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狱中记

年初的一个奇怪段子 少年国王 设定下的神三线的展开

一天到晚都在爽我自己

-------------

狱中记


托旧友从中斡旋,得以给您写下这些痴言妄语。他向我保证会绕过我们那位可爱国王的眼线把这封信带给您。要让他欺瞒陛下可真是不容易,托他一片赤诚忠心的福,我才落得如今这狼狈处境。不过我清楚这非是他的本意,愿上帝依然保佑他高洁的灵魂。

向您抱怨一下吧。这该死的地牢潮湿阴冷,深夜里老鼠跑动的声音震耳欲聋如战场上奔马铁蹄。您尽管嘲笑我的夸张,这些日子我甚至时常怀疑我出现幻觉。但愿关押您的高塔会比这里舒适些,一个入狱的国王,和一个入狱的叛国者,毕竟还是云泥之别。

您会拥有一场光辉的(原谅我用这样的词)处刑,一个精心设计公开陈列的盛大舞台。而我,会在天刚亮起的晨曦从侧门拖出城去,用血光迎来早起的鸦群。刽子手拿钝刀子砍下我的头的时候还会骂骂咧咧,这颗没什么用处的脑袋将比不见光的阴沟地鼠还要受尽唾弃。

我活着的时候就不在乎人言,死了更不会在意。我唯一害怕的是我必须承担我并未犯下的罪行。您是清楚的,在过去同您放纵厮混的日子里,您丝毫未曾从我这里获悉任何国事上的秘密。那并非由于我意志坚定,我生就是爱神的奴仆,荣誉也难以让我背叛她。我那比老狐狸还要精明的父亲早早就看透我,拿繁缛外事把我远远打发出去,便是生怕我哪天带着某个漂亮姑娘夜行,在月亮下亵渎神明。但是您看,我的胆子可比他料想得还要大,不过也怪不得他没能计划周全:谁也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国王会看上一介敌国的使臣,这我自己都不信。

所以我时常困惑,您为什么当真不利用我。我推测出的答案我是不敢想象的:也许您确实爱我。

您与我之间是否是相爱的?我过去要么耽溺于玩乐没工夫去想,要么自我逃避不敢去想。只是这几日我反复地做一个梦,是关于两国开战之前的最后一个俏丽的五月,那时我还在您的宫廷里做客。我们偷偷甩掉了护卫,两个人只身骑着马去到河间森林里。在奔流的河边您的马匹莫名地受了惊,在它即将带着您闯入河水时我把您拉拽到我的怀里。我们眼看着湍急河流卷走了您的坐骑,您倒是一点也不怕,我却听见自己心脏快要蹦出来的声音。

我不断地梦见那短暂的甜蜜。您坐在我的身前,树影在您的脸上摇曳,您的背脊紧贴着我的胸口,我确信我爱您。有一个瞬间,我甚至希望再度发生什么意外,大地忽然裂开深渊叫我们跌落下去。倘若同您一道死在那个鲜花盛放的午后,似乎也会是比任何的事情都要百倍的幸福。

其实您若是想要回避现在这落败结局,本有另外的途径。那就是告诉我您爱我,让我叛国投敌效忠于您。既已是阶下囚便再无顾虑,我要向您坦白,您若是以自己为诱饵唆使我,我是一定会听从的。但是您不愿意利用我,甚至到了不愿意利用我们的爱情的地步。您的骄傲让您不屑于这种诡计,并且——即便您必然不会承认这一点,但我还是要说,您再如何的精于谋略算计,也掩盖不了您本性的善良。而在生死的较量上,一秒钟的仁慈都可能会让铡刀落在自己脖子上,您很快就要感受这滋味了。

不过不要紧,在那之前我会先一步在那边等着恭候您。

太阳落下去太久了,我感到冷。死神带着黑暗与寒气在向我逼近。说来奇怪,虽然这里看不见外面,但我竟可以推想感知天空是否还亮着。等到我看不见的阳光再度照耀的时候,也就是我的死期。我不畏惧死亡,更不畏惧强加在我头上的污名。我不愿受那罪名,只是因为这捏造的罪很有可能会将你我分派到地狱的不同地方去*。我只唯独害怕,死亡亦不容许我再见到您。

而这世间又有哪条法令能够来宣判我的罪责呢?那些苍蝇鼠辈们将对着我滚落的头颅吐唾沫,他们又哪里能够了解我的幸运,一睹人间至高无上的纯粹爱意?那些一无所知的愚昧之徒啊,且让他们嘲笑唾骂我吧!即使面向我的是永无光明的地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走去,并对着迎接我的狱卒高声发笑。

在最后的梦里亲吻您的眼睛,我行将腐朽的身心皆是属于您的。

 

----------------

废话太多,不乐意看。

到了地狱再来跟我饶舌吧,胆小鬼。

 


END

------------------

* 但丁《神曲·地狱篇》中将地狱分为九层,犯下不同罪行的人会被分到不同的层级。

正文是神永在临刑前写给三好的绝笔信,分割线下为三好在信件最后附加的回复。


24 Aug 2017
 
评论(21)
 
热度(27)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