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既是历史中稀有的珍珠,善良的人便几乎优于伟大的人。”
 
 

【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06

前文:

01 02 03 04 05

-------------

6.

 

携着艾玛穿过一整个嘈杂热闹的厅堂,从另一边的楼梯绕上同普通客舱区隔开的区域,实井最终在走廊尽头的房门前停步。他走上前去,按照先前得到的知会,以一定特殊的节奏敲了敲房门。

打开门的是蒲生次郎。

“……请进来吧。”在看见实井的同时蒲生的眼睛闪烁着移开了目光,而后他把门开大了一些,让两人入内。

“蒲生,带他上那边坐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阿久津漠然的嗓音从里屋尖锐地刺过来,“我跟格伦小姐有话要说。”

艾玛感觉到握着自己指尖的力度异样地强烈起来。不过仅仅只是一瞬,然后实井的手掌放松了下来,在她面前的笑容依旧从容得体:“那恕我失陪了。”

“等……”在实井松开手的刹那艾玛下意识地回握住他,凝滞几秒后就松开了。实井再度对她安抚地笑了笑,转身跟着蒲生走向外间的茶桌。

艾玛兀自不出声地深吸了一口气。她朝前走去,皮鞋跟落在地板上的重音震得她指尖颤抖。她把两手放在眼前的和室拉门上,用了点力才向侧边推开了它。

地下王国的年迈王者带着阴腐的气息朝她转过脸来。他身着纯黑正装袴,气度威严逼人。就仿佛一把久经沙场的钢刀,损耗可见,但依然锋利。

“请过来坐,”阿久津再度开口时就温和了许多,指了指自己对面空着的蒲团,“东洋的茶,不知道你喝不喝得惯。”

 

从放置救生艇的底层出来,爬上舷梯走上甲板,开阔的视线里夜幕笼下来。三好只抬头瞥了一眼月明星稀的夜空,就清晰听见有人在对他说话。

“毕竟这儿有不少重要人物,安全工作做得很充分,逃生艇足够疏散这里两倍的人数。”他回过身,神永在他身后几米开外的地方,背倚着栏杆似是专程等在这里,“刚上船我就四处检查过了。”

“你觉得会出事?”三好朝他走过去。夜里海上风凉,离晚宴开始的时间也近了,原本逗留在外面的客人大都回到船舱里,这一处地儿竟是再没有旁人。

“只是为了保险起见,”神永一边说一边掏出香烟点上,“但你觉得会出事?”

他强调了一下称谓,拿探究的眼神仔细看了看三好。

“总之感觉不太好,”三好截住他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香烟,给自己拿了一根,顺手就着神永那根点着了,“不过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真是少见,你居然会相信直觉预感。”

“你不信?”三好手肘搁在栏杆上吐了个烟圈,烟雾下他的侧脸透着雍容的惫懒。

“我不信啊,”神永咬着香烟,下撇的嘴角有点苦闷,“要是人真有预感,你开枪那天我还能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重逢之后,神永头一回正面提起当年那件事。三好就只是轻笑,末了薄唇弹出轻描淡写的问句:“疼吗。”

神永只顾抽烟,喷吐出烟雾连个顿也没打:“忘了。”

“没心没肺,”三好哂笑他,然后三好继续说——他说得非常轻,好像水面的涟漪一晃就过去,“但我很害怕。”

笼罩着神永一辈子也无法逃离的梦魇亦将它的制造者永久网罗:在三好掩藏极深的脆弱梦境里,是他扣动扳机却射偏了子弹,自此一切无可挽回。

“呵,”神永嗤笑着摇了摇头,“真想看你一枪射偏,然后对着我的尸体哭。”

“你少得寸进尺。”三好很快就恢复到一贯的刻薄模样。

神永这会儿只觉得香烟滋味太苦,到底是把只抽了一半的烟蒂取下,远远抛向海水里。在三好看来,承认自己的感情就等同于示弱,现在这一两句真意流泄,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自我表露。对此神永明明应该很高兴的,可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笑不出来。他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握着又松开。他原本设想了好几种不同的方式,可又觉得怎样的形式都会显得可笑而无意义。

最终他就只是把东西拿了出来,另一手抓过三好的手掌,将手中的小盒子放在他掌心。

“给你的。”

“……哈啊?”三好毫不掩饰语气里的讶异和嫌弃。不用打开就看得出来,这种模样的红色天鹅绒盒子,那只能是——

“‘哈啊’什么啊。”神永皱着眉嘟哝,“给你你就拿着。”

像是只是为了一观神永的品味(然后再嘲讽批判一番)似的,三好没什么动容地打开盒子,玫瑰金色的光圈就套在了他的指尖,镶钻内嵌着不是很起眼,却是在昏暗中牵引着星光。

“喜欢吗。”神永像是一直憋了一口气终于松下来,眼睛里复又涨起少年般的闪闪光点。

三好没有说话,手中来回拿捏着这枚戒指垂目看着,便好像从中窥见到同神永纠葛不休的久长时光。想要相互间没有芥蒂分歧恐怕是不可能的,可想要摆脱他却也是同样的不可能。三好举起手中小小的圆环对着月亮看了又看:人究竟是有多么弱小啊,竟会被这样小、这样容易失落的东西轻易锁住。

“你到底喜不喜欢?”神永还在一旁叽叽喳喳。

“吵死了,”三好撇撇嘴,忽的把戒指塞回他手里,“哪有人这样送戒指的。”

“不许还我!”神永反手抓着了他的手不放,在三好并未怎么较劲的轻微推搡下把戒指给他戴了上去。

而后他握着三好的手指,把他轻轻地揽进怀里。他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奇怪的傻事,妄图用某样切实存在的物品,来确认永远不可能被看见的心意。这么些年,分分合合远远近近,他已经都要搞不清,三好到底还属于他吗?又或者说,三好属于过他吗。

“别推开我,”神永让唇齿摩挲过三好的额头眼角、面颊耳际,“不要推开我。”

三好微微半闭着眼睛,让自己难得的放纵下来。十指交握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指环硌在皮肤上,微凉的疼痛,却同时带给他暖意。

笨蛋。他不自觉地微笑着,回应地吻了吻神永的唇。早就已经、推不开你了啊。



TBC


12 Aug 2017
 
评论(13)
 
热度(23)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