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04

这章画风突然不一样,是新抓的锅....

前文:

01 02 03

--------------

4.

 

湖岸山林的一片地域被围栏网起来。野外作战的训练场,原本是实井和格伦家的部下不定期合作练习对战的场所,而今天则被清空用作一次特殊的演习。

艾玛·格伦的作战训练检验。此外,一线作战出身的几个人这些年来已是不常亲身战斗,偶尔也需要找找感觉。

四对四,一方是甘利波多野神永和艾玛,另一方则是三好实井田崎以及爱莲娜。双方从场地两端出发,目标很简单:寻找并干掉对方的人。从人员配置上看两边倒是旗鼓相当。

“呵。”三好不屑地发笑道,“三个傻瓜和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小丫头,要赌他们几分钟会全灭吗。”

此时他们这边表现得很是不积极,除了爱莲娜先行出去探查,余下三人还悠哉地待在据点装甲车里乘凉。

“实际上,三好,正是因为敌我悬殊,所以我们刚刚做了个决定。”田崎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小刀,在自己和实井的作战服上划了开来。

烟雾冒出来,这是演习时代表遭遇伤害的信号。

“现在我们死了。”田崎一本正经,实井配合似的在后座上安详地躺下来。

“你们……!”纵然是三好也忍不住咬牙瞪视,“很好,那么我也——”

“你也弃权当然可以,要爱莲娜一个人挑他们大概也没什么问题,”实井悠哉地晃着手中的酒杯,“不过,三好君你难道要放过这个跟神永一较高下的机会么。”

“我为什么要跟他计较?”三好神情不悦,却左右开弓抓过枪械,一脚踢开车门干脆利落地跃出去,临了要走之前又回头冲车里的人眯起眼睛,“你们两个,给我记着。”

“祝武运昌隆。”田崎靠在门边微笑致意,而实井在后座上翻了个身问:“冰柜里还有红酒吧?”

山林另一边,甘利同波多野一面四下查看一面移动着。

“凭什么我要跟你组队啊!”波多野眼睛里躁动着火气,压低了声儿抱怨。早先他们分成了两人一组的小队,而艾玛跟着神永,这点明显叫他极为不满。
“神永确实比我们俩合适,”甘利摆了摆手,“他放得开。”

“哈啊?”波多野一头雾水地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如果是你,带着艾玛遇上了敌人,你会怎么做?”

“保护她,解决对手。”波多野回答得毫不犹豫。

“嗯,是我也会这样。”甘利点头道,“但是神永不会。”

波多野皱了皱眉,却也明白过来:“你是说,他会让她自己应对。”

甘利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波多野轻轻地吹了个口哨。

“你很不甘心啊。”他语气轻松甚至有些揶揄的嘲弄,而甘利再度笑起来时就回归了往日的随性:“彼此彼此。”

波多野哼了一声,继续朝前迈步,却忽而有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

“等等,”甘利脸色一变,“是陷阱!”

“我知道……!”波多野心里恼火,发现得太晚了,眼看着自己就要碰到那隐匿着的“爆炸引线”,而这时身侧一股大力的拉扯将他硬生生拉了回来。

甘利抓着他的膀子几乎要把他扯进怀里,波多野一抬头就差点碰上他的鼻尖。琥珀色眼睛猛地一颤,紧接着大力的格挡就撞在甘利胸前。

“混蛋太近了啊!”

“呃啊,波多野——!”

“哇啊——”

推挡之下两人脚下一打滑,直顺着土坡摔了下去。还未回过神来,就只听两声接连的轻响,他俩的胸前都冒出象征着“中弹”的青烟。

“两个。”爱莲娜勾着唇角笑盈盈的,手上稍微松力就轻巧优雅地从方才藏身的树冠上滑下来。

甘利苦笑:“哎哎,美丽的玫瑰怎么偏偏就要带刺呢。”

“啧,偷袭算什么本事。”波多野抱着膀子不满地撇嘴。

爱莲娜很有风度地伸手要拉他起来:“您不服的话我们可以再比试比试?”

“我才不会打女人。”波多野小声嘟哝,自己站起来拍打身上的尘土。

“噗。”

又是一声轻响,接着爱莲娜胸前衣料飘出一缕青烟。

“……呀。”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作战时间可不该有一刻大意啊。”清脆快活的声音响起,艾玛拨开树枝走出来,端着机枪冲她得意地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三好同神永和艾玛碰上的时候,已经是太阳西斜了。

借着阳光斜角的掩映,三好找准位置先是精准利落地击中了本以为自己藏身得很完美的艾玛。

“靠,小姑娘你也打啊。”神永跳起来叫道。

“你们带她来不就是要她好好体会一下的吗,”三好晃着手枪笑,“现在就剩你一个了。”

“你不也是?”神永猛地拔枪就冲他扣下去,只听咔哒一声——

没子弹了。

“我擦!”神永大骂,甩手扔下枪就冲了出去。

三好讶异的一瞬,手中枪支已经被神永打落。他顿时凝眉,反手一挡就跟神永缠斗起来。

“演习而已你认真个什么劲?”三好一脸不耐烦。

“不认真啊,那你认输呗。”

“凭什么要我认输?没子弹的人是你。”

“你枪都被我缴了,还不是我赢?”

三好身位一转卡住神永的脖子:“要不是那两个家伙自杀弃权,现在给你补上一枪你也就完了。”

神永咧嘴笑他:“众叛亲离你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三好手上的力道微微一懈,神永借力挣开他,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短暂的相对缄默,而后神永后退了半步,一边笑一边摇了摇头:“……那么想赢,就给你好了。”

三好的神色难看起来,冲他转身离开的背影脱口而出:“你站住。”

神永不理他,只是遥遥地背身挥手:“时候不早啦,收工回家。”

 

“好厉害啊。”走在夕阳余晖映照的山麓,艾玛忍不住还在轻声赞叹,扭头看向神永的圆眼睛闪烁着金红色泽,“有一天我也能像你那样吗?”

神永脸色却有些阴沉,闷声道:“不要喜欢这些。”

“可是……你也喜欢的。”

神永愣了一下,瞧见她眼底的委屈。他没办法地摇了摇头。

“我是喜欢,”他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枪支,把手搭在她肩膀上,“我用了七八年想忘记这些,然而,该死的,一拿到枪我就完全没办法。”

“但是,”他微微俯身让艾玛的视线同自己平齐,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如果能够再也不需要依靠这玩意儿,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艾玛问他:“要是有一天,格伦家足够强大了,是不是就可以不需要用这些。”

她说的是问句,用着陈述的语气。神永在沉默后点头,她却在神永的眼睛里看见悲哀。这个神情在她每一次提及要重建起格伦家昔日景象时都会出现。她不明白他在哀恸什么,更难以明白的是在那份悲哀底下,为何流淌着深切的愧意。

 

三好回到装甲车上的时候脸色还不大好,却隐约察觉到车内的气氛也有些不寻常的凝重。

“怎么了。”他问,田崎把一张信笺递给他:“下午的时候收到的。”

那是一份来自阿久津本人的邀请函,信上邀请实井及他愿意携同的友人们一道、于一周后出席阿久津的寿宴。

“游轮晚会呢,”实井轻笑,“还真是讲究排场。”

三好思忖地来回翻看这邀请函:“说是寿宴,大约也是蒲生次郎的接班仪式吧。”

“有可能,”田崎说,“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形,恐怕就会变成风户哲正的实际掌权典礼了。”

“危险么。”三好意思明确,田崎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刚刚甘利来了联络,他们那儿也收到了针对‘格伦家’的邀请。大家族届时基本都会出席,阿久津不会搞出自己的丑闻。”

“他是不会,但风户可不一定。”三好看向实井,“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

实井愉快地拍了一下手:“游轮出海这样的好事怎么好错过。说不定,还会有好戏看呢。”

“你先别那么高兴吧,”三好撇了一下嘴,又带了几分罕见的认真,“指不定那好戏你旁观不得、还要被拉上戏台。”

“哎呀呀。”实井轻轻咂嘴,“这我可求之不得啊。”



TBC

16 Jul 2017
 
评论(12)
 
热度(20)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