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10

第二部分也写完啦,又可以拖一阵子了

      -----------  

10.

 

船行在海面上,离光点阵列越来越近。

“你们打算一对一百?”神永遥遥地看了看对面的船只数目,感到几分荒谬。

“怎么可能。”波多野一边从瞄准镜里观察一边冷哼道,“那边也不全是风户的人,也有我们的接应。”

“一切顺利的话就不会开枪。”甘利解释说,“我们跟风户说好了,等到了那边,实井他们会从那艘船上撤到我们这儿,让风户去把阿久津接回去,并且要放我们走。当然如果他们违约的话,”甘利耸了耸肩膀,“那就只能两边硬拼了。”

“那沃尔夫呢?”神永撑着身子坐直了些,眼角流露出不寻常的警觉。

“沃尔夫……?”甘利有些困惑,接着露出恍然的神情,“啊,你是说……原来三好是跟那些人——”

神永猛地攫住他的手臂:“什么意思?”

“我们还想问你呢。”甘利挑眉看看他,“三好是怎么回事?把你放倒的那一针,是他下的手?”

“你先说你们知道的情况。”

“也不知道多少。那时候太乱了,有外人潜入了船上。我们不知道是谁的人,也搞不清具体情况。后来田崎联络说实井挟持了阿久津、要跟风户做交易,叫我们去逃生艇那边汇合。半道上撞见三好,还有几个没见过的人。直升机直接悬在甲板上方,我们喊他他就像没听见……你说那些是沃尔夫的人?”

神永简短地点了点头:“嗯。之前我们在大厅就先遇上了那些人,我……”

他沉默下来。他本来想带三好先逃出去,但三好却回过头去任由沃尔夫的人把他给带走。“你不明白?”,他好像又听见他脑子里结城的声音,他想说他明白啊,他就是不乐意这样而已。

“再后来,我们就在逃生艇那边找到你了。”

甘利说完了,神永歪着脑袋靠在船舷边轻轻哼了一声。三好消失了,就像他最擅长的那样隐匿不见。神永忽而笑起来,笑了没两声把自己给呛到了。波多野看他两眼像在看一个神经病,神永觉得自己是挺可笑的。他同三好相识的时间几乎占据彼此全部的生命,这么多年,就算是只猫也要被驯养了吧?可三好就是有本事做到亲昵的时候旖旎缱绻,抽身的时候利落干净。

“不管怎么说,他肯定还是为了不牵连你。”甘利说得含混又自觉没底气。三好这回的做法实在唐突。三好若是有非要去沃尔夫那边的理由,又怕神永阻拦,那也总可以先离开这里,回头大家一道商量个更妥帖的计划。虽说正是因为三好自愿前往,沃尔夫的人才会撤离,但难道三好就只有这条险路可走了么?再说他对神永……上一回开枪这一次麻醉针,甘利瞧了瞧眼下精神不振的某人,心里都快要真的同情他了。而神永抱着枪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倒也清楚三好就是这么个惊天动地的脾气,就像他当年也没必要非得冲他开那么一枪。总该有一百种更温和的办法吧?而三好一定是要选择最孤注一掷的那一个。

最终留给他的又还剩什么呢?神永两指拿捏着口袋里的戒指,他就只有这捂不热的钻戒,还有三好的吻印在他嘴唇上的温度。

“快要接触了。”那边田崎提高了一点音量提醒道,“都注意一点。”

两方船阵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对峙着,他们渐渐行到双方中间的空处。风户按照约定保持着距离没有接近,遥远的能够看见他不悦的神情。

田崎他们往甘利那边靠过去。接下来,只要他们撤到那艘船上,回到接应的船队中去,风户再派船只把阿久津接回去,这动荡的夜晚就结束了。

静默中一切如预期的一般进行。实井落在最后,他缓步后退,保持着让枪口对着阿久津的头颅。他慢慢地来到了船尾,只消再跨一步。但他站住了,田崎伸出的手悬在空寂的风中。

两艘船即将错开。而实井一动不动化作铅铸的塑像。

拖延太久了。田崎在余光瞥到风户身旁的持枪护卫时意识到不好,实井终于醒转过神来伸手抓向他,田崎不顾一切地扑上前去把他拉过来,与此同时他感到另一股力量将他和实井撞到一边。轰然炸响的枪声震荡在他耳膜上,从他脸上拂过的是爱莲娜的棕色绻发。

“你们!”波多野端起枪,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只差最后的一下加力。两方的枪口霎时间纷纷抬起。

“行了。”洪亮如钟鸣的声音荡平海面。阿久津终于缓慢地站起了身,像雌伏已久的雄狮发出低沉的咆哮,“闹剧该收场了。”

风户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白。他挣扎犹疑了片刻,抬手示意底下人收起了枪。

波多野亦放下了枪口,调转船头往自家船队的方向驶去。另一边,一艘小艇划过海面疾驰,将他们的王者接了回去。

阿久津登上船的时候,风户下意识地后撤了半步。而阿久津看也没有看他,径自走进船舱里。

 

两方的船队渐渐远离,海岸的影线在视线中放大。田崎有些茫然地抬起头,而人们终于能够从他永恒冷静的眼睛里看见有什么东西动摇了。

爱莲娜躺在船板上,水渍从她身下浸出来,她像一尾人鱼。方才枪击的冲力将她直接抛进海里,是甘利抓着了她,神永同他一道将她拉了上来。田崎看着他们像在看黑白默片,神永似乎伸手在确认什么,甘利问了些话,而神永轻微地摇了摇头。

“田崎。”他听见神永在喊他,田崎想他是得过去。但他不想去。如果他不去,如果他没有看见,那就一定还有转机。

“田崎,快点!”神永低低地吼了一句。田崎终于从船头过了来,船身颠簸,快要到她身边时他踉跄地差点跌倒。

爱莲娜轻咳出呛入肺脏的海水。她朝他转过头,嘴角带着浅淡笑意。田崎机械地覆上她的手握住了。在扮作“濑户夫妇”的时光里,他们也不止一次有过切实的亲密。她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些是假的,可她还是给了他全部的柔情。

“我们……安全了吗。”她轻轻地问他。

“嗯。”

“没有人、受伤吧?”

田崎低着的头微微摇了一下。

“哈……那你表现得、再开心一点嘛。”爱莲娜的眼睛在昏暗里闪闪发光。

“别说话了。”田崎终于勉强扯出一个像是想要宽慰她的表情,“我们就快靠岸了。你不会有事的。”

但是爱莲娜摇了摇头:“你真是,不会说谎。我第一次见你就发现了……”

她笑了一下,随即转为痉挛的喘息。她的手指在田崎的手掌中不受控制地向下打滑,而田崎用力抓住她。

“你知道的吧。”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你一直都……知道吧。”

紫水晶同湛蓝的宝石对视着,短暂的数秒后,爱莲娜露出满足的神情。她不再说话,气息衰败了下去。而他始终看着她的眼睛,直到群星的光芒从那里面黯淡隐去。



第二部分 完


TBC

------------

那么,这个坑就又到了一个小停顿的地方。“钻石环”是日食时的一个天象,在这边就是想意指希望与光明被暂时隐蔽住的黑暗时期。并且在这一部分中出现了神三送戒指(虽然又双叒没送出去)的情节,也是标题的另一重意味吧。

关于爱莲娜,机关的配角们里面我最喜欢爱莲娜小姐姐的颜,在这篇里面她的故事(包括便当)也是很早就想好了的,设定上算是一直不求回报地喜欢着tzk并且为他做什么都可以的那种吧。原作里面爱莲娜跟tzk才遇到就能换穿衣服…真不愧是牛郎机关。

总之感谢直到现在还愿意陪我继续嗨的朋友们,比一个大大的心w

12 Nov 2017
 
评论(3)
 
热度(2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