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05

本子的事情搞得差不多了w来试图捡一下这个坑...

这章跟神三还是没什么大关系,以及突然甘波(。

前文:

01 02 03 04

---------

5.


漂亮的游轮停泊在港口,海鸥在黄昏的光影下绕着桅杆滑行。汽笛声响了几下,群鸟们拍打着翅膀噼噼啪啪地向四周飞散开。

游轮拖着长长的航迹,悠悠地朝着金红的海岸线驶去。

轮船甲板上,三三两两的客人各自成群,趁着落日时间逗留驻足着欣赏夕阳盛景。城里凡是与阿久津有往来的相关人士大都应邀前来,从黑帮家族到政界要员,掌控着海岸那边的城市的人物可以说都汇聚一堂了。

宴会将从晚间八时正式开始,游乐持续一整个晚上。每位受邀的客人都在船舱内安排了住房,游轮将在次日白天返航,来回一路上能看到沿途的海岛风光。

相比于喧闹的甲板和大厅,船内二楼的客舱区就冷清多了。偶有那么三两人站在房间门口或是在走廊上闲聊,过一会儿也就下了楼去加入到某张酒桌牌局里去。

“那边有赌桌呢。”神永倚着走廊栏杆往下看,朝厅堂那边晃了晃脑袋。

甘利叼着香烟在一旁翻找着口袋:“你们谁带打火机了没?”

“啊,刚刚那个服务生端着的好像是杏仁蛋糕。”波多野目光灼灼地说。

三个人正互相无法衔接地自说自话着,他们等候在外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小点,艾玛探出脑袋,脸上浮着些微红晕:“那个……我换好了。”

“太好了,那快出来啊。”波多野上前去一把抓着她的手腕就把她从房内拉出来,“诶,这不是非常适合嘛!”

换上参加宴会的晚礼服,艾玛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垂着头,而甘利嘴角的香烟发愣地歪在一边。

自打幼年巨变以后,艾玛·格伦就再不是花园里的小小公主。小时候的养尊处优成为了顺水漂流的模糊印记,而今的她比起宴会的歌乐,更熟悉的是手枪上膛的声音。

“我、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她轻轻攥着裙角,言语羞涩又有点些微抱怨,“我们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啊。”

神永率直地笑起来,走上去牵过她的手指尖,极有风度地弯下腰来,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你什么都不需要害怕,”他弯起眼睛浅笑,嘴角半是逗乐玩笑半是认真肃穆,“你可是我们的女王陛下啊。”

艾玛一瞬间涨红了脸。甘利微微皱眉,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有人喊他。

“甘利。”田崎同实井从走廊另一边朝他们走过来,一边走近一边草草颔首算作招呼。

神永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早先他一直在不时地四下张望,这会儿看见他们走来终于忍不住发问:“田崎,三好没来吗?”

田崎说:“来了,之前还在房间里,说是让我们不用等他。”

“大概在忙着整理头发吧。”实井几不可见地翻了翻眼睛。

“是吗。”神永点点头,一只手放在裤袋里微微握紧,眼睛里有那么些游移不定。

“跟你们说要紧事,”田崎转向甘利,“阿久津要见艾玛。”

“你说什么?”这边立时小小地炸开来,甘利一脸错愕,波多野满眼戒备的敌意,而神永也稍微凝重了神情。

“有人找到我那儿,传话说老头让我邀请格伦小姐一起过去喝杯茶。”实井的笑容看不出是讥讽还是逗趣,“就我们两个人。”

艾玛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甘利,甘利亦把手放在她肩膀上,神色阴翳不善:“他想干什么?”

空气僵持,而田崎温和但坚决地拉开了甘利的手臂:“他这次邀请格伦家出席,必然是想进行交涉。今天这场合这么隆重,不用太担心。”

“放心,再说还有我在呢。”实井头一回显露出这样柔和可靠的神情,对艾玛伸出手,“我们过去吧,格伦小姐。”

艾玛轻轻深呼吸了一下,把手掌交到实井手中,她紧抿的嘴角紧张、却还是努力做出了从容得体的微笑:“那就有劳您了。”

甘利的眉心依然未展平,神色隐忧地看着艾玛在实井的引领下走下楼,穿过厅堂内三三两两的人群渐渐走远,人流衣角攒动,他很快就瞧不见她的红发了。

你看,她会成长的。总有一天,她将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成长到不再需要依靠任何人。

“那么,晚宴的时候再见了。”田崎干脆地朝其他人点了点头,随即跟了过去,显然虽说他自己说不用担心,还是打算暗中看护着以防生变。

甘利垂了垂目光,转而看向神永。

“你刚刚……”话到嘴边他又觉得难于启齿,“那样总有些不大好。”

“什么?”神永一脸迷惑不解,紧接着他余光瞥见了什么,神色微微一变,“抱歉,不是什么急事的话我过会儿再跟你说?”

说罢他快步走下旁边螺旋的楼梯,身影很快也消失在嘈杂鼎沸的人声里。

“你介意他刚才亲吻艾玛的事儿?”清脆直接的声音从甘利身边响起来。

甘利有点惊讶,却也觉得自己不该吃惊。波多野虽然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心明眼亮得很。

“你想多了吧,”波多野继续说,“那家伙不就一贯是这样吗,就算是对小母狗他也能撩啊。”

甘利轻轻摇头。他并非对神永不放心,料想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艾玛怎样。但是艾玛呢?她对自己和波多野的亲近都是一眼望得到底的依赖亲情,可是对神永……那是几分对待老师的尊敬、几分对待伙伴的信赖,还有几分说不清明的憧憬。

甘利在心里叹了口气,只希望真是自己想太多。不过他觉得趁早还是得再找神永说说,小姑娘长大了,相互间不能总是没分寸。他只怕随着年岁渐长,艾玛真的有了什么别的心思,这可绝对不可能得到回应,只会让她徒然伤心。

“会担心这种事情,你还真是变态啊。”波多野倒是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嘲笑地撇了撇嘴。

甘利笑了笑:“说的也是。”

然后甘利转过头,微微俯身就亲吻了他。

没有抗议,没有推挡,波多野完全傻掉了一样,任由甘利含住他的下嘴唇,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甘利的舌尖轻轻滑过他的齿面、而后柔和地退了出去。

这会儿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波多野不认为这就是足以让甘利这个举动成立的理由。

这算是什么意思?是在耍他吗?他心里一瞬间混乱得很,他觉得他应该要把眼前这个混蛋揍一顿,或者直接把他从二楼过肩摔下去。无论如何,他都不该是傻愣愣地呆站在原处,表情像是个突然遭遇首次表白的青春期少女。

甘利直白地看着他,微笑起来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玩笑:“你要是不说话,我会默认你接受了哦。”

“……我、我以为你喜欢女人。”波多野在停滞的思维中竭尽全力挤出这句话,他的耳根红得发亮。

“这个啊,”甘利笑得近乎无赖,“在遇到你以前,我也一直以为是这样。”



TBC


08 Aug 2017
 
评论(9)
 
热度(2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