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罪组】Corona

※ 回应点梗w

要求:含有性|暗|示的间接描写,不可出现器官。完全没有难度啊因为我根本不会直接描写

※ 虽然开了车但还是无差,还是我流的藤间老师单箭头

----------

Corona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他想要创造一件绝世杰作。

他已有的成品都是已经定格的死物,这始终让他不甚满意。作品在完成的同时就意味着失去变化的生机,而他更想要呈现的是不可替代的一个时间点,某个奇妙蜕变的瞬间。

也许他可以先制作一千三百件作品,千姿百态造型各异。要将它们仔细雕琢精心摆放,围聚着华美辉宏的舞台。而他就同槙岛在舞台中央做爱,簇拥着他们的是一千三百双眼睛。

当藤间幸三郎阐述这个宏伟构想的时候,槙岛圣护正在解剖他。藤间想不出更适合描述眼下这一时刻的词汇,相比于常人在床笫间的缱绻温情,槙岛冷淡而又带了一点点观察意味的神情就好像是把藤间放置在手术台上。

“很有意思。”槙岛说,嘴角勾着些许的戏谑弧度,“那么我们就得先找寻那一千三百羔羊了。”

槙岛越是冷静,越是能激起藤间心底雀跃的兴奋。他清楚自己的反应彰显着彼此的不对等:观察与被观察,感兴趣与试图勾起对方的兴趣。他喜欢槙岛把带着清冷审视味道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更喜欢看到那道视线由于讶异而碎裂的瞬间。

藤间有时候(仅仅是非常少有的时候)垂目自怜并推己及人,想要知晓那双平静眼睛之下的东西。他妄自断言槙岛圣护有着远胜于他的孤独,并且深知槙岛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去触碰那份孤独。因为孤立是他们的武器,槙岛无时无刻不跟他身体力行,强调人类的独立性、个体的原创性。但藤间偶尔想象,倘若隔离被打破那又会是怎样的风景。

他就倾身而上,企图交换双方的位置。上位者与基石颠倒,单向玻璃旋转换面。槙岛偶尔也会表现出顺服,他收敛锋芒时就显得无辜。藤间钟爱他的无辜如同钟爱自己,他们是被神明认可的无罪者。

槙岛圣护的眼睛是晶石的结构。藤间相信那是金刚石,坚固,稳定。每一个原子自成宇宙,无穷广宇被锁在那对玻璃球里。他亲吻那千万亿个世界,也让槙岛把血的腥甜味道染在自己眼角泪痣上。公主殿下给他刻下福音,于是藤间幸三郎就再不能分辨爱欲与杀意。他想要去破坏,想要撕碎那不可摧的结构,想要看见亿万星辰燃烧着湮没海底。他当然清楚身体的交融通不到心底,可也唯独只有在这样的时刻,藤间才会感到,“作为人类也并不是那样的坏事”,如此的幻觉。

酒神的琼浆流进他们的血管里,星星坠落的时候却是万籁俱寂。这会儿他听不到槙岛的、或是他自己的声音,比起疯狂恣意的自我放逐,他也更偏爱槙岛在岿然不动的姿态下隐约泄露出的微弱战栗。

终究人世荒芜贫瘠,没有灵魂开花的土壤。但当他们在放空的浮游中亲吻彼此,槙岛圣护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空茫,而那几乎可以称为是温柔的神情,让藤间幸三郎仿佛听到、于这世间不可能存在的花朵、在他耳畔绽放又悄然寂灭的低音。

 

 

END


* 出自保罗·策兰《Corona》,北岛译版


02 Jul 2017
 
评论(8)
 
热度(34)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