得一个惊跳起来,手边的咖啡纸杯哗啦一下翻倒。

“你、你怎么进来的,”佐久间手忙脚乱收拾桌子,惊魂未定地瞪着他,“外边值班的人呢?”

“我之前让小田切给支走了。”神永一脸理所当然,顺手拿过他桌上尚未被咖啡殃及的香烟盒,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要行动了吗。”小田切也悄默声儿地进了来,一面掩上门。佐久间来回看着他俩,舌头跟着思维一起打结:“行、行什么……什么行动?”

“越狱啊。”神永说得毫不掩饰,直叫佐久间心里祈祷这办公室里可千万别给人藏了窃听器,“我说警探长先生,您早就应该按我们说好的那样,把‘岛’那边的人员都安排妥当了吧?”

“安排是安排了……”

“那就赶紧,”神永催促他,“我们这几年费了这么多功夫,可就在等着这一天呢。”

“等等,怎么突然就要这么做?”佐久间明白过来这突发的状况,又觉得里面疑点太多,“我是不清楚内情,但你现在要结城先生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他一边说着,神情变得比往日里更加严肃,“你们这些帮派若是要起冲突,又会把到处搞得一团乱。我不能什么都不管就任由你们行动,万一出了差错伤及平民怎么办?”

神永抱起膀子笑他:“现在拿出警察的架势来了?”

“我本来就是警察。”佐久间挺了挺腰板,态度有些强硬,“你们是不在乎杀几个人什么的,但为此会牵连到多少无辜的人,你们有想过吗?”

神永脸色阴沉下来。不待佐久间回过神,神永已经扯着他把他拽到窗户边:“你看看那边。就在你们警局对面那条巷子走到头,随便哪个人不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偷、抢、非法交易?你干嘛不现在就过去把警徽拍到他们脸上,拿枪指着他们的额头,告诉他们从今往后遵纪守法做个好公民?你觉得这会有用的话你就去这么做啊!”

他有些急迫到不顾一切的失态。佐久间一时间发懵,而小田切息事宁人地走上来扯了扯神永的膀子:“你是应该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神永努力压下心头发毛的焦躁感,他确实太过心急了。“三好被人抓了。我需要尽快把老师接出来。”他说。

“什么,你说三好他……?”佐久间蓝灰眼瞳晃动着,神永皱着眉头神情越发不善:“你那么紧张干吗?”

“不是,我……我是觉得,像他那样厉害的人怎么也会被人给抓去……”佐久间说得支吾。他早已隐约意识到那俩人关系不一般,可他们谁也不提,三好有时候甚至会对他做些近乎调情的举动。虽说没有真发生过什么出格的事儿,但莫不是叫人误会了、还要结下梁子?一想到这点佐久间就觉得自己遭遇了可怕的危机。

“开玩笑的,佐久间先生。”神永终于缓和了神色笑起来,原本拉扯在他领口的手改成了搭在他肩上,“不过,你也知道,虽然三好喜欢跟人玩儿,但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他的。”

眼瞅着佐久间尴尬又红脸得都快要希望自己原地蒸发了,小田切摇摇头把神永拎开:“你别再为难人家了。说到跟别人玩,谁还比得过你?”

“怎么连你也这样!”神永指责地朝他指点,又凑过去故意压低声儿笑话道,“还是说,要去见到常年在岛上的‘那位’,叫你太兴奋了?”

小田切不搭理他,低头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你现在又不急了?那不如从长计议吧。越狱毕竟不是小事,虽然一直以来都在暗中排布,但我们最好还是再从头梳理一下有没有遗漏什么……”

“打住打住。”神永举手投降,“我急,我一秒钟都等不及。”

 

快艇迅疾地分割开海面像锋利刀子割断布料。

沃尔夫凝神注目着无光时黝黑的海水,就同先前约翰·鲍尔那样产生了相同的疑虑:事情进展得太顺利,这意味着其间一定有诈。他怀疑的对象就坐在他身边,棕红眉眼舒展得很是悠闲。三好知道自己始终备受怀疑,但拿准了别人只能先相信他。沃尔夫又想起早些时候在舰船上同三好的对话,在自己胁迫他引路去往那座关押结城的荒岛的时候,这个本该时刻维护自家老师的青年却答应得毫不犹豫。

“因为您的想法才是正确的。”三好那时候这样说,“老师就是太顾及阿久津,所以才会被风户搞到监狱里去。忠诚有什么用?到头来谁也不会保你,只有把力量抓在自己手里才最可靠。

“您要逼他去抢,这很好。”三好说着,一只手自荐般地放到胸前,“我愿意助您。”

三好态度自矜倨傲,而沃尔夫不悦地意识到自己偏偏很是欣赏他这种做派。狐狸怎么会教出这样的门生?他狠狠拿余光剜向身边的青年,在他身上刺目昭彰的分明是狼性。

不情愿的欣赏也是欣赏,但好感归好感,沃尔夫可不会因此就真的信任三好。这个年轻人有着不择手段的狠劲儿,这并不妨碍他继承结城的狡猾。说不准那还是青出于蓝的狡猾。而结城的滑头花招沃尔夫比谁都领教得透彻。这一回他可绝对不会再有分毫大意。

捡上几个流浪野孩子、与他们玩师生父子的家庭游戏,这样的闹剧早该结束了,结城。沃尔夫如此想着,手在身边不自觉地握成了拳。

你才是这座城的王。我要你坐上那王座,再将你攥在手心。

 

狱卒掏出一大串钥匙开门,他有着一方狭长下颌。牢房里的人听见开锁的声响也没有转头。“先生,”狱卒打开牢门,语气平和恭敬,“他们接您来了。”

结城慢悠悠地站起身来,不紧不慢朝门边走去。

“可惜,”他对那狱卒说,“别处可就尝不到你的手艺了。”

“您说笑了。”福本浅笑得温和,“您既然要离开了,我当然不会再留在这里。”

结城的目光扫过他,又掠过他身后前来接应的、他们安插在警方多年的内线。警局与监狱,正是通过这两人多年来无声而默契的配合,才始终能够让局面处在他们的掌控之下。结城对他们认可地点了点头,忽而又扬声道:“人都来了,还躲着做什么?”

走廊拐角显出人影来,脚步踌躇着似是有些不情愿。他到底还是驻足在拐角处,也不再走近,抬手挠了挠自己脑后的头发。

“老师。”神永讪讪地出声打了个招呼。

结城径直往前走,直到快要跟神永擦身而过,才顿了顿步子沉声丢下一句话:“你啊,记仇。”

神永就笑。结城眼光总是毒辣,知道他远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事不过心。反倒是三好的心思都浮在眼角眉梢,脾气发出来也就忘了。而神永总是把什么都藏着敛着,爱恨缠在骨缝里,纵使得偿所愿也还是不得痛快。

结城透过他看到最初幼稚的孩童模样。先是他和三好两个人,后来帮派里差不多年纪的孩子都喜欢跑来找结城讨教解疑。他的学生们现在也都早就告别少年,一个一个都有本事也有心气儿搞出大事来,可在他眼里全都还是小孩子。

“留在这里?”结城侧过脸来又问,而神永点头:“嗯。我在这儿等着。”

结城想,这俩孩子各自满身的毛病,可总有一点不管过去多少年都好像不会改变:他们相信。相信彼此的能力,相信不需要任何的沟通、对方就能够配合自己。

“不许死了。”结城就这样轻描淡写道,迈开稳健步子走向为他大开的狱门。海风的咸湿味道从空气中渗透过来,他已经远离硝烟有一些时日了,但战场临近的气息依然令人战栗。年迈的狐狸还保有着很敏锐的嗅觉。



TBC


15 Dec 2017
 
评论(6)
 
热度(18)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