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08

一些废话:这个坑实在填得太磕绊了,因为本身构架比较大,开坑的时候就没把握能不能写完,经常写几句就觉得好糟糕啊然后写了删删了写_(:зゝ∠)_但我果然还是永远喜欢机关和kmmy,所以不管这篇写得多无趣,也还是想慢慢地继续填下去吧w

---------

8.

 

跑。

仿佛整条船都要沉没倾覆似的剧烈震动袭来的瞬间,艾玛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肢体尖端在颤抖,但身体还受控制。这没什么,真正的枪林弹雨她也都经历过了,她很清楚要怎么做。

逃出去,活下来,像每一个她所爱的人为她祈祷的那样。

船晃动得太厉害,艾玛几乎是整个人撞在拉门上翻滚了出去。她连分毫也不敢停,手肘用力撑地爬起来,却见实井在往里间的方向迎面过来。外边房门被冲撞开,田崎甩开阻拦的安保护卫闯进来,一手拉过艾玛按住她的脑袋把她护在身前,另一手伸出去抓向实井的手腕。但实井从他手掌中滑了出去,掌心落空的瞬间田崎瞥见实井阴翳下的眼睛。在田崎仅仅愣神的短暂刹那,实井已经迅疾地伸手探入他内袋抽出他暗藏的手枪。

“实井!”他喊出声来,同时感到深浓的无力。一直以来他想要做的就是抹去那双眼睛里的绝望恨意,他想让当年那个脆弱敏感的少年相信,不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他们都可以胜过那些痛苦、愈合那些痕迹。可有些时候田崎怀疑自己赢不了了。

“都别动。”

混乱纷杂渐渐止息,而实井从背后挟持住阿久津,他手中的冰冷枪械抵死在阿久津的侧颈。

“你干什么!”蒲生脸色煞白,而田崎隐匿下不安,把艾玛微微发抖的肩头揽紧了一些。

唯独阿久津一动未动。从震动伊始起他就始终保持着正坐的姿势留在原处,直到实井把枪抵上他颈动脉,他也连眼珠都未移动分毫:

“你这个盾牌选得很有胆量啊。”他很为闲适自若地说。

“居然让外人来闹事,风户先生失职了呢。”实井不搭理他的讽刺,勾唇笑得柔和温良,握枪的手加了几分力,“就委屈您一下,暂且让我给您当个护卫吧。”

 

晃动停下之后是黑暗。大厅里死寂得像墓地。接着有人惊叫了一声,恐慌的毒气迅速向四周蔓延。

人在低语,惊动,但尚未崩溃——这里毕竟都是见过些场面的人。

三好警觉地环视四周,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方才的震动叫厅堂里没抓着倚靠的人都摔倒了,此刻是一个易于被趁虚而入的空隙。他嗅到危险的气息,这个气息是冲自己来的。三好在觉察到这一点的同时,一只手大力从后面捂住他的口鼻。

硌在他鼻尖的金属触感怪异,他眯起眼聚焦分辨,拇指扳指上有一只银制的狼首。

“请别出声,真木先生。”低低的声音送入他耳朵里,“‘大佐’只是想请您去做个客。”

不待三好有什么举动,神永从侧后面冲上来,用力勒住那人的喉咙。他们向后翻到,三好脱身而出,神永亦迅速摆脱那人的纠缠拉扯上他就跑。两人很快就冲出大厅直奔舱外甲板上。

“沃尔夫,是不是。”神永问。三好点头,没有感到惊讶。这里熟悉那个标记的恐怕就是他们两个,而最能从中推知出背后交织的暗流的,也必然是他们。

他们穿过甲板奔跑,三好的余光扫过黑漆夜幕下的海面,浓墨里有零星散落的光点在向这边快速靠近。

“该死,居然把他给招惹来了。”神永轻轻骂了一声。

“这太愚蠢……”三好摇了摇头,“他二十年前就被驱逐出境,大家族联手封锁了他的船队。阿久津这么爱惜羽毛的人,不会做触犯众怒的事。”

“那会是风户?”神永皱着眉思考,一边往放置救生艇的地方走,他驾轻就熟长驱直入就像是把构造图印在头脑里。三好跟在他后面,忽然就有些恍神。他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跟神永一道面临危机险境,以前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是这样,神永很擅长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陌生环境里的每一处细节,三好有时候偷懒就会放任他去决定撤退的路线。原来自己还是依赖过这个人的。三好想。

他们很快进到舱室内,神永关上门从窗口观察外面的情况:“可是风户为什么……?”

在大人物云集的重要场合为整座城市的仇者引路,风户不可能不清楚这么做会需要偿还多少相应的代价。有什么事竟值得他如此铤而走险?

“实井。”三好轻蹙的眉心流露出一丝担忧,“风户知道阿久津不会允许他们自己人动实井,但沃尔夫是外人。混战起来子弹不长眼,不论发生了什么风户都可以择得干干净净。”

他的揣测叫神永也不禁心下沉了沉。若是风户想要弥补当年的疏漏对他们下死手,那不仅是三好和实井,在孤岛监狱的结城……老实说,沃尔夫不可能只为了把三好抓过去,就来替风户做这些脏活,只怕还是就结城做了什么交易。

得带三好逃出去,然后想办法联络上结城。至于在船上的其他人……

“实井现在被阿久津喊去了,那边安保最是严密,暂时不会有事。”神永转头又看了看玻璃窗外边,“他们几个自己应该都能脱身,我们先走。”

说着他就要去解开救生艇的缆绳,却在看见三好的眼睛时怔住了。

“三好……”他心里意识到不好,而三好在片刻的迟滞后扑上来吻他。三好的吻深远绵长,在多年前他休克昏迷中的那个幻梦里,三好就是这样吻他。紧接着脖颈处传来刺骨的痛楚和冰冷。推开三好的时候他已经明白来不及,麻痹感向周身迅速弥散,三好手里的针尖还残留着他的血迹。

“对不起。”他向下坠落,三好接着他,耳边是三好的温柔低语,“我知道你讨厌这样。但是既然有过一次了,就别介意我再来一次了吧。”

“……混蛋,”神永艰难地发声,死命抓着三好的手无力地滑下去,“你他妈……给我等等……”

他看不见了,耳边却还有三好的笑声,三好笑着轻吟,像咸湿的海风萦索耳际:“没事的。我们会有很多的晴天的。”

知觉和意识都在离他远去,他知道他已经抓不住三好了。他模糊隐约地感觉到三好把什么东西塞进他掌心。

那是他给他的戒指。太小了,他担心自己昏过去的时候握不住它。

 


TBC

------------

最近甘波似乎掉线了,如果还有下一更的话就把他们接回来_(:зゝ∠)_


02 Nov 2017
 
评论(11)
 
热度(16)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