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迷航

未来(末日?)AU,有些地方类似星际穿越。主神三,有一些甘波

感谢 @Cn(H2O)m 启发的新戏路,所以这次还是没有什么糖(...

---------------

迷航

 

1.

 

这是旧纪元的圣诞夜。

如今太空舰船上的居民都是出生于漂泊宇宙的战舰之中,对遥远地球的宗教礼节全然不清楚也并不在意。但是人类喜欢热闹庆典的本性让节日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主舰航空基地上下充盈着一派暖洋洋的祥和欢乐,此时距离“鲁滨逊”失联已经过去近三百天。

“鲁滨逊”是舰队最新技术研发生产的飞行器,为探测寻找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而开发出的新型机体。一年多前机体起航,按照计划将要飞往一颗备选行星进行先遣探查。飞行三个月时,一片从未被侦察到的小行星带闯入航线。为避免陨石冲击,“鲁滨逊”偏离了预定航向,但在即将脱离危险区域前还是遭遇到碎石冲撞,通讯设备被破坏。再后来舰队就失去了“鲁滨逊”的信号。它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漂流者,引擎光环湮没进浩瀚的星河里。

无人知晓驾驶员如今怎么样了。

 

甘利倚着墙待在离嘈杂喧闹的舞池稍远的地方。在他目光所及的欢闹人群中,有个深红的身影尤为显眼:三好的头发晃动,吊稍眉眼像是流动的光。某个军官殷勤地要替他点烟,他轻俏笑着应了,而后凑过去同对方接了个吻。

“喂。”

听到身后喊声的同时手肘处感觉到一个用力的拉扯。三好回过身,甘利顺势就把他从挤挤攘攘的人堆里拉了出来。

“怎么了甘利,你搞错了吧。”三好勾起唇角笑着冲厅堂另一边歪了歪头,“波多野在那边。”

甘利不理会他的讪笑,手中力道有些大地将他又往外扯了扯:“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下压的嗓音带着隐隐的怒意。三好眉头一凝就甩开了甘利的手,在房间那一头的波多野这会儿拨开簇拥的人群朝他们走来,恰好拦在了甘利愤怒的手臂前面。

周围的气氛僵持了那么一会儿,三好神情莫测地笑了笑,转身走开去给自己拿酒。波多野瞥了一眼甘利阴翳下的神色,迟疑片刻也跟着三好走去酒水桌边。

“你又想来说什么?”三好在饮酒的间隙头也不回地问他,语气轻而尾音重。

波多野两手撑在脑袋后面,过了会儿才歪过头慢悠悠地嘟哝半句:“我们能说什么……”

他顿了顿,探身去给自己也拿了杯香槟。恋人驾驶的机体遭遇意外失去踪迹、生死未卜,甚至绝大多数人已经默认他死亡,而三好就像是事不关己一样:从失联发生到现在,他连一秒钟的忧虑都没有流露过。

波多野感到一丝莫名的烦躁。要说三好会为了谁忧心悲伤那也是让人难以想象,但在圣诞晚会上公然同别人接吻……甘利一贯跟神永臭味相投沆瀣一气,波多野觉得这也怪不得他会动怒。

“你们认为我应该怎样?”三好清冷淡漠的声音甚至带了一丝逗趣的讥讽,“为了他痛哭流涕,拿黑纱蒙着自己的脸?”

“喂,你——!”波多野亦忍不住瞪着他,而三好刀枪不入似的就只是笑。

“那些无意义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三好放下喝空的酒杯,笑容轻巧得像是触碰即化的雪花,“他不需要我做那些。”

 

2.

 

“这不可能。”

训练室里几个人或站或坐地围在桌前,在他们面前的是各自与舰队新机体之间的适应性评判报告。

“虽然适应性评判不只是能力评价……”波多野把报告书刷地卷成棒状,猛地指向桌子对面,“但是这个家伙是第一怎么都让人很不爽!”

被他狠狠瞪视的人抓挠着自己蓬松的头发不尴不尬地笑了笑,下垂眼角迅速而不安地瞥了一下身边。三好倒是没像波多野那样满怀敌意地看着他,但他把神永和自己的报告拿来摊在桌上,阴沉的目光正逐一来回比对着各项小分。

0.03分。适应性评判得分上两个人的最终差别,微小到近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驾驶员名额是唯一的。

“这不可能,”三好重复了一遍,他拿起评判报告站起身来,“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我要去申诉重测——”

“行了三好,”神永起身拦在了门口,他的神情很平静:没有往日里赢了三好时会有的那种畅快得意,眼睛里一贯轻佻快活的光芒此刻沉了下来,“这次别跟我争了。”

酒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而室内的每一个分子都仿佛安静了下来。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清楚,这回不是比谁更出风头。这次先遣队驾驶员的特殊选拔,参选的混小子们对此有着半开玩笑的另一种说法:送死。

先遣队。听上去很惹人注目,但实际上一点也不光鲜亮丽。新型机体的性能远超过舰队现有的一切飞行设备,这意味着机体起航后,只能同舰队进行通讯沟通,再无法获得任何实质上的支援。太空里看似平静,实则暗含重重凶险,谁也不知道进入未知宇域以后会发生什么。而所谓的“队”也只是一台机体、一个人,驾驶员将要置身而入的是深远无垠的黑暗和孤独。

而波多野说的是对的。适应性并不仅仅是对能力技术方面的评判,还有体格、心理、以及某些微妙的与机体相适配的个人特质。只能说,在同期生里神永不见得就是最优秀的,但在“鲁滨逊”的驾驶上,他最适合。

“总得有人去做一些危险但必要的事情,不是我就是你。”出征的前夜,两个人同往常一样走在从训练所回宿舍的半道上。中央控制室精准调控的舰船舱顶定时降下夜幕,神永半仰着头伸出手像是要去触碰天际,接着他回过头来,咧嘴笑起来的模样如同天真孩童,

“三好,我啊,想去看一眼星空。”

 

3.

 

作为生存级战舰,舰船环境被尽量设计成还原地球自然的景观:二十四小时昼夜轮换、没有极端天气的四季温柔地更替,舱壁投影着虚假的天空,人造日光白得晃人眼睛,而夜空缀着永恒不变的星座光点。

神永所说的星空并非这些人工制作出来的赝品。在航空基地,有一处用于飞行出发前进行最后检查的休息室,需要驾驶员权限才能进入。在获得相应资格之后,同期几个学员曾被一道领着参观过。那里有一个不大的天窗,密封的窗户外面,是真正的宇宙太空。

从室内仰头看出去的感觉就真的是坐井观天了。圆圆的窗口落下遥远星芒的光辉,银涔涔的光点从天空流淌下来,构成缓慢的银白织流把两人笼在里面。

觉得这样的时刻适合接吻,于是他们就把唇齿贴近在一起。

“要跟我做吗。”吻了一会儿后,神永问,而三好摇头。

“这里怎么看都不适合做这种事吧。”三好低低地发笑。

“那这样,”神永稍稍低头拿鼻尖同三好的磨蹭,“我们打一架。”

“你想要又被舰长关禁闭然后丧失出征资格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奉陪。”

“可惜要是关禁闭你也得一起,替补也轮不到你。”

“那就便宜波多野了。”

“啊,那可不行,等出了禁闭室甘利会杀了我们的。”

看似随意的谈笑间两人回到了宿舍区,在即将分道的路口三好只迟滞了极短的瞬间,神永就把他拉进了自己房间里。

他们始终支撑着的轻松表象碎裂了。

那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变成了默片。神永知道三好不会说任何阻拦他的话,就如同若是两人颠倒处境,他也不会阻拦三好。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

而现在做的话,就太像是在告别了。虽然相互这样无声地想着,但后来还是做了。

次日醒来时这间单人宿舍的主人不在。三好把手放在身边空处,那里余温已经快要凉了。他隐隐觉得体内五脏六腑空冷,又像是被猫咪抓挠似的冒火。三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想着,神永那混蛋时常把对情爱欢好的享受沉迷挂在嘴边,但真正的爱情才不是什么甜蜜的幸福。

那是应允一个人来让自己痛苦。

 

4.

 

抱着叫同僚们和他自己都难以完全明白的心情,他肆意回应其他男人献的殷勤,甚至是女人。三好自己心里清明,知道他其实根本用不着进行无谓的尝试,就能够清晰明了自己唯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只是答案叫他恼火,他希望证明这是荒唐的。

在同神永确认两人的关系之前、甚至在那之后,他们都不乏跟其他人轻浅暧昧。有的时候三好感到,自己和神永仿佛是在心照不宣地避免对彼此专一。人如果过于钟情某一样事物,那必将难以承受总有一天要与之剥离的痛楚。而究竟是什么时候起疏忽大意、竟会让某个人在自己心中变得不可替代了呢?三好始终没法回想起来。

 

每一艘舰船都有一处管道汇合的中枢设备。说来或许有些令人不适,那是人死之后躯体降解、转为舰船供能的循环系统。对于资源匮乏的太空漂流来说,这是最为节能的处理办法。船上没有墓园,新生于太空中的人也没有入土为安的概念。

“让最后的一点热度成为舰船的一部分,”有次途经这里时神永曾谈起过这件事,他的口吻里甚至有几分向往,“非常浪漫不是吗。”

“跟浪漫毫无关系,只是单纯的废物利用吧。”三好照例直言不讳,“你不会直到现在还在相信那个成为星星的幼稚童话?”

舰船上出生的孩子都曾听过同样的美化死亡的童话说辞:太空养育万物,生命也终将回归宇宙大荒。而当人死了以后,就会变成苍穹之中的一点繁星。

“非常可笑。”三好如此评价。

而神永轻笑着说:“可我觉得这很美。”

“所以说你幼稚。”三好耸了耸肩膀,“我可不想死了之后还得再变成什么岩浆石头。”

“为什么不呢,”神永那时候少有的没有同他争执,侧过头来看向他的目光柔和温暖,“我希望三好成为星星。”

但他却先自己一步跑了路,成了迷失在茫茫宇宙中的一缕星光。

某一天毫无征兆,念头一闪而过,而当三好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拿权限打开了那扇休息室的门。屋里没有亮灯,昏暗中只有圆窗外的星光倾泻着洒落进来。他就地坐下,天空在井口外面露出来。通过张开的手指缝看过去,一星一星的光点忽闪忽闪。

太远了。怎么会这么远啊。三好那天在那一方星辰下朦胧入睡之时,如此想着。

 

5.

 

深夜里枕边的通讯响起来。

“完工了,”电话那头甘利的声音透着一丝紧绷松懈后的疲惫,“你的机体。”

“鲁滨逊”失联整三百天时,舰队接收到一个含混在太多噪声里的信号。虽然微弱,但依稀能够分辨出坐标位置。

按照早先的适应性评判结果,支援搜寻的人选不言而喻。

“但你也可能变得跟他一样。”接到联络后三好立刻前往基地,这会儿正坐在机舱驾驶室里进行软件硬件的试操作,甘利在一边抱着膀子摇了摇头,“资源根本不够,技术也还差得远,现在做这样的远征完全是在搏命。”

“总得有人去做这些。”三好轻声说,并在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似曾相识时哂笑自己,“这里终究不会是人类的未来。”

“这艘船至少还能再坚持航行两百年。新的技术、新的可能性随时会发生。也许到时候人根本不再需要找寻星球落脚。”甘利鲜见这般严肃,瞪着他有些充血的眼睛,“你们不值得为此冒险。”

三好看了看他,偏过头笑起来:“这话你也对波多野说了?”

他们在舰船上出生,在太空中成长,人在大地上仰望星空的时代距离他们遥远模糊。甘利无聚焦地看着面前的机体外壳,他自己的脸浮在金属表面上看着他。他在航空基地做技术研发是因为他喜欢,至于人类的存亡——那不关他的事情。

直到某个又一次独自一人通宵调试设备的深夜,傲气而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诶,这个看起来很厉害嘛!”

他回过头,个头小小的少年有着一双琥珀色的明亮眼睛。波多野凑过来打量他面前刚刚完工的模拟训练装置,弯起那双璀璨剔透的眼问他:“能让我试试吗。”

自那之后,在这个世上,有一个人是不一样的了。甘利认为自己什么都可以抛弃,只希望那道光芒永远不要泯灭。

现实回归他的视线,他从鼻子底下对身边的人哼笑了一下:“我不像你们。我可是很自私的,适应性甄选的结果如果是波多野,我会篡改他的数据。”

“要不是有胜过他的自信,我还以为你真这么做了。”三好顺应着他说着,关闭了操作界面,“这东西不错,比神永的那台性能好吧?”

甘利摊了摊手:“不够好的话哪里敢给你。”

“那就好。”三好欣欣然地从驾驶室里出来,而甘利忽而伸手捉住他的手腕,一双眼睛明晃晃地紧盯着他。

“你一定要带他回来。”

三好在甘利眼里看见哀求。他非常清楚甘利为什么抓握得那样绝望像抓着救命苇草:如今自己是横亘在波多野与广袤星海之间仅剩的屏障,但是——

“你越是这样,波多野越是不会领你的情。”他掰开甘利紧抓不放的手指,“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退缩。你的某些想法只会是对他的侮辱。”

甘利垂下手臂,低眉微笑的神情看上去温柔而寂寞:“我知道呀。”

“可是,即便会惹他生气,我也想要他好好活着。”他继续这样说。

三好了然地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个人的力量似乎确实改变不了什么,想要留住所爱也是人之常情。没有谁对谁错。

而不管等待着他的是怎样的征途,他都一点也不担心。

因为,

“我啊,想去看一眼星空。”



END

--------

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们开高达

08 Sep 2017
 
评论(8)
 
热度(29)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