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第三部分 序曲 01)

第三部分 序曲

都第三部分了你居然说是序曲

 

1.

 

直升机隆隆震响着划过黛色夜空,后半夜海上起了雾,从沾了水汽的窗望出去难分海和天。

约翰·鲍尔抬眼瞧了瞧坐在对面座位上的“客人”,而对方正也转过眼珠瞥向他。对上他狐疑的目光,三好弯起眉眼做了个没什么诚意的微笑。

“您在想,这事儿办得过于容易,未必就是好事。”三好不做铺垫直言道。

“您明明有机会逃走。”鲍尔也就不掩饰自己的疑惑,“实际上,如果不是您自己又折返回来,我们也没有把握就能顺利带走您。”

“我自然有我的目的。”三好回答得干脆坦白,叫人没法对他起疑,“风户先生也是太心急,跟沃尔夫讲合作,不就是等着被耍嘛。”

鲍尔不满地瞪着他。

“您别生气呀。我是不知道他们俩究竟定了个什么盟约,但想必你们得到的命令大约就是抓到我,顺便替风户杀几个人。但若是已经抓着我了,那人杀没杀对你们来说也没什么要紧。”三好说着,单手托着腮帮歪了歪脑袋,“我喜欢看风户先生竹篮打水,所以我就自己上这儿来了。您看,你们果断就撤了,到头来只剩下风户先生捞不着好、还会失信于阿久津。对我来说这不是占了大便宜吗。”

“您就拿准了我们不会害您?”鲍尔感到三分真切的惊奇。他早听沃尔夫提醒说这次任务万不可掉以轻心,他也忍不住好奇这叫沃尔夫都那么小心谨慎的到底会是怎样的人物。而眼前这个看上去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青年,除了相貌惹眼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只是他行事诡谲而不自顾,让人不禁疑虑他是否留着什么机巧后招。

“我知道你们的大佐想要什么。”三好轻轻巧巧地说,“不论他要狩猎的是这座城市,还是……”

他顿了一下,转而眼角又带上几分促狭,“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过,您要是于心不忍,那就放了我如何?”

也不待瞠目的鲍尔作出回应,三好已经兀自笑起来,勾着的薄唇明显是捉弄人的弧度。鲍尔干咳两声转开头,心道这人还真是完全叫人瞧不出深浅。

东方渐渐亮起来,从直升机向下望去,舰船的影子犹如海狼幽灵,在晨曦下的薄雾中显了出来。

鲍尔看了看转为鱼肚白的天色,转而换回一副公事口吻:“这就要降落了。船上给您安排了房间,您尽管先休息一阵,晚些时候我们再带您去见大佐。”

又是船啊。三好心里轻轻叹了一下。紧接着他暗自心惊:他竟觉得有些厌倦了,而这是不应该的。

若是一切如他当初计划的那样,现在他一定不会心生任何动摇。他习惯了什么都自己算计掌控,可某人总是胡搅蛮缠,终究还是成了他无法预测的未知数。三好兴致缺缺地看着遥遥天际,不知远方的云朵下是否会有一个再也用不着在海浪风暴中沉浮、有着很多晴日的地方。

 

艾玛推开仓库带锈的铁门,迎面却并没有想象中陈腐破败的气息。

她只在最初遇上神永的时候来过这儿,三年间便再未踏足过。有波多野打理下的格伦家,随便哪个据点都比这里强上百倍,艾玛还以为这间仓库早就已经被废弃。

但从进门时的种种迹象来看,神永似乎定期还会来这里。这叫她产生了难以言喻的疏离感。无论这些年他如何为格伦家尽力,他都保留着一处只属于他自己的场所,就好像他随时可以关上门,把全世界都阻隔在外面。

仓库里昏暗没有亮灯,墙边角落里一星微弱火光裹着丝缕灰白烟雾。香烟星火隐约映出抽烟人的轮廓,神永坐在地上抬头看过来,神情平淡像是对她的造访并不感到意外。

“我们怎么都联络不上你。我也是忽然想到,说不定你会在这里。”她还是解释了一句,而神永不在意地笑笑,拍了拍身边地上的尘土:“坐。”

艾玛就坐过去,抬眼环视仓库四周。

“原来这里这么小。”她自觉好笑地摇了摇头,“我印象里却总觉得这儿空旷得望不到边。”

“是你那时候太小。”神永说。她十二岁被他带到这儿来,身后是追杀她的凶徒,而甘利下落不明。她就像风絮浮萍,被暴雨裹挟着卷至他眼前。现在萍絮已经有了自己的根基了。

“你一定要走吗。”艾玛忽然转过头来问。神永眨眨眼睛看她。他一个字也没提自己将要离开,这儿也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但艾玛没有问他是不是要走,她已经知晓他的打算了。

“是啊。”他也就只能坦白。

“为什么?”

“我早就该走了。”神永扭头对上她的眼睛,就同那天在雨幕里、她闯入他的维修店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我就该把你丢下不管,你才会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艾玛笑了一下:“但你没有。”

神永也就跟着嗤笑了一声,喷吐出的烟雾像是也在嘲笑他们。

“对不起。”他抬起头诚恳真挚地看着昏暗中的蓝宝石,“我不值得你这样相信。”

艾玛摇摇头:“当初爸爸就最信你,所以才会让我去找你。我自己也愿意相信你。”

“……我利用了你。”他喃喃地,“对不起。一直以来……”

她是被他鼓动着推向战场的。在甘利和波多野都一心只想保护她的时候,是他跟她说,你想要战斗的话,我会帮助你。他教给了她黑暗地底的生存方式,可他根本不是为了她。

他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他意外与三好在酒吧中重逢。带着满心颓丧他回到那栋简陋小楼,却在一个十二岁的女孩眼睛里看见了希望。这份希望告诉他,兴许他们有那么一线生机,能够拼出一个光明的未来。而现在那个想象中的明日仿佛永远不会到来,他苦苦坚持着想要去打造那个未来的理由却一次又一次从他手指缝中滑落。

他长长地呼出最后一口污毒烟雾。三好是对的。各人有各人的命途,他想要得到什么,那就该他自己去挣去抢,不应再牵连其他人。

“不管怎么说,我接下来要做的事跟你、跟格伦家都无关。”神永就地捻灭了香烟,“你就转告甘利说……”

他停了口,门边一条影子落下来。艾玛慌慌张张地站起身。

“你、你别怪我……”小姑娘不安地咬着下嘴唇,眼神却坚决,“爸爸也只是担心你。你不要也一个人就走了,好不好。”

而神永越过她看向走进屋来的人。甘利脸色阴晴难辨地看着他,就仿佛多年前的立场对调,神永预感这回是自己脸上得挨一拳了。



TBC


01 Dec 2017
 
评论(10)
 
热度(1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