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浊雨之城-钻石环 02

前文:

01

-------

2.


“岛”距离城市不算近也不算很远,从港口乘坐快艇出发约莫需要近一个小时的航行。“岛”本身既是一座孤立岛屿,也是岛上监狱的代称。这座戒备森严的荒岛监狱关押着的都是罪行重重而身份特殊的犯人,其中不乏有过去能够呼风唤雨的人。而阿久津组织里曾经的重要一员,拥有过不亚于风户的领导地位的男人,这些年来正是被隔离于此。

佐久间对“岛”的最初拜访接连跑空了四次,前三回都是连个音讯都没有的空手而归,第四次狱警交给了他一份带着湿漉漉海洋气息的早报。佐久间很快就发现那是一个谜题,而当他带着破解了的答案再度前来时,终于得以见到了结城本人。

自那之后佐久间就不定期地前来“岛”上暗访。一个警探长总是前来找一个重刑犯定然会惹人注意,佐久间就声称自己在负责黑帮相关的恶性案件,需要进行顾问咨询。他这么说倒也有几分实话。结城似乎并不嫌恶他,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愿意替他看一看手头上的案件资料。

而通过佐久间,结城同外界的某些联络也就这样悄然建立起来。

“近来棋技提升得挺快啊。”单独隔开的会见室内,两人对坐的桌上摆着棋盘。结城看了看佐久间方才的落子,嘴角不可见地勾起了些许,“找谁指点过了吗。三好?还是神永?”

“咳,不……”佐久间抓了抓脑袋,“实际上,是我们警局的小田切警探。”

结城不怎么惊讶地点了点头,从他的神情来看,那位大隐隐于警察局的帮派联络人应当也是结城的旧识了。

这人的天罗地网究竟将多少人网罗其间啊。佐久间心里暗叹。即便被关押在狱,依然能够引导外面的风向,而若是有一天三好他们的目的达成,那还不知道会在海水那边的城市掀起如何的滔天巨浪。

结城拿着棋子不落,话题还在他先前提到的那两人身上:“没跟他们下过吗。”

“没有。”佐久间苦笑,“我可不想送上门去被虐啊。”

“有机会可以试试。”结城轻巧地打击掉佐久间的棋子,“棋风体现人的个性,跟人多下上几盘棋,能了解很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这样吗……”

“嗯。不过跟他们两个弈棋可是要多加小心。”结城平静地说道,“被人算计,必要十倍奉还,这是这两个人的本性。”

“三好是这样没错,但神永也是吗。”佐久间有些讶异。在他看来,较之三好明目昭彰的恶劣性情,神永似乎和善得多,虽说每回被他拉着同去寻欢作乐也很叫人为难就是了。佐久间这样不着边际地想着,而结城简短地道:“他不说,但他能等。”

这话里面的意思叫佐久间感到隐约寒意。结城忽而敲了敲棋盘:“别想东想西了,佐久间警探长。就算进步了,你的棋技也还是很烂,输得太没意思的话,下次你再过来我可就不见了。”

“啊,非常抱歉……!”佐久间慌忙起身道歉。若是自己真的惹结城生气吃了闭门羹,回头三好那边会有什么反应,他连想都不敢想。

“呵,你还真是笨蛋吗。”结城说。佐久间愣愣地抬头,瞥见隐藏在银灰眼睛里的狡黠笑意。

看来性格恶劣是有师承的。

 

晚间时候,一处会客厅模样的房间内,屋子中央设着酒桌,屋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实井坐在酒桌边,而在他对面的是风户哲正。

风户这次的邀约来得突然,却也并非意料之外。这几年、尤其近几个月来,格伦家明里暗里给阿久津那边造成了不少麻烦,而他们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与实井暗地的相助密不可分。眼下对方终于有些按耐不住,只是这明面上的相邀小酌,很难说能和平收场。

田崎立在墙边,目光一眨不眨落在屋子中央。

“不一起喝一杯吗?”蒲生次郎拿着两只酒杯朝他走过来。蒲生对风户极为信赖,甚至可以说是过分听从。这样的场合,却放任风户去进行更为重要的商谈。田崎打量了他一眼,而后摇了摇头:“身份有别,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您太客气了。”蒲生轻笑摇头,“我可是一直很佩服你们的,您和您的那些朋友。只可惜……”

“想要拉拢人的话,您恐怕已经错过时机了。”田崎直截了当。

“风户先生容不下的是结城先生的人。”蒲生亦说得直白,“而恕我直言,您并不在结城先生重视的名单之列。”

“挑拨离间也已经没必要了吧。”田崎的神色没有分毫动摇,“无论是结城先生,还是他视若己出的那两个人,不是早就被你们送去地狱了吗。”

蒲生转了转手中的酒杯,神情转而有些严峻:“这座城市里有幽灵。即便去了地狱,也能从火焚烈焰中爬回来的幽灵。”

说着他冲实井的方向偏了偏头:“我并不想与你们为敌。只要我那可爱的弟弟学会听话懂事,我同他还是可以——这话怎么说来着?相亲相爱的。”

田崎笑了起来。他微笑中的冰冷叫蒲生心底微寒,而田崎以他从未有过的真切恶意,一字一顿地沉声道:“你怎么有脸说出这句话。”

蒲生的脸孔在瞬间扭曲,这让田崎感到淋漓的畅快,而同时淹没他的心的是深浓痛彻的悲哀。隔着半间屋子他看向此刻坐在桌边的实井,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实井十三岁时与他初识的样子:苍白,病态,神情戒备。

田崎至今记得,他同自己认真地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要是敢可怜我,我就杀了你。

“总之你是一心要为他死的。”三好直言不讳地下过如此定论。

田崎那时候笑笑,没有回答便是默认了。谁都说他太过温柔,只有他会被实井那一张柔弱面孔骗到、看不见底下恶魔张牙舞爪的内里——连实井自己也这么说过他。但田崎想说不是啊,这只是因为没有人能看到,那双清澈潭水般的眼睛里面诉说着的,分明是永恒的脆弱和孤独。

而他想要保护他。自第一眼初见起,到现在,再到往后无穷无尽的日日夜夜,他都已经决定了:他要成为他的剑刃,也要做他的护盾,直到自己身死魂灭的尽头。

“啪。”

紫黑眼睛瞳孔猛地收缩:实井手中的酒杯跌落,摔在地上粉碎。

“别乱动。”在田崎肌肉绷紧的同时,蒲生压低的声音自他耳边传来,不知何时探出头的冰冷枪管抵在他腰间。

实井异样泛白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他站起身来,随即身子一晃似是已站立不稳。他一手撑住桌子,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风户:“你,在酒里……!”

“没事,只是一点麻醉药而已。”风户笑得温厚,走上前去将他向后一推按回座椅上,“小少爷,我们现在来好好谈一谈吧。”

 


TBC


20 Jun 2017
 
评论(8)
 
热度(18)
© 一支药 | Powered by LOFTER