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宜】百年 04

从万圣节拖到宜野生日但还是没写完........!能更一点算一点吧,不管怎样还是喊一句,gino生日快乐,下一个五年继续爱你

前文:

01、02 03

----------

4.

 

教堂墓园里,修女温柔地在月光下陈列她收集于瓶中的骸骨。

“不管你想得多美好,她们也不会得到你想象中的救赎。”狡啮坐在一块墓碑上,璃华子转头看看他,像是一点也不在意他为何会在这里一样。

“她们很痛苦。”她低垂下头,头罩滑落黑发织流般倾泻下来,“每天对着神明祈祷,神也不会救助她们。”

“就算这样,你也不该诱杀她们。”

“我只是想帮她们。”璃华子神思恍惚、朦朦胧胧地说,“我也好,神父也好,还有……”

宜野座缓步自林立的墓碑间走出来。狡啮摇了摇头,对他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而宜野座朝璃华子走近,仔细看向那双烟晶眼睛。

悲伤,贪婪,嫉妒……任何负面的心绪都可能被恶魔趁虚而入。看着她的眼睛他已经明白,她接下来很快就会化为恶灵,能够得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倘若真的让公会来处决她,灵魂消亡,永失归处。那样的话,还不如索性将她交给魔鬼——

宜野座被自己一瞬间的想法惊到。而这时,无声的枪击扣动,子弹擦着他而过射向璃华子,那一枪贯穿她的脚踝,璃华子凄怆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泉宫寺……!”宜野座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教堂屋顶上一个身影手执猎枪现出身来。公会里最是极端疯狂的猎人之一,泉宫寺丰久咧嘴露出狩猎的兴奋战栗。

“你不动手,那就把这小狐狸让给我吧。”他说。

泉宫寺接连扣下扳机,但子弹被宜野座和狡啮尽数挡住。

“怎么,要阻止我吗?”他笑得更厉害了些,“哼,反正都是恶灵,那就连你们俩一起……”

教堂外面起了嘈杂,不知何时村里人群聚而来,打着火把靠近。他们看见了那些白骨,也看见了与魔物共处的修女。

魔女,魔女。人们尖声厉吼。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烧死她!”尖叫声划破夜空,火把点燃了草茎,升腾的火焰迅速向四周蔓延。

璃华子盲目地抬起头,火的味道惊动了她。有一个瞬间她醒了神,瑟缩着瞳孔战栗起来。

救我。她茫然地说。

宜野座挥手升起防护,火焰暂时不会伤到他们,但是还有泉宫寺需要对付。猎人向他们逼近,宜野座思忖着对策,而狡啮忽而窜至泉宫寺身侧。

“狡啮!”宜野座在漫天烟尘中呼喊他,火燃烧了半面天空,“等等,住手——”

不待宜野座来得及做什么,狡啮已经攫断了泉宫寺手中的猎枪。他另一手挥起匕首,直接刺入他面前那具血肉的身躯。

猎人从屋顶上摔了下去,在落地前就已没了气息。

“你干了什么!”宜野座气急败坏地冲他吼,狡啮甩去刀锋上的血污:“现在可不是手软的时候啊,宜野。”

他歪了歪脑袋示意,被鲜血和死亡惊吓到的村民一时间暂时不敢再上前来,但杀戮也同时激起了他们更加盛大的愤怒。一旦最初的惊惧过去,随之而来的就会是反噬的暴行。

“你打算怎么做?”宜野座恼火地揉着发胀的额头,“话说在前面,这些村民可都是无辜的。”

“放心,你看我像是会对普通人动手的吗。”狡啮一把捞起失去行动力的璃华子,“还愣着干嘛,跑啊!”

说着他转头就直奔树林里去,僵尸先生逃跑起来干脆利落毫不拖沓。

“狡啮慎也!”在林间呼啸的风中宜野座气结地喊,“从今往后再有什么事件,别再让我碰见你!”

“哈啊?你觉得今天这事儿之后公会那边还会再让你回去吗?”

“……混蛋,要是那样的话,还不都是你害的——!”

“所以说,跟我走吧,宜野。”狡啮咧嘴笑得肆意张狂,“我们随便去任何地方。”

宜野座不自觉地皱眉。自相识以来,狡啮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宜野座总是想都不想地拒绝。一来他在公会里有着稳定的工作,干嘛要抛弃好好的前程跟某个自说自话的家伙浪迹天涯?二来,宜野座认为,狡啮这么说也只是他顺口胡言的玩笑。

活了这么多年,他知道有些东西不可以太当真了。如果一时大意,轻易袒露了内心,那本不该有的期望最终落空的时候只会加倍地令人难以忍受。

狡啮忽然停步,宜野座险些撞到他。宜野座正想要数落他,转头看见了叫狡啮停下来的原因。

他们此时来到林中的湖边,而湖水在燃烧。

“怎么——”宜野座迷惑地眯起眼,狡啮流露出几分警觉。被他扔在肩上的少女恍惚地扭过头看去,火光染红她的眼睛。

接着,璃华子高声笑了一下,那笑声好似夜莺啼鸣。她猛然朝湖面扑过去,她的动作忽然变得迅疾得不可思议,狡啮和宜野座同时朝她伸出手,但璃华子的黑发从他们的指间掠过,她双眸失焦而面带笑容地纵身扑向那片火海,转瞬间就化作金红翅羽的火鸟。

宜野座轻轻地倒吸一口气,他后退了半步,而狡啮大大地睁着眼睛。吞没了少女身躯的烈焰渐渐收拢,缩成一环燃烧在湖面上的金圈,圈子收缩着劈啪作响,最终溅起零星火粒儿隐没不见。湖面如同镜子般平静,就好像方才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有人自湖心向他们走过来。槙岛圣护赤足行走在水面上,像是这湖中王国的君主。他的臂膀间托着少女仿若在安睡的灵魂。

“感谢你们。”恶魔的金色眼睛弯起来,心满意足的微笑落在他的唇角上,“之后的事就交给我吧。”



TBC


21 Nov 2017
 
评论(9)
 
热度(2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